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17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土里传来低沉的声音。“大哥哥,别急,白天我出不来的。”
  “骗人,那你手咋出来的?”我问。
  “我马上缩回来,你别跑。”

  “行行,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大白天吓人。”
  “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救那些女孩啊?”这丫头还挺执着。
  “等我这次出海回来就去,我已经找了救兵,石清夫人答应帮忙。”我说道,生怕她不信,把石清夫人都搬出来了。
  “她?倒是个好人,曾经提醒过我,要小心铁耳和铁大娘。”

  “那你为啥不听?”我怒道。
  “我哪里知道会有这种事,那次到山里玩,看到小木屋里有个相机,还能拍照,便拿来玩,谁知就被他掳到鬼洞里去了。”
  “小木屋有什么地道吗?”我问。
  “应该有吧,我醒来时除了身下有血,还有一身臭泥。”
  “好的,我明白了,你赶紧休息。”
  她连忙缩回手,新鲜的泥土像是没动过一样,刚才又是幻觉吗?可是信息却如此清晰明确啊!
  “喂,以后别叫什么铁大娘了,她不配,就叫狗东西,听懂了没?”我朝坟里吼道。
  “懂了……”

  我走了没几步,就看到张蓬躲在树后,我气得冲过去一脚踹上去,骂道:“你个大香肠,一到关键时刻就跑。”
  “你他么还给我倒鹤顶红呢?”
  我懒得理他,回到房子里,找了个破盆,拔了水管,趁欧阳雄的保镖在车里睡着了,把里面的汽油吸了半盆出来,然后端着就朝木屋跑去,张蓬屁颠屁颠跟在我后面,都没搞懂我在干嘛。
  我将汽油均匀地倒在破木屋上,然后点上一支烟,抽了几口将烟头弹向淋汽油的位置,房子顿时燃起熊熊烈火,反正这个在大水坑中间,也烧不到树林。
  “爽,晚上我再烧了铁耳家的房子。”我说道。
  “别干这些没用的,早点回家休息,希望解药能发生作用。”
  晚上我本来要爬起来,再去吸点汽油烧了铁耳家的房子,被张蓬拉住了,说明天要起早,别再惹事。他特意用我的血画了符,说到时候好对付蛇群。看着碗里的半碗血,我很郁闷,这每次要放血的话,我估计会被抽干吧。

  第二天凌晨五点就被欧阳青青叫起来了,她掀开我的被子,说道:“你今天要小心铁耳。”
  “我死了不是更好吗?没人跟你抢回春丹。”我嘲讽道。
  “那就去死吧。”她没好气地说。
  总共两艘船,欧阳雄带了六个保镖,那个被我戳了胳肢窝的保镖不在,估计被换走了。他们每人提着一个黑包,不用看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了,刘灵刀法再快,也没法对付六个拿枪的人,这些人都是专业人才,不是吃素的。他跟铁耳一条船,这铁耳难道真能在鬼洞里睡觉吗?不知道这两天躲在哪。
  西冈晴子掏出一只黑色锦囊的递给铁耳,说道:“就是这个样子。”
  上船后,铁耳这个臭不要脸的,拼命往欧阳青青那里挤,欧阳青青都快气炸了,只能不停躲闪。
  “我去那条船。”我说。
  刘灵也跟着我上了铁耳的船,我走到铁耳和欧阳青青中间,看着铁耳,吼道:“你他妈再挤给我看看,信不信现在就把你拖海里淹死?”
  他气得额头上青筋爆起,欧阳雄看着我,问:“你真是不知好歹,现在我可不需要你了。”
  “欧阳狗熊,我要不是看你女儿的面子,你这种人早应该丢海里喂鱼了。”我没好气地说。
  “刚才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也是看在青青的面子,以后没必要再跟你废话了。”欧阳雄说道。
  这时候,我看到李奴居然杵着拐杖上来,原来船半天不走,是在等他啊!这老家伙昨儿可没说要跟着我们一起出海,我看了一眼张蓬,他用手指点了点脑子,大概是在跟我说,小心点,多动脑子。
  动脑子有个屁用,看到回春丹还能不抢吗?而且这李奴的目的是啥,回春丹应该对他没有意义,男人没有小弟弟,活那么久有啥意思?他若是贼心不死,想在海上对我动手脚,那可是打错算盘了,自从前两天中蛇毒后,我在海里折腾了半小时,现在对海水都适应了。
  “老李,你来干嘛?”我问。
  铁耳叼着烟,笑道:“羕岛是移动的,李先生当年可是东海渔帮的二当家,他可以根据海面水纹计算羕岛移动的轨迹,你待会儿下水了,我们得跟着他的指挥跟着你。”
  “吹牛逼吧,可别坑我,你那秃雕在水里照样不是我对手。”我吓唬道。
  “走着瞧,你只要不跟我抢生意就行。”
  渔船从长江入海口的位置向东方驶去,我看到旁边放了好几桶备用柴油,看来距离不近啊!开了半小时,铁耳拿出一张国旗升起来,这是要干嘛,难不成还要开到国外去?
  “这是要到哪?”我问青青。
  “公海!”

  “怎么会到公海?”
  “不知道,说是羕岛会移动,反正距离也不是特别远。两个小时应该能到吧。”
  一个小时后,太阳已经升起,我站在船头,欣赏着浩瀚海洋的宽广,倒也能忘却心头烦恼事,真不知道那李奴在这种辽阔的大海中航行,为啥还这么执迷不悟。
  突然,头顶一声鹤唳,那只秃雕在空中盘旋,后面还跟着十来只呢,张蓬说这只秃雕是阴物,但是为啥会不怕太阳呢?看来没这么简单,估计是特殊训练出来的。

  刘灵已经取下白色小绳,系在黑刀上。这些秃雕并没有攻击我们的意思,而是在前面带路,原来如此,并不是铁耳知道那羕岛在哪,而是秃雕知道,可惜我们也控制不了这只领头雕。
  半小时后,我们到了一个渺无人烟的海域,附近连条船都看不到,也没有小岛,无边无际的海面,秃雕群在船顶盘旋,缓慢地向一个方向移动。
  “应该就在下面了。”铁耳将船停下来,朝空中吹了口哨,那只领头雕飞过来,铁耳给它看了看黑色锦囊。
  这么小只的锦囊,要在一个岛上找,岂不是大海捞针。我看着西冈雪子问道:“老妖婆,有没有什么提示啊?”
  老妖婆一直在看海,没有理我,端木百惠拿出手机示意了我一下,她应该是不想让铁耳知道,刚才给锦囊怕也只是个幌子了,到了位置才肯告诉我。
  手机信息上写着:羕岛里面有一具阴阳师的尸体,黑白长袍,屁股纹着一朵黑樱花,锦囊就在他身上,连尸体一起带上来,我们要带回家安葬。
  日期:2018-06-26 15:54:00

  第158章 羕王冢
  我瞪着她,这到底是让我找锦囊还是捞尸体啊?居然在屁股上纹樱花,玩的都是重口味,西冈晴子这是给自己男人做标记吗?难怪那岛田文夫的前妻宫崎葵对她恨之入骨呢,谁能忍受小三在自己老公屁股上玩刺绣。
  更操蛋的是,如果下面只有一具阴阳师的尸体还好,若有很多具,难道让我在水底一个个扒开裤子,欣赏死了几十年的沉尸屁股吗?但我又没办法,为了刘灵不和小尼姑对抗,为了老妖婆到时候帮我从欧阳雄那里抢回春丹给张蓬救娜莎,只能硬着头皮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