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26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进去便连太阳都看不到,这里真可能是原始森林,枝叶茂密,我旁边的树估计得有百米高,都看不到顶。我折了一根树棍,免得草丛里有蛇,草都长到我肩膀了,要是张蓬在,站在草丛里都找不到他的人。
  走了好一会儿,侧面的草丛里好像有被薅过的痕迹,我钻过去,看到半根新鲜的骨头掉在草地里,我连忙看了看四周,提高警惕,这像是我的那个雕骨头,而且还是新鲜的,不同的是这骨头上还能看到血迹,可能被生吃的,里面骨髓都被吸干净了。
  生吃?那是动物吧,怎么没吃我呢,我可睡得跟死狗一样,要是一口咬掉我的脖子,那可就完蛋了。再说了,动物要剑干嘛,如果是人,就算没有打火机,也应该会钻木取火吧。
  野人?
  我现在长期处在两难的状态,判断力已经快要崩溃了,如今这种境地,要么生要么死,没人跟我商量,也不会有人来救我,前面就有流水的声音,我又渴又饿,只能往前走。
  穿过草丛,我看到一个前面有个悬崖,瀑布飞流直下,下面就有个巨大的积水潭,我连忙狂奔而去,还没跑十米,树叶里突然钻出一条绿色的小蛇猛地咬向我的鼻子,“****……”
  我他妈压根没看见啊,四面八方都是绿色的,怎么分得清。我抓着蛇尾巴拉下来,扔到树林里,摸了摸鼻子,出血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毒,总之痛得不行。
  蛇毒奈何不了我,所以也没在意,穿过一堆长相怪异,红色发紫的花丛,终于到了水潭边上,水质很干净,清澈见底。但我却发现头晕沉沉的,莫非蛇真是有毒?一头扑倒在水里,大口大口地喝着水,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冰凉的水也没能惊醒我。

  感觉什么东西又在咬我屁股,我从水里钻出来,天色已经有些暗淡了,看来睡了好久,摸了摸鼻子,已经没有出血了,回头一看,我擦,吓得我赶紧往水里爬,一朵长满刺的大红花将我吞到屁股位置了,双脚全在它花苞里,但是又不痛,没有知觉,花会吃人?
  左边有水声,我转头一看,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大胡子老头正在生吃秃雕,咬得满嘴是毛,雕血滴落在清澈的水里,他用手抓着嘴里的毛,扔到水里,也不理我,那太阿剑就在他边上。
  日期:2018-06-27 16:57:21
  第166章 大座头
  “老爷爷,救救我。”我喊道,不在水里也没法开动麟甲啊!

  他转头看着我,居然只有眼白,没有眼珠子,有点秃顶,看来是个瞎子,嘴里叼着一块雕肉嚼着,血滴在他衣服上。长得跟人一模一样,就是身上都是毛,手臂手背上都是浓密的黄毛,像个猿人。
  但他没有救我的意思,将血淋淋的肉吞进去,又转过头撕雕。
  “你将剑扔给我,我待会儿再给你杀雕吃。”
  这又是一个馋死鬼,听我这么说,居然真的杵着木棍,提着太阿剑走过来,举起来准备砍,可那位置刚好是我的小腿。
  “喂……笨死了……往后一点,砍那花蒂,别把我砍了。”我连忙喊道。
  他一剑砍掉花蒂,然后将剑扔到我边上,我插进双腿间,割掉那食人花,顿时恶臭扑鼻,里面是黏糊糊的深绿色胃液,让我想起那赤焰龟的胆,浓液哗啦啦地泼我一身,居然还有一只没消化完的兔子跟着出来。
  我连忙站起来,冲进水里清洗。

  老头也不说话,蹲在水边继续啃雕肉,我问道:“你是人是鬼啊?”
  我见他不说话,便用剑插着那没了皮的兔子,在水里晃了几下洗干净,扔到他跟前,想试试他会不会吃,没想到这糟老头真的捡起来准备吃,我一脚将他手中兔子踢到水里,他也不跟我急,若不是他救我一命,真以为他就是妖怪呢。
  我注意到他身边有把蛇皮琴,三根弦,已经很老的样子。我说捡起来看看,他一把抢走背在身上,眼睛看不见,耳朵还挺灵光啊。
  我都搞不清他到底是人还是野人,那三弦琴又是怎么回事,野人会弹琴?

  “老人家,你到底是人还是鬼。”我又问。
  “魂。”他说。
  “啥?”我问。
  “我是大座头,琴之魂。”
  “东瀛鬼啊!”
  “嗯!”他点头站起来,拿着木棍敲着石子,准备上山。
  “那你咋会说汉语?”
  “我喜欢元曲。”
  居然喜欢元曲,看来中文比我还要好了。我跟在他屁股后面,天已经快黑了,我想他可能有落脚的地方。
  “老人家,你怎么住在岛上?”
  “我住在琴里。”
  “啊!这里面还可以住人吗?”我看着那把蛇皮琴,看来老头不是精神病就真是鬼魂了。
  他不理我,继续在树林里摸索着,虽然是疯子,但是好歹会说话啊,我都多久没跟人说话了,跟那蝾螈女自言自语久了,差点以为这世界上只有我一个活人。
  “这是哪儿?”

  “鬼岛。”
  “啥?”我惊道,看了看四周,黑压压的森林,好像是有些恐怖的气息。
  我怎么就跑到鬼岛来了?还没做好救一童的计划呢,靠我一个人也不行啊!难怪昨晚的美人鱼让我不要来,不知道石清夫人会不会跟我心有灵犀,早点来救我,离我失踪一天一夜了,刘灵应该急死了吧,至少她还知道这个地方,倒也不是坏事。
  一只巨大的红鸟突然从草丛里钻出来,扑通一声从我头顶飞过,吓得我连忙拽着老人家的手,结果没抓稳,抓着他的毛了。他回头看着我,不是瞎子吗,看有什么用呢?还是别看了,那白色眼睛怪吓人的。
  “老人家,你等等我,刚才这只鸟说不定在下蛋,我去看看。”说完我就钻进草丛里,打开头灯翻了半天,果然有三只大鸟蛋,这下好了,晚上可以烤蛋吃。

  我将鸟蛋装进口袋里,出来的时候老人家不见了,我靠,这就跑了?
  “老人家,你在哪?别丢下我啊!”
  “琴里。”
  我寻声找去,果然看到琴在草丛里放着,“你躲琴里干嘛?”
  “晚上毒蛇多,我这样比较安全。”他说。
  “你一个鬼魂还怕蛇咬?”

  他没有回答我,可能觉得做一个怕蛇的鬼魂太窝囊了,一个只会弹琴的鬼魂跑到这里来干嘛,弹给谁听啊!
  “老人家,你别睡着了,我们聊天,不然我一个人怕,待会儿我烤蛋蛋给你吃。”
  “好。”
  “你从前是干嘛的?”我问。

  “青楼弹琴人。”
  “那怎么死的?”
  “爱上一个歌姬,她死后,我就用琴弦勒死了自己。”
  我看着琴弦,勒死自己这种操作是怎么做到的?
  “你真是想不通,干嘛自杀啊?”我说。
  “因为再也没有舞蹈和歌声,可以配上我的琴声。”
  “那为啥不去投胎?”
  “她已经不做歌姬了,生在富贵人家。”

  “你怎么到这的?”
  “被招魂幡掳来的。”
  “掳你干嘛,你啥都干不了啊。”我很是好奇啊,他又不会杀人。
  “让我给一个歌姬弹琴,她的歌舞太烂,后来我想回家,钻进别人的行李,没想到却被带到这里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