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13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奴。”她很确定告诉我。
  “他在哪?”我连忙问道。
  “你往山里西北方向,走一公里,有个破庙,里面有个老和尚,就是他了,还有两颗海魂弹在他那,你若能说服他,我就跟你做这个交易了。不过除非你死,否则不管我是否活着,你刚才答应的事儿都不能反悔。”石清夫人说完便进屋了。
  “放心,水生一言,驷马难追。”
  我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去,张蓬还在睡觉,我拿着他的丨内丨裤捂在他脸上,将他熏起来,把情况说了一遍。他根本不信,“你是不是昨晚把脑子撸坏了,怎么可能是李奴?他躲在这里干嘛,为啥不回家。”
  “我哪知道,走,去拜访下,他那有海魂弹。”
  “石清夫人如此豪杰,怎么会和李秃子这种家族的人是朋友呢?”张蓬不解地问。
  刘灵又在楼顶看海,我希望她脑子不要成天迷迷糊糊的,要是能回忆起什么事,那是很好的,问她破庙的地址,她突然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在我跟前,吓得我连忙退后几步,以为她要算昨晚的账呢。
  “你小心点啊,别崴到脚了。”我提醒道。
  “我跟你一起去。”

  “也好。”估计她又在担心我被老和尚杀死。
  一路上张蓬特意叮嘱我,不管这李奴是不是我们想的那个李奴,千万别提李秃子的死跟我们有关,就说我们跟李秃子是好朋友,按照年代来算,李奴应该是李秃子的爷爷辈了。本来就要杀我,再说弄死了他孙子,那不是仇上加仇。
  “海魂弹怎么会在他手上?”张蓬问。
  “不知道,看样子,跟石清夫人是老相识。”
  “不会有一腿吧?”
  “石清夫人年轻时很漂亮,追求者肯定不少,但是有一腿我觉得不可能,不然她们就应该结婚啊,何必苦苦等江中鹤。”
  我们并没有急着进去,这破庙虽破,其实不算小了,从前在海边的渔民,总是要祭海神的,也许东洲渔村繁华时,这里的庙便是村民来祈福的吧。现在里面可是安静得很,门前的台阶上,都是落叶,墙壁斑驳,连个香火味都闻不到。

  “这么凄凉,跟红佛寺有点像,刘灵,你还记得红佛寺吗?”张蓬故意问的。
  “不记得。”刘灵干脆地回道。
  “你这小姑娘太不实诚了。”
  这时候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人拿着笤帚出来,可不就是昨晚偷窥我闻刘灵背心的人吗?他根本没剃度,头上还有几根头发呢,别说,这一点倒是像李秃子。
  “李奴!”我突然喊道。
  张蓬被我吓得一抖。“你有病啊!”

  老和尚抬起头看着四周,我从草丛里钻出来,他冷冷问道:“石清告诉你的?”
  “是的,李大爷,我们是老乡啊!”我冲出去就开始套近乎。
  李奴冷哼一声,“那就没错了。”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当做没听到,继续巴结:“您咋没回老家看看呢?”

  这老和尚有海魂弹,想必也有几下子,要是拉去对付铁耳是很好的,他要杀我,只是误会,出家人慈悲为怀,应该可以调解。但他并没有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眼神看上去反而像是要给我一枪。
  “我是出家人,没有家。”他说着就拿着扫帚进去了。
  “你们进去,有事喊我。”刘灵说道,她真是一个毫无好奇心的女人。
  庙里面真是大,看来当年生意不错,如今青苔上墙,到处都是一股败落的气息,村子人没了,自然就没香火钱了。
  李奴住在后院,院子里栽满了桃花树,只不过现在都是光秃秃的,有些凄凉。李奴住的房子很破,窗户竟然还是那种木格子的,只不过钉着胶纸,这也算是苦行僧式的生活了,不知道他住在这是为了啥。
  “李大爷,听说你要杀我,我想可能有什么误会。”我开门见山地说。
  “没有误会,有什么误会,能抵得过几十年的漫长等待?”李奴站在院子里一棵桃树前,我发现那光秃秃的桃树上,居然有刀划的标记,密密麻麻,从树身一直到树根。李奴蹲下来,摸着桃树的伤疤,久久不语。
  “大爷,您说您一出家人,干嘛跟桃树过不去啊,不应该慈悲为怀吗?”张蓬说道。

  “放不下执念,何来慈悲?”李奴叹道,“一共七十三年,刚好划到了树根,你就来了,你说奇怪不?我还愁划不下呢。”
  “老人家,你就算是个充满怨念的假和尚,也要搞清楚嘛,我又不是江中鹤。
  日期:2018-06-26 15:15:20
  第154章 自残明志

  李奴看着我,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说道:“那人根本不是当归村的江中鹤,小时候我爹总是让我翻过马腰山,去当归村找小孩玩,带他们到马腰山水库游泳,江中鹤差点淹死在里面。我们还一起读过私塾,他读了不到三个月就退学了。后来我跟着熊启龄外出闯江湖,虽然不知道江中鹤长成什么样,但我知道江中鹤根本没那个本事,他的后背也不会射出什么黑色暗器。”
  “啥?你确认我曾祖父后背没有麟甲?”我问道,张蓬瞪了我一眼。
  “什么麟甲?”李奴问道。
  “不……不是,你不说射出黑色暗器吗?”我问道,张蓬提醒我了,这老头子可能还不知道麟甲这回事呢,别没事找事。
  “我还没看不清楚,就被他杀了。”

  老秃子说完,吓得我后退了两步,我莫不是在跟一个死人说话。张蓬一把推开我,走到李奴跟前,问道:“但他没杀死你啊?”
  “差点就死了,暗器穿胸而过。后被一个高人救活,装上一颗石心,才得以保命。”
  “啥?”我和张蓬同时喊道。
  “给你装石心的人长什么样?”张蓬连忙追问道。
  “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
  张蓬挠挠头,很是不解,看来这人跟他所想的不一样,可能不是他师父了,还有别人会这个花招吗?
  李奴看了看张蓬,又说:“那高人说,我不能离开东洲渔村,否则必死无疑。”
  “那个江中鹤为什么要杀你?”我连忙问道。
  “我被熊启龄派去杀石清,那人阻止了我,当时一片混乱,我没看清他的长相,但我前些天在村里看到你时,就觉得背影很像。”
  “放屁……额,不好意思,我有点激动。老人家,我真是从小长到大的,既不会长生不老,也不会你说的那个暗器。你若不信,回村里问问,现在当归村已经搬到你家那一带了。”
  “老先生,先打断一下,我有一点不明白,我曾经在你后人家发现一张李奴拜鱼图,你们家好像受到诅咒了,那个李奴是你吗?”张蓬问。

  “没错,是我,熊启龄想去上海闯出名堂,需要我跟着伺候。去上海之前,他担心我若出了意外,我老婆改嫁,襁褓中的儿子会破戒,不再侍奉熊家人,便以李奴拜鱼图和门头石条重新下咒。我被杀后,那高人替我装上石心,说我诅咒之身已死,不必再为熊家奴,只要我不回去即可,之后待在东洲渔村的庙里隐居,可保平安,加上那时候我被海盗软禁,慢慢的就不想回去,因为我爱上了石清夫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