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14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厉害,厉害,居然爱上海盗头子的女人,老人家果然艺高人胆大。”我赞道。
  李奴摸着桃树上划痕,看了看,仇恨之火在他眼中蔓延,看着天空深深叹了口气,竟有些悲凉。
  “我被囚禁了半年,放出来后,才知道海盗头子两年前就死了,石清才是帮主,她年轻时风华绝代,气度不凡,我心生仰慕,我跟着熊启龄学了一些东西,便协助她管理帮务,出谋划策,但她却日日看着大海,思念那个叫什么江中鹤的人。”

  “那人家帅,姑娘喜欢,这也没办法啊!怪不得人家,不能因为这样就要记恨这么多年。”我劝道。
  “放屁!”李奴吼道,竟然有些激动了。这家伙庙里住着,和尚当着,却依然是个老愤青,菩萨估计都能被他气哭。“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江中鹤,就是一个虚幻的人,不存在的人。”
  张蓬瞪着我,吼道:“别打岔!让老先生继续讲。”
  他倒是不急,背锅的人可是我,这老奴越讲越激动,激发起他回想往事,不是更加恨我了,还借个屁的海魂弹啊。
  在一次对抗日军军舰的过程中,我们所有兄弟全死了,我救了石清来到这里隐居,她却依然日日看着大海,等着那江中鹤,我气不过,在她的碗里下了药,想要强行洞房,想着有了小孩她就会慢慢爱上我,忘记那个从海中来的人,可是……可是……”
  李奴说到这里,竟然老泪纵横,鼻涕都流出来了。
  “可是,我……竟然硬不起来,我竟然硬不起来…啊…啊……”他捶着桃树,心痛至极,放声大哭。
  我看着张蓬,还以为他也跟我一样觉得这李奴太过于滑稽了,但他毕竟是老江湖,为了套故事,竟然装作深表同情地说:“老人家,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一个男人竟然硬不起来,面对心爱的女人,那是相当痛苦的。”
  “你理解个……屁……”李奴怒道。
  屁字说得特别重,喷我一脸臭口水,吓得我连忙退后三米。
  张蓬体贴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了半天,李奴才恢复过来,长满茧的老手擦了擦眼泪。
  “她醒后,再也不听我解释,我只能到这里来隐居,自此之后,我们虽然住在一个村,七十年来,却没有再说一句话,她心里根本没有我。我每天都去看她,她每天都去看海,我就……就那么看着我心爱的女人,日复一日地看着大海,被海风夺走了青春年华,那个根本不存在的家伙,从此再也没来看过她。”

  “老人家,那人估计早就死了,再说,您硬不起来,也不能怪人家啊,对不对?”我也想过去安慰道。
  没想到他却凶狠地看着我,昏黄沧桑的老眼,布满了血丝。“我为什么硬不起来?是因为我被换了石心,一切都是那个什么江中鹤导致的。我早已是个不健全的男人,所以我削根明志,誓死要杀了他,可惜,他再也没有出现。”
  “你…你…真削了啊?”张蓬也忍不住问,我还想问呢,这种事真是生平未闻,别人削发明志,他削根明志,这也忒他妈狠了。
  李奴紧握拳头,气得发抖,我看了看他那,蛋蛋有种隐隐作痛的感觉。一个人该有多恨,才会削掉自己的命根子啊!人家东方不败好歹是为了练葵花宝典,这哥们纯粹就是为了不忘记仇恨。
  不过我想到昨晚,我闻刘灵衣服做试验的事儿,就是急切的想知道自己行不行。假如有一天,刘灵爱我,我也爱她,我们准备啪啪的时候,我却不行,那该是一种怎样的痛苦啊!
  张蓬挠挠头,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了,削了这么多年,早成风干的腊肠,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接不上啊,安慰的话有什么用。
  “不过,老前辈,恕在下直言,假如那江中鹤没有阻止你,你杀了石清,岂不是也没戏吗?”
  “世间事,没有如果,只有因果,我杀了石清,我也不会一直痛苦下去。”

  我觉得老头子有些被爱恨情仇冲昏头脑了,虽然李家世代被诅咒为奴,脑子不怎么好,但是代代人都能做出变态事,也是一种遗传基因了。
  “李奴同志,我不得不批评你了,这件事若追究因果,罪魁祸首,也是熊启龄,他派你去杀石清,别人救石清而杀你,你反而把仇恨全怪在那江中鹤身上了?”我反驳道,一个老顽固,我才不惯着他。
  “你懂什么?”他吼道,“我李家为奴,自然是要听从主人吩咐,那江中鹤当时并不认识石清,就对我痛下杀手,我自然是要怪罪于他,况且熊启龄已死。我一个废人,不靠仇恨活着,难道还靠希望吗?”
  张蓬抓耳挠腮的想招忽悠呢,说道:“不是我说您啊,就是太冲动,切太早了,万一还有治疗的办法呢?很久以前有个人叫东方不败,他想练习一种很厉害武功《葵花宝典》,首页写着:欲练此功,必先自宫,他是个武痴,想都没想,嘎的一剑就切了,练啊练啊,好不容易练成功了,正当开心的时候,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若不自宫,亦可成功。他用娘娘腔骂了一句:  !就走火入魔气死了。”

  日期:2018-06-26 15:16:20
  第155章 桃花阵
  “少他妈忽悠我,不知道你是瞎编的?”李奴骂道。
  张蓬也是的,这不存心耍人家吗?拿调侃东方不败的段子来忽悠老人家。

  真以为这李奴在破庙里呆着,老糊涂了,啥都不知道呢?这家伙只是被现实折磨得变态了,从一个世代被诅咒的奴隶,好不容易成为自由人,又碰到石清夫人这种世间难得的女人,自然渴望更美好的生活,可惜被一颗石心给毁了,这种求不得的痛苦,正是他变态的根源。
  但问题的根源真的在石心或是江中鹤吗?
  我冷笑一声,点上一支烟,摇摇头笑道:“我刚刚十九岁,没想到你活了这把年纪,却还不如我活得明白。那石清夫人气度非凡,率领海盗船攻击日军战舰,虽是以卵击石,却不愧为人中豪杰,足以令人肃然起敬。反观你呢,苟且之辈,虽然被人救活,却依然奴性不改,还李家为奴呢,我奴你妈个头啊,你还活在奴隶社会咋的?试问你如何配得上她的气度?”
  “我跟她出生入死,攻击日军战舰,我也出谋划策,她的性命也是我救的,我如何配不上?”他怒道。
  我依然不赞同他的观点,爱情这东西我没尝过,但想过很多,我没有执念,所以比他通透。
  “你跟随她,只因为你喜欢她,而不是你本身就顶天立地。你在这庙里呆了半个多世纪,只知道欺负桃花树,从没有想明白过。硬不起来固然痛苦,但她若真爱你,总是可以想办法取悦她的。你只是硬不起来,那江中鹤可是从未出现,为何她还一直念念不忘?”
  “爱她还不够?”李奴的声音颤抖了。“那……要我怎样?”
  “不够,这又不是做生意,必须要有来有往。她不爱你,你怎样都没用,只能放下。你就是在唱一曲无人懂的独角戏,最后走火入魔,心里只有仇恨。”

  张蓬偷偷朝我竖起大拇指。
  “好,好,你说得对,不是局中人,事后诸葛亮总是容易的。”李奴看着满院光溜溜的桃树,悲凄之情跃然脸上,这个年纪了,还对爱情如此执迷不悟,也算是人中奇葩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