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28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走到桃花寨门口,果然里面到处都是桃树,布局还挺讲究,寨子挺大,看规模当年东海渔帮应该很厉害,石清夫人在丈夫死后,也不过才十八岁,怎么镇得住那么多糙汉子,心里对她更加佩服了,要是我和张蓬这两个逗逼,估计就被篡权夺位,就被丢海里喂鱼了。
  有些人天生是领袖,比如石清夫人,有些人天生是音乐家,比如这位大座头,有些人天生是战神,比如白起杀神,我和张蓬天生是个啥?
  希望那李奴老秃驴不要过来啊,没有石清夫人根本镇不住他。
  老先生毕竟是木琴,所以找的地方也很好,非常干燥,还有干草堆可以睡觉。我虽然在水里才是最牛逼的,但我毕竟是人,不是一条鱼,更喜欢干燥的环境,住着舒服,这些天就没好好睡过觉,今晚应该可以了,毕竟老先生在这住了这么久,应该找的窝比较安全。

  我找了些干柴,点着后,又去外面找了土用水和成泥,包着鸡蛋,准备将两个蛋放进去烧,但是想到大座头先生好像喜欢吃生的,我将一只蛋递给他,他也不接。
  “老先生,你不是喜欢吃生的吗?”
  “不喜欢。”
  “那你……”
  “鬼魂是无法生火的。”
  “那我昨晚烤的那秃雕肉好吃不?”
  “好吃。”
  “行,我明儿去给你抓那大红鸟烤着吃,今晚就用鸡蛋将就下。”
  其实我很饿,一个鸟蛋根本不够,从早上到现在就没怎么吃过东西,但他是一个老人家,我也不能吃独食啊!鸟蛋烤着很香,估计那红鸟知道了,会气死,刚下的蛋,还热乎着呢,就被我搞来吃了。

  “老先生,你给我弹奏一曲呗。”我说。
  “三弦琴这种乐器太老,你太年轻,还没到欣赏它的境界。”
  “好听就行呗。”
  “高山流水觅知音。”

  我尴尬地点点头,这意思就是说我不懂呗,没有资格听他弹琴,刚才引蛇的时候,他弹的声调我没听懂,而且我顾着奔命,哪有心情欣赏。不过,这不正好证明他说的,我不懂音律,不懂欣赏。
  “嘿,你对我们文化,比我还懂呢。”
  老先生大概是好久才吃熟食,有点不习惯,吃得非常慢,小心翼翼,不像刚才那般的狼吞虎咽,我只是搞不懂,他到底是什么啊,哪有鬼魂喜欢吃东西的啊!他会拉屎吗?或许老先生早已不是我能理解的存在,我第一次听说木琴还有魂的呢,又不是生物。
  虽然根本没吃饱,但我很累,所以趴下就睡。想想自从下海后,我折腾的是什么劲儿,回春丹没找到,锦囊也没找到,人却累个半死,还孤身一人与妖魔鬼怪为伴。
  睡到迷迷糊糊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琴声,眯着眼睛一看,老先生正坐在火堆旁弹着曲子,嘴里还吟道:“落魄江南载酒行,楚腰肠断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老先生,大半夜的弹什么琴,吟什么诗啊?”我问。

  “魂飞魄散时,吟首墓志铭。”
  “啥……啥意思?墓志铭?你要死了吗?”我不解地问,他不是本来就死了吗?不过他说的是魂飞魄散。
  老先生自顾自地弹着琴,也不理我,我终于觉得不对劲儿了,木屋的地板被压得嘎吱响,干草堆里沙沙响。我连忙坐起来,手握太阿剑,借着火堆的亮光,看到一条巨蟒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屋子里。
  日期:2018-06-27 16:57:57
  第168章 一曲肝肠断
  我翻身起来,用太阿剑对着巨蟒,跟蛇打交道多了,没有那么怕了。

