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27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来也是个可怜的老头啊,不肯投胎,宁可与琴为伴,到底是情痴还是琴痴呢?
  我看了看四周,依然是茂密的树林,都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天已经黑了,树上不知道什么怪鸟在…啊…啊地叫着,不知道是不是猫头鹰,我有些怕了,想回到沙滩,却迷失了方向。
  “老人家,你知道哪里可以落脚吗?”
  “一直往前走,有个寨子。”
  “寨子?”
  “桃花寨!”
  桃花寨?莫非就是石清夫人当年做海盗时的营地吗?她说李奴老秃驴在那栽了很多桃花树,应该去那儿等她。不过一童说的鬼兵和女孩尸体也在这岛上,得小心点了,这老人家一看就是个文艺老年,估计也帮不上什么忙,他自己倒是钻琴里躲着,没什么危险。
  穿过一小山坡,我看到下面有条小河挡住去路,里面翻着绿光,一闪一闪的,一眼看不到头,照得河两边的树木都发绿,虽然漂亮,却有些阴气森森。我已经对绿色天生有恐惧感,现在我爱蓝色,海蓝色,刘灵的刀锋是蓝色,美人鱼的眼睛也是蓝色。

  那河水也不知道为啥泛绿光,有四五米宽,我不敢趟过去,想跳过去。
  “河里面是啥啊?为啥泛绿光?”我问。
  “蛇,绿色的蛇。”他说。
  “全……全是蛇吗?”我问。
  “是的。”

  “怎么会发绿光?”
  “它们在引诱猎物下水。”
  老人家不说还好,一说我更不敢过去了,估计就是咬我鼻子的那种绿蛇了,毒液肯定有麻痹神经的作用,但必须要过了这条河才能到桃花寨啊!
  我们刚说完,一只像豺狗一样的动物,居然走到河边,可能是想喝水,它很机灵地快速伸出爪子试探了下,确认没危险后,才伸头去喝水,突然水里就长出一团绿色,将豺狗头缠上,它一头栽进河里,顿时被绿色包裹,消失在绿光中。
  “老人家,你有办法吗?快出来帮帮我。”我吓得退后好几步
  “我也怕。”

  “上下游有没有窄一点的地方?”
  “没有,这里最窄。”
  我咋感觉老人家在忽悠我呢,他眼睛不是看不见吗?在这里生活得够久,河宽了解得清楚很正常,但是绿色的蛇他怎么看到的。
  “你怎么知道这里面有蛇的?”
  “因为我被咬过屁股。”
  “你这鬼魂做得也够窝囊的。”
  我退后几步,深呼吸了几口气,准备跳过去,蛇毒我倒是不怕,最多再睡一觉,但是若被蛇群包裹,先被麻丨醉丨,再被分尸,那还是个死啊。

  “老人家,我待会儿跳过去,要是被蛇咬了,你能将我拖回桃花寨吗?”
  “拖不动。”
  “我要是死了,你就没有蛋蛋吃。”
  “你把我扔到对面草丛里去,不要撞到树,扔远点,琴声响了再跳。”他说。
  日期:2018-06-27 16:57:39
  第167章 琴魂

