《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32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妹的,我都成这样了。”我撅了一下屁股给他看。
  “快点,待会儿屁股再被蛇咬,就更丢人了。”

  哎,刚才真是白激动半天,还以为见面后,会来个温暖的拥抱呢,然而,他还是坚持不懈地坑着我。
  我捡起地上被刘灵削掉的耳朵塞进李奴口袋里,背着李奴老秃驴的尸体,跟着石清夫人进了寨子,张蓬掏出一把符准备在门口布个防御阵,但是石清夫人说不用了,桃花阵布在这里,主要就是为了防止蛇鼠虫蚁这些小东西。
  “石清夫人,为啥要等到晚上?”我背着李奴跟在老夫人后面。
  “到了晚上,我才有办法对付阴兵。”
  “海魂弹也就一颗啊!”
  “没事,还有别的方法。”
  这老夫人可以啊,居然还有办法。可是还有那么多海蛇和鬼婴咋办。“老夫人,海魂弹能杀鬼婴吗?”

  “海魂弹可以借助大海的力量,杀海面上一切东西。”她回道,然后带我们走到里面一个房子里,上面斜挂着一块黑色牌匾,写着忠义堂。
  “海魂弹这么厉害吗?什么东西做的。”
  “人鱼眼珠子。”
  老夫人说完我就急了,难怪那海魂弹跟人鱼眼珠子一样的颜色,我对她的好感一落千丈,吼道:“怎么能用人鱼眼珠子做这个呢,简直没人性。”
  石清夫人并不生气,坐在破凳子上,说道:“这是先夫郑义的爷爷留下来的,他们本是这里的渔民,清末的时候,天下大乱,他们便不当渔民,将村子改成寨子,去当海盗了,原本供着的上百条人鱼海神,也被他们抓来卖给人鱼Ji院,人鱼被折磨死后,他们就回收尸体,挖掉眼珠子制成弹头,对付邪物,本来是有不少的,到我这只剩三颗了。”
  “还以为东海渔帮是好汉呢,忘恩负义的东西。”我骂道。

  “东海渔帮也是我整顿好的,但是,你干嘛这么激动?”老夫人问我。
  “因为我在羕岛底下,就是被人鱼姑娘救出来的。”
  老夫人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眯着眼睛想了半天才问:“你真见过人鱼?不可能啊,我当年赚了一些钱,说去羕岛将里面人鱼赎回来,他们说已经死光了,灭绝了啊?”
  “是几乎灭绝了,只有十几条流浪在大海里。”
  老夫人点点头,没再说什么,知道不是她所为,我心里才稍微舒服点,每当我想到那人鱼姑娘清澈湛蓝的眼神,在变态丑恶的老男人身下折磨,我就愤怒无比。
  张蓬拿出符将窗户全部贴上,我看到这里面东西还挺齐全的,墙壁上挂着一把锈迹斑斑的武士刀,忠义堂中间的墙壁上,居然还挂着太阳旗,看来这地方当年也被抢走了。
  “海边那黄符鱼是你的吗?”我问张蓬。
  “是啊,我们被李奴带着四处乱晃,我就知道不对劲儿了,到天黑都没看到你上来,但也没办法,船是人家的,打也打不过。我们先回村找到石清夫人,借了她的船,偷偷出海的,我用带着你血的符,折了黄符鱼,希望你露出海面时,它们能找到你,我们先到了羕岛,看到露出的烟囱,但是黄符鱼又朝别的地方游去,只能跟着,然后就找到这里了。”
  “这一招牛逼啊!”我赞道。
  “那是,我已经在那烟囱上埋了线索,它只要一出来,我就能找到。”张蓬说完凑过来,在我耳边轻声说:“刘灵是真喜欢你。”
  “何以见得?”我看了看坐在边上,傻乎乎发愣的刘灵。

