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31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笨蛋大猩猩不知所踪,它倒是聪明,咋不跟食人花对着干呢。
  当蛇群看到水潭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气死,我相当于带着它们从前门绕到后门了。
  等我冲到海边的时候,发现海边停着一条小渔船,石清夫人到了吗?还是铁耳这狗东西到了,他可是知道这个地方的,但是刚才经过寨子的时候,没看到有人啊,寨子那么大,估计在房子里吧。
  我屁股已经肿得很高了,从来没这么翘过,比欧阳青青的还翘,全身都是绿色液体,臭死了,所以我顾不上这么多,反正在海里,谁也不能拿我怎么的。
  我跳进海水里,飞速扇动着麟甲,洗干净身体,摸了摸屁股,排除了好多浓黄色液体,上次被咬过一次,身体应该已经熟悉这种毒素了吧,所以并没有上次反应那么激烈,意识很清新,就是那伤口被海水泡得真是痛啊!
  这时候,我看到栈桥下面有一只黄色小鱼,朝我游过来,到我跟前才看清这是黄纸折成的小鱼,纸折的小鱼怎么会游动呢,奇怪了,折工非常精致,我一把抓起来拆开看了看,原来是一张泡过油的符。这符是谁的呢,看形状和折工倒是像……
  “水生……”
  好像有个声音在叫我,是从寨子那里传过来的,毕竟有点距离,再加上现在狂风大作,听不太清楚。再仔细一听,刘灵的声音,我差点哇的一声哭起来,她终于来了,接着又听到张蓬微弱的声音:“****,你在哪?”
  “我……我在这……”
  我从水里猛地爬起来,也不管毒液有没有完全排出了,擦着酸痛的眼角,朝寨子里狂奔而去,
  “我的姑娘,我的朋友,你们终于来了。”我大笑着喊道,他们没有回应,应该是没听到,此刻台风吹得耳边呼呼作响。屁股被咬烂的郁闷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心情好得很,果然像刘灵说的,好了伤疤忘了痛的类型。

  曾经的我,那么怕跟人接触,现在不一样了啊,我有朋友们,他们不嫌弃我是大克星,待我如兄弟,生死至交。
  “瘦猴,刘灵,你们在哪?”我大声喊道。
  怎么没人回应我呢,不会是太想念他们了,出现幻听了吧,那渔船和黄符鱼不会假啊。
  “刘灵……”我冲向桃花寨,大声喊道,不会上山找我了吧,找死啊,这么大台风,“别上山啊,很危险!”
  刚经过桃花树,就发现不对劲儿了,明明光秃秃的桃树居然开花了,麻痹的,李奴老狗的花招,刚想挥剑砍伸过来树枝,就被四面八方冲过来的桃树枝五花大绑,双手双脚全被缠上了,这下好了,没法砍了。
  “刘灵……瘦猴……”我喊道,嘴巴还没合拢,就被桃树枝勒住,这他妈搞个鬼啊!喊都喊不出来了。

  李奴老狗一瘸一拐的出现在我眼前,他仰天长叹了一口气,“在这里开始,就在这里结束吧!”
  “刘灵他们呢?”我口齿不清地问。
  “上山找你了。”他说。
  “你们一起来的?”
  李奴老狗也不回答,一根桃树枝缠着我的脖子,想要将我勒死吗?他取下挂在身上一个超大的罐子,在那拧啊拧,靠,****又要放大黄蜂蛰我了,不知道蜂毒对我用处不大吗?
  幽暗的弧形蓝光一闪,飞向李奴的脖子,砰的一声枪响,打在黑刀头部,黑刀偏离了方向,削掉李奴的一只耳朵,刘灵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接着还没落地的黑刀,准备再次冲向李奴,又是一声枪响,打在刘灵脚跟下。
  “不要动,让我来跟他谈。”石清夫人出现在昨晚垮塌的房子门口,这老夫人上子丨弹丨的速度也忒快了,而且根本不用瞄,抬手一射就是百发百中,要知道三八大盖可是手动步枪,每一发子丨弹丨都要人工上的。