  “老先生,快走,我来对付它。”
  “你对付不了她。”
  “没事,我杀过大蛇。”我嘴里喊道,却不敢上,这巨蟒都快把木屋压塌了。我闻到一股檀香味,这是怎么回事,哪来的,好像从火堆里窜出来的。
  巨蟒的头突然变了,一个年轻女人,紧接着女人用力撕下蛇皮,变成一个驼背的年轻女人,不对,不对,那脖子上的老年斑是怎么回事,我靠,不会是铁耳的老婆吧!
  “你是宫崎葵?”我问。
  “是。”她回道,然后朝我挥挥手,“你先睡,待会再杀你。”
  我顿时瘫软在地,老先生的琴声却突然钻入我耳朵,意识总算清醒了,身体却无法动弹。
  “大座头,好久不见,没想到你在我眼皮子底下躲了这么多年。”宫崎葵说道。
  “还是躲不掉你。”老先生嘴上说话,手却没停。
  “当年若不是你的伴奏捧红西冈晴子,惹我丈夫前去观赏,他怎会对那贱人如此痴迷。”

  终于明白了,原来大座头当年伴奏的是西冈晴子,这宫崎葵还真是能扯啊!这样都能怪人家头上去,这女人到底怎么想的,自己丈夫跟人好了,怪西冈晴子这小三就罢了,居然怪到弹琴老先生头上。
  还以为她对铁耳是真爱呢,原来还惦记着那岛田文夫,真是比西冈晴子还贱呢,看来岛田文夫的虐恋大法很强大啊,这女人难道也是欠抽型的,被虐得终生难忘吗?
  “心中尽是仇恨,跟你多说无益。”老先生说道。
  “等我先杀了这小子,再来收拾你。”
  “你也杀不了他。”他说。
  “你想帮他?他可杀了你的主人。你被我丈夫下了咒,是奴隶身,若敢反抗,我就用咒语让你魂飞魄散,永远弹不了琴。”宫崎葵凶狠地说道。
  “音魂永不受禁锢,永不受奴役,你丈夫的命在我这,不及一只烤蛋。无人能懂之琴,不弹也罢。”这老先生倒是挺硬气啊,难怪当年会逃跑。“最后一曲度你吧……”
  他说完曲风一转,悲凄之情更加浓烈了,宫崎葵连忙捂着耳朵,也开始念什么咒语了,听不懂,可能是日语。

  “一曲肝肠断,轻羽此去莫留连,更有南国花正好,莫向白苹洲上独叹秋水寒。二曲肝肠断,深院梨花相谢早,五马罗堂久徘徊,油壁桐车载君去,去时盈盈红泪满红绡……”
  老先生琴声为主,唱词为辅,越来越凄凉,我都被影响了,脑子里居然浮现抱着刘灵尸体嚎啕痛哭的画面,如此的真实,如此的让人心碎,我都能感觉到眼角有眼泪流出来。
  宫崎葵也一边念咒一边流泪,最后放声痛哭,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这是搞什么名堂。她几乎是哭着念完咒语,大座头先生不再动了,宫崎葵走向我,嘴里念念有词,“此去莫留连……莫留连……”
  说完她捡起地上太阿剑,没有插向我,反而对着自己的腹部猛地捅进去,“莫流连……”向左一拉,“莫……流……”又向右一拉。

  我草,这哪里是莫留连,而是肠子流我一脸,被割断的肠子还流出恶臭的屎。我从地上蹦起来,呸呸呸一顿狂吐,擦了擦脸上那股恶心的恶臭味,一脚踹在宫崎葵脸上,拔出太阿剑,想砍掉她的头,她却倒在血泊中。
  还真是一曲肝肠断啊,自己切自己的肠子,下手那么狠,东瀛剖腹术果然绝世无双!剑插进肚子里,应该早就痛哭了,还能左一下,右一下,直到把肚子拉个大洞。
  “老先生……”我冲过去想看大座头先生有没有事,轻轻一碰,他就变成粉尘,随着吹进来的海风烟消云散,那把三弦琴,还有竹竿,也跟着一起被风吹得无影无踪,他就像影子一样消失在空气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