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16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快打他,你看我的脸。”我指着自己说道。
  “活该。”
  她嘴上这么说,身体却很诚实,慢慢走到李奴跟前,黑刀一闪,李奴的胡子便被削掉了,“解药!”

  “你以为我这把年纪了还怕你威胁吗?”李奴冷笑道,这家伙一看就是老顽固了。
  刘灵刀一收砍向李奴的手臂,这傻女人,我还没发号令呢,咋这么冲动呢?石清夫人的枪已经顶在她脑袋上了。
  “丫头,放下刀,不要伤害他,我进去跟他谈谈。”石清夫人说道。
  我连忙走过去,用衣服包着扎满黄蜂刺的手,将她拉开,这一老一少可都是刺儿头,我可不想看她跟石清夫人互相伤害。

  我觉得后背麟甲又在反抗了,跳个不停,担心那李奴看到问七问八的,真以为我是那江中鹤,便连忙说:“老夫人,您去跟他解释下,我真不是江中鹤,慢慢聊,我们等得及。”
  “等你妹儿啊,我色头都麻了。”张蓬连舌和色都说不清楚。
  李奴默默无语,转身进屋,我一直拿着手机照嘴唇,十多分钟后,我T恤已经被剧烈扇动的麟甲刮破了,难道是在分解毒液?
  “小楼,快帮把我外套拉起来,我都没衣护穿了。”我说道。也别二哥笑大哥了,我说话也不清晰了。
  “活该……”

  张蓬的嘴唇越来越厉害,已经开始下垂了,我的嘴唇好像没那么严重。我走过去,轻轻弹了一下他丰厚的嘴唇,上面布满了乌色的血丝。
  “滚……”他怒道,眼泪都流出来了。
  “小楼,割我一刀,让他喝点我的血。”
  “喝有什么用?上次是提炼的血清注射进去的。”刘灵没好气地说。
  我点点头,拍了拍张蓬馒头一样肉肩膀,“等等哈,马上就有解药了。”
  “你妹儿的,真的会死人啊,想想办法!”
  我自己的毒还没解呢,只是在挣扎,我偷偷走进破房子里,石清夫人跟李奴居然在那喝茶,两人也不说话,茶香四溢,石清夫人只管喝着,我很着急啊!
  我敲了敲门,“不好意思,打扰二位,我那兄弟快不行了,解药呢?”
  石清夫人终于肯主动说话了,“老二,把解药给他吧,捞兄弟们的尸体必须要这小子才行,他水性好。”
  石清夫人可能太正直了,人家都没老二,还叫他老二,不是往伤口上撒盐吗?要是我可能会生气,不过她们这个年纪,又活在自己的世界,应该不懂老二还有别的一层意思吧。
  “水性?”李奴看着我,不会又要被激怒了吧。“你真是那狗东西的后人?”

  “不,不,我就是从小在当归村长大,你懂得,江边嘛!”
  李奴将信将疑地从口袋里掏出个小瓶子,敢情他搞我们就是为了博得梦中情人主动找上门来说说话啊,居然还真有解药!
  他又问:“你真不是那狗东西的后人?”
  “不……不是。”
  他将解药扔给我,我连忙接住,刚想离开,他却突然吼道:“怎么回事?你怎么消肿了?没我的解药,不可能的。”
  “嘿嘿,你老花眼了,肿得很厉害呢?”我笑道,连忙跑到院子里去。
  张蓬这小子忒他妈精,指着我的嘴,啰嗦道:“你先死……死……”他的意思应该是让我先试试是不是毒药。

  “死你妹啊,凭啥我死?”我骂道。
  “你先死死,别是鹤顶红。”他说。
  我瞪着他,吼道:“鹤顶红?万一我给毒死了呢?我能解阴物毒,就能解鹤顶红这种纯毒药吗?”
  他还要啰嗦,我拉着他丰厚的腊肠嘴唇,他痛得嗷嗷叫,没有力气反抗,一股脑儿地将解药倒进去,最后还有几滴我喝了。
  “你这****盆友。”张蓬怒道,气得两根肥肠不停颤抖。我相信李奴这么一个深爱着石清夫人的家伙,敢一起干鬼子,也不是孬种,不会当着女神的面干这种没品的事儿吧。
  等石清夫人出来的时候,张蓬的脸色已经好多了,我的也没完全消肿,只是好些了而已,两人吊着厚嘴唇,肿着脸跟在她老人家后面。
  “老夫人,海魂弹拿到了没?”
  “拿到了,他只给一颗,说到时候跟我们一起去鬼岛。”
  “他也跟着去吗?不会使坏吧?”
  “当年软禁他的时候,他在岛上栽了几十棵桃树,或许到时候能帮上一些忙。”

  “他当年可是杀您的刺客,为啥要救他,还带在身边呢?”我不解地问。
  “他本性不坏,只是冥顽不灵,命运悲惨。我们当时被日军特务组织盯上,他对里面比较了解,也能帮上一定的忙。现在想想,不应该留着他的,这种生不如死的折磨,还不如去跟那熊启龄做汉奸。”
  “您为啥就那么爱江中鹤啊?”我不解地问。
  老人家看着我,又看了看刘灵,说道:“你为什么那么爱刘灵呢?她虽漂亮,却毫无情趣可言。刘灵又为什么这么爱你呢?贱兮兮的,废话多,爱逞能。这种事哪有答案?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我没想到在她心里,我是这样的人,连忙解释道:“老夫人,你误会了,从前我是个很孤独的人,没人理我。您是天天看着大海发呆,我天天看着麻雀发呆,现在我有了朋友,变得开朗了而已。”

  我看了看刘灵,她也看着我,我也没有那么爱刘灵啊,只是觉得她很好。她要是敢像老夫人那样对李奴,我立马甩了她。也不对,我们还没牵过手呢。
  “等你们出海回来了,我们再偷偷去鬼岛,千万不能被铁耳知道。”老夫人交代。
  老夫人走后,张蓬问我:“你觉得一个切了自己小弟弟的人,不到二十分钟,说放下就放下了?”
  “李奴刚才那样子,就知道这仇恨早已深入骨髓。一个变态的人,很难拉回来的,你忘记李秃子了?”我说。
  “那得小心他了。”
  日期:2018-06-26 15:53:39
  第157章 寻找羕岛

  回到村里,一童下葬的时间到了,张蓬便拿着木鱼一路念安魂咒,他那肥大的嘴唇并没有消肿多少,以至于大家都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因为经文一句听不懂,他便说这是梵文。我不想有损大英雄的形象,一直躲在人群后,别人看我就躲。
  一童的妈妈本来身体没康复,非要去送葬,被村民们抬着,整个人虚弱得不行,脸色寡白,嘴唇发乌,一路上都在抹眼泪。
  送葬的人并不多,加上我和张蓬就八个人,还有四个抬棺的,这四个人据说是从很远的地方花高价请来的,估计啥也不知道,东洲渔村的人是不敢抬这种母子棺的。
  棺材下葬后,一童妈妈哭了一个多小时,寂静的树林,听着还有些渗人。我都劝说她好几次了,注意身体,但她根本不听,我也懒得说了,嘴唇是肿的,说话也吃力。
  我和张蓬是最后走的,刚挪脚步,感觉右脚被什么东西拽住了,回头一看,我草,新鲜的坟土里伸出一只手拉着我的脚,张蓬回头看了一眼,不仅没有过来帮忙,还拔腿就跑,不到五秒钟就消失在小树林里。

  “你妹的,等等我!”我喊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