  日期:2018-06-28 12:48:01
  第171章 人鱼眼珠
  刘灵银牙紧咬,气得浑身发抖,瞪着李奴,刀峰一扬,又想冲上去,我连忙喊道:“不要动,听石清夫人的!”
  虽然嘴巴被勒,说不太清楚,但小刘同学还是听懂了,很乖地停下来。石清夫人可不是手软之辈,万一她打伤了刘灵,我都不知道该不该骂她,毕竟我还是很尊重她老人家的。
  刘灵走过来,一刀砍断勒着我脖子的桃树枝,但是没用,第二根马上就缠上来了,她就一把刀,我全身被缠着,要是这么无休无止的,岂不是把她累死。而且第二根更紧了,我连话都说不出来。

  她准备再砍,张蓬气喘吁吁地从山上跑下来说:“没用的,别砍了,别待会儿把他勒死了。”
  张蓬虽然嘴上这么说,却偷偷将手伸到布袋里。
  石清夫人的子丨弹丨已经上膛了,瞄着李奴,他痛苦地问;“你不会开枪杀我的吧。”
  “李奴,够了,把海魂弹给我,你回庙里去。”石清夫人怒道。
  “为了救他而杀我?”李奴苍老的手指着我,声音颤抖着问:“就因为他像你的江中鹤吗?”
  这家伙算是没救了,脑子里就这点事,应该让大座头老先生给他来首《一曲肝肠断》,自杀算了,反正也自宫了。石清夫人都说过多少遍了,为了救沉尸海底的兄弟们,他还在那黏黏糊糊的,我他妈都烦了,有没有大局观啊。
  石清夫人拉动枪栓,说道:“几十年的情分,别逼我开枪。你回村里去,办完事我回来将命还给你,从此两不相欠。”
  我艰难地从桃树枝缝隙处伸出大拇指,憋出眼泪说出一句只有我自己能听懂的话,“石清夫人乃真汉子也!”
  “死在你手上最好不过!”李奴一声惨笑,那被刘灵削断半截的胡子,被台风吹得四处乱抖,耳朵的血流到胸前,他一边疯狂大笑,一边伸手去拧那大瓶盖子。
  “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丨弹丨射入李奴的太阳穴,他倒地的时候,还是将瓶盖子扭开了。
  我草,一只拳头大的黄蜂从罐子里爬出来,这刺得有多长啊,要是蛰到薄弱处,不毒死也要戳死啊!
  张蓬猛地掏出袈裟,快速盖上大黄蜂,一边念咒语一边朝空中一抖,大黄蜂顿时就着火了,被台风吹得灰飞烟灭。

  我从桃树上掉下来,重重摔在地上,还幻想着刘灵能冲过来抱着我,狠狠亲我几口,嚎啕大哭一番呢,谁知她将刀插进刀鞘里,看着寨子后面的大山。
  石清夫人杵着枪走到李奴跟前,慢慢蹲下来,用颤抖的掌心安抚着李奴睁着的双眼,喃喃地说:“你的心,我明白的。”
  张蓬这时候盯着我的屁股猛看,还准备打开电筒照,“我靠……你这屁股,开花了。”
  “闭嘴!”我吼道,连忙用双手捂住,生怕刘灵看见丢人,在喜欢的姑娘面前,必须保持男子汉的风范,不能这么狼狈,不然像李奴这样,哪会有女人喜欢。

  但刘灵压根就不关心我的屁股啊,只是看着山上说:“有蛇群过来了。”
  “先进屋里躲到晚上。”石清夫人说。
  “老夫人,等到晚上就更难搞了。”我提醒道。
  “必须等到七点以后。”老夫人说,语气不容置疑。“把他尸体也背着。”
  张蓬从我手中抢过剑,对我说:“你力气大,你来,他可是你老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