  “自从你下了羕岛,没再上来,她一句话都没说过,一口东西都没吃。”
  “不吃东西怎么行,她……她不会打我吧?”我问。
  “打是情,骂是爱,去去去,包里有馒头,送给她吃,晚上还有一场恶斗呢。”
  “带衣服了没?我光着屁股呢。”
  “没有,倒是有几套潜水服。”
  我连忙打开大包,将潜水服穿上,上面一股怪味,好像是酒的味道。“什么味道?”
  “嘿嘿,石清夫人特制的雄黄酒,多少能抗住一些毒蛇的攻击吧。”
  穿上潜水服,果然帅气多了。我拿着包里的馒头和保温壶里的水,走到刘灵跟前,蹲在她边上,笑道:“小刘,你怎么能两天不吃东西呢?”
  日期:2018-06-28 12:48:16
  第172章 赤狐来救
  她低头瞟了我一眼,嘴唇都是干裂的,根本不想理我。我将馒头强行塞她手上,她拿起来看了一眼,我还以为会塞到嘴里吃呢,没想到猛地砸向我的脸,掉在地上,我捡起来拍拍灰,咬在嘴里,我肚子都快饿死了,可不能浪费。
  “咋跟小孩一样呢?”我说着又拿出一个干净的递给她,装作很深情的样子说:“小灵子,你知道我被困在羕岛下的时候,想的是什么吗,那就是担心再也见不到你了,所以我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出来,就算是死,也要见你一面。”
  “小子,你想过我没?”张蓬插嘴道。

  “你他妈闭嘴,别破坏气氛。”我吼道。什么智障朋友,没看到我在哄姑娘吗?
  刘灵从我手中抢过馒头,一脚将我踹到在地,狼吞虎咽地吃着馒头,毕竟两天没吃东西了,我多少还吃了点乱七八糟的东西,现在依然饿得头晕脑胀呢。我嘿嘿笑着,看来我的哄妞大法很有效果嘛,我拧开水壶倒了一杯递给她,她乖乖接着喝。
  我站起来,摸了摸她的头,连忙缩回来,说道:“慢点,别噎着了。”
  张蓬拿着馒头,瞪着我说:“你好贱啊!”
  “你懂毛线啊!”我们先吃了点东西,我将这两天的经历大概说了一遍,本以为他第一句话是问人鱼到底有多美,没想到他却说:“大座头先生消失得太早了,不然以我的音乐修为,或许能跟他共奏一曲《高山流水》,他乃琴师伯牙,我便是钟子期。”
  “就你唱的那些玩意儿,人家可能看不上。”
  “我可以跪在地上唱啊,求他教我百鸟朝凤,按照你说的,他都能让动物为之所动,这一招可太牛了。”
  “还有一曲肝肠断,把铁耳老婆给弹死了。”

  “牛逼,牛逼,宫崎葵这老妖婆死不足惜。曾经以为我师父就很会拉二胡了,没想到还有这种高手。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张蓬说完吃了手中馒头,偷偷打开门,四处张望了下,发现没什么危险,一溜烟地跑出去,冲到那垮塌的房子跟前,鞠了三躬,又屁颠屁颠地跑回来。
  “你有毛病啊,你认识人家吗?”我问。
  “我自个儿成不了大师,就致敬一下嘛!”
  这时候,石清夫人吃完馒头,喝完水,掏出手帕擦了擦嘴角,然后走到李奴跟前,取下他脖子上戴着的佛珠,准备用枪托去砸,张蓬连忙冲过去,抓着枪说:“石清夫人,等等,我来,我来。”
  他拿起来先是闻了一下,又舔了一下,赞道:“好东西,好东西,不愧用海魂弹养的。”天底下也就他这种智障干得出来了,那佛珠天天被李奴带在脖子上,估计一层汗垢,他居然能舔得下去。
  他用太阿剑轻轻割开一粒佛珠,蓝色的海魂弹头从里面滚出来,接着他毫不犹豫地割开自己的掌心,小心翼翼的将血滴进佛珠圆孔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