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吃了一块狗肉,结果能听懂狗说话了》
第128节

作者: 推窗望岳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哼。”蒋青青哼了一声,扭过脸开车,李福根偷看她的脸,心中暗想:“她好象在生气,出什么事了?”
  想一想,自己这边,没什么事,突然想到一事:“莫非我跟燕姐的事,她也知道了。”
  心中一时间怦怦跳起来。
  他对蒋青青一直存着一种莫名的畏惧,如果他跟燕飞飞偷情,让蒋青青知道了,蒋青青会怎么对付他呢?
  车里开了空调,李福根却觉得后背心好象都出汗了。
  到水坝上面,蒋青青停下车,却不象以前几次一样,放倒座椅,就让李福根脱衣服,而是开门下了车,李福根愣了一下,跟着下车。
  白天热,晚上还是有些凉意了,尤其是在大坝上,水面风吹过来,吹得衣服哗哗作响,蒋青青还是穿的套裙,裙子给吹得紧贴在身上,双腿显得特别的纤秀。
  蒋青青看着水面,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倒映在水里,湖风却又把它揉碎了,一层一层银色的波纹,无由的更让人身上生出寒意。
  蒋青青一直不说话,李福根担心起来,道:“青青,外面风大,有什么话,到车里说吧。”
  日期:2017-11-27 14:58:20
  蒋青青摇了摇头,道:“你抱着我。”
  李福根犹豫了一下,从后面抱住了她,不知如何,他觉得蒋青青的身子特别瘦,以前好象没这种感觉啊,即便在床上,脱光了,蒋青青给他的感觉,也是纤巧精致而已,并不显得瘦。

  “我要走了。”过了一会儿,蒋青青说了一句。
  “你要走了?”李福根愣了一下。
  “是。”蒋青青点头:“去北京,到经贸委下面当一个处长。”
  李福根一时有些愣神,不知道是惊是喜,想了一下,道:“那是升了还是降了。”
  “升了半级吧。”蒋青青的语气平平淡淡的,无惊无喜:“我现在是副处,到那边是正处。”
  “哦。”李福根哦了一声:“那恭喜你。”
  “应该恭喜你吧。”
  蒋青青突然转过身来,秋月清寒,她的眼眸却恰如天边月影:“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什么?”李福根给她眼光看得一愣。

  蒋青青盯着他:“是龙灵儿使力,把我调走的。”
  “啊?”李福根这下真的愣住了,不自禁的道:“她真的做到了,还能把你调到北京去。”
  “你事先知道?”蒋青青眼光象刀锋一样。
  李福根给她眼光逼得不自禁的一缩,说话都有些结巴了:“我-那个,我先听她说过一次,就是你上次给她下了药,她说要来杀了你,我劝住她,后来她就说,要把你打发走,我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更没想到她会把你调到北京去啊,她哪里这么厉害了。”
  蒋青青紧紧盯着他眼晴,看他不象说谎的样子,也素来知道他是个老实人,到是信了他的话,哼了一声,嘴角撇了撇:“她有什么厉害的,只不过她龙家有点小势力罢了。”
  说到这里,她看着李福根,突然笑了起来,手托着李福根下巴,她比李福根矮一点儿,又是女子,这托下巴的动作,本来应该很别扭,可她做出来,就很自然:“你要小心了,龙灵儿可不是那么好泡的,她爸爸要捏死你,不会比捏死一只蚂蚁更难。”
  李福根对龙灵儿的怕,与对蒋青青的怕,完全不同,听到这话,愣了一下,摇摇头:“我怎么敢泡龙教官。”
  蒋青青嘴角掠过一丝轻笑:“你到是有自知之明。”
  然后不知如何,她神情突然有些落寞了,整个人伏在李福根怀里,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好半天不说话。
  “冷吗?”李福根觉得她身子好象在发抖。
  “冷。”蒋青青抬起头来:“但是你不懂。”

  她突然开始脱衣服,同时也命令李福根脱衣服:“来,痛痛快快的跟我做一次。”
  日期:2017-11-28 00:31:19
  “外面冷,到车里吧。”李福根有些犹豫。
  不是他自己冷,他自狗王蛋入体,好象就根本不怕冷了,他是为蒋青青担心,蒋青青却不领情,声音转厉:“快一点。”
  这一夜,蒋青青特别的疯狂,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疯狂。
  回家,李福根把蒋青青抱上楼,然后放了热水,抱着蒋青青到浴缸里泡着,两个人小腹紧贴,神阙贴神阙,这是以阳助阴的法子,有特别的效果。
  心中则有些后悔:“不该在风中跟她这么做,内热外冷,这个风寒逼住了,搞不好会生大病。”

  还好,泡了一二十分钟,蒋青青慢慢的缓过劲来了,趴在他胸膛上,好一会儿,道:“不泡了,你今夜不要走。”
  “好。”李福根答应一声,抱她起来,给她细细的抹干了,然后抱到床上。
  李福根又温了一点红酒,道:“喝点酒吧,温的,这样可以驱除体内的寒气。”
  蒋青青这会儿多少有点劲了,看他一眼,露了个笑脸,道:“你到是会服侍人,我还真有些舍不得你了。”
  说到这里,她眼珠子转了一下,哼了一声:“嗯,也许我以后还会回来的。”
  她这话,让李福根不吱声了,温了酒过来,蒋青青躺在他怀里,就着他手喝了半杯酒,说:“你也去倒杯酒好了,我喜欢酒的气味儿。”
  李福根依言也倒半杯酒喝了,上床,蒋青青钻进他怀里:“抱紧我。”
  她象藤缠树一样,四肢八脚的缠在李福根身上,没多会儿就睡着了,呼吸细细的,若有若无。
  她人长得精致,即便呼吸也是如此,很细,不粗鲁。

  李福根却好半天睡不着,乱七八糟的想着心事,却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蒋青青要调走了,而且是远走北京,也许这一生,再也见不到了,至于她说会回来,基本不可能,北京不呆,跑三交市来,傻了差不多。
  想着以后她也不会再强迫他了,可他一时间,却不知是悲是喜了。
  一直以来,蒋青青都象一座山一样压在他头顶,让他时时提着小心,可蒋青青真个要走了,头上的山真的没有了,他却突然觉得有点儿不习惯了,甚至可以说,有点儿舍不得了。
  不过舍得也好,舍不得也罢,蒋青青的事,不是他可以决定的。

  天蒙蒙亮的时候,蒋青青醒了过来,她一动,李福根也醒过来了,蒋青青看着他,最初似乎有些懵,随即就笑了,道:“你即然没走,那就再跟我做一次好了。”
  日期:2017-11-28 00:31:46
  李福根有些担心她的身体,道:“青青,你昨夜都脱力了,多休息吧。”
  “少废话。”
  睡了一夜的蒋青青,又恢复了她的冷厉。
  疯狂的发泄了一番,蒋青青就打发李福根离开:“以后你不必来了。”
  李福根默默的下楼,出了院子,回望小楼,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心中是一种什么感觉了。
  星期一有例会,李福根没回去,找了个面摊,吃了几大碗面,把面摊老板惊得一愣一愣的,如果不是看他穿得还行,真以为他是牢房里刚放出来的呢,也许是越狱的也不一定。
  李福根这会儿心神不定,懒得理会面摊老板的表情,吃完了面,慢慢的磨到开发区,也就到上班时间了。
  燕飞飞一脸的容光焕发,看到他,隐密的给了他一个甜笑,还眨了一下眼晴,很媚,让李福根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这几天的光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