  这老头子不会是想让我将他扔到对面,他就跑路不管我吧。
  但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五米宽的河面,又没有平地可助跑,从山腰往下跑,身体惯性向下,跳不远的。
  还是得按照他说的去做,他的要求有点高,又要远又不能撞到树。我瞄准一个草堆,也幸好有绿光照耀,才可以看得清,猛地扔过去,还是砸到了一个小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喊道,求人家的时候呢,道歉得诚恳。
  这时候琴声响起,我也听不懂,声音在死静的树林还挺大,顿时树林里变得躁动起来,那啊啊的鸟叫声也停止了,上面大树上扑通扑通的,应该是鸟在飞吧。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河里突然出了变化,绿色的蛇争先恐后的游上岸,朝三弦琴方向狂奔而去,河里的蛇甚至争先恐后,本来平静的水面,变得水花四溅。
  这怎么回事,蛇也会听琴吗?但是河里还有那么多蛇啊!没办法了,老人家说的一定有道理,我退后几步,朝蛇群不那么密集的地方冲过去,猛地一蹬腿,几乎使劲吃奶的力气跳起来。
  “扑通”一声,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能跳,准确无误落在水边蛇堆里,我连忙爬上去,看了看裆部以下,居然一条蛇都没有,它们还在争先恐后地朝琴声爬去。
  我冲向三弦琴,蛇将琴围城一圈,都快堆到膝盖处了,旁边树上居然爬满了黑色的巨型蝙蝠,一只像猫一样的怪兽就趴在蛇堆后面,它体型巨大,居然有两条尾巴。
  我捡起琴,拔腿就跑,琴声停止,身后传来激烈的厮杀声,各种怪声音尖叫不停。
  “老先生牛掰啊,蛇都被你的琴声蛊惑了。”我还以为他没什么本事呢,这种连动物都能迷惑的功夫才叫厉害,所以改口叫他老先生了。“这是什么曲儿啊?”
  “百鸟朝凤。”他说。
  这大概是比喻的叫法了,何止是鸟。
  “你蛋破了。”他提醒道。

  “啊……”吓得我连忙伸手塞进裤子里摸了半天,“好好的,没破啊!”
  “鸟蛋。”
  “你……这中文要好好练。”我说着摸了摸口袋,果然有只鸟蛋破了。
  老先生突然就出现在边上,从我口袋里掏出破了的鸟蛋,倒进嘴里,还将蛋壳里面的蛋清舔个干净。
  大座头吃完蛋,又杵着拐杖在草地里敲着。我跟在他后面走,半小时后,我看到下面山坳里果然有个寨子,不过已经荒废好久了,本来就是木房子,破破烂烂的,但好歹有个落脚的地方。
  我准备就在这里等到石清夫人来了。
  “这里没有鬼兵吧?”我问。

  “我一般晚上都不出寨子,应该没事。”他说。
  “你跟他们不是老乡吗?咋还怕呢?”
  “我只有琴,其他的,是人是鬼我都怕。”
  “那你怕我吗?”
  “怕!”
  “不要怕,我是好人。”我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借机套个近乎!
  “世间有好歌好曲,唯独没有好人。”
  老先生说完就敲着竹竿下去了,我也没法跟他解释,他就是个痴人,别人是情痴,他是琴痴。听电影里说,小孩才分好坏,大人只讲利弊,我现在还是个十九岁的青涩少年,所以还分好坏吧!
  至少这老人家就不算坏了,我还以为东瀛鬼怪全是羕岛下面的凶残之徒呢。
  “老先生,你知道羕岛吗?”我问。
  “知道,我曾在那为日军高级军官表演过。”
  “也是被迫的吗?”

  “他们全是嗜杀之徒,哪里懂得欣赏音乐。”
  “不愿意为这些战犯表演也是对的。”
  “我一向不问世间对错,只问琴,千百年来,杀人无数者众多,人命如蝼蚁,不值一评。”
  我想想也是,鬼子侵略杀了那么多人,白起战神也杀了那么多人,老美原子丨弹丨炸了广岛据说也死了十几万人。
  “您是哪年的鬼魂啊?”
  “元朝,我从东瀛远渡重洋,到元大都学习三弦,师从关汉卿。”
  “厉害了,我的老先生,关汉卿可是元曲大师。”

  “你倒是懂点。”
  我这个年纪,只想快意恩仇,估计永远到不了老先生这个境界了,在他眼里,好像生命都不值一提,所以他压根不愿意投胎做人,宁可困在琴里七百多年。他不是佛祖般的普善,否则也不会吃生雕肉,也不是恶,他只是对生命不屑一顾,宁可做琴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