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12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唉……”我站在窗户跟前,听着海浪声,抽着闷烟。
  “别想了,明儿找石清夫人求救,你要担心的是自己,后天出海,先不要被铁耳坑死再说。”
  “我睡不着,你先睡吧,我去做个试验。”
  “什么试验,大半夜的。”
  我摸到二楼,刘灵的房间灯是关着的,走廊铁绳上晾着女人的衣服,不是她的就是青青的了,我闻了一下那黑色背心,没错,是刘灵的。闻了半天,没有效果啊,我靠,心里无比慌张,真被咬坏了吗?
  可能是海风太大,吹得我有点冷,这种事儿只有饱暖之后窝在床上才能立竿见影。
  我深呼吸了两口气,闭上眼睛,放飞自我,嗅着清香,刚有一丝感觉,准备起飞的时候,我好像听到有轻微的脚步声,不会是刘灵吧,转头一看没有,回头准备继续的时候,却看到楼下有个老秃子在看着我,这都几点了,吓得我菊花一紧,尚未起飞,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变成毛毛虫。
  他穿着破长褂,上面打满了补丁,胡子比头发多,站在欧阳雄的商务车后面,一直看着我,也没用电筒,若不是门口昏暗的路灯,我根本没发现。
  “喂,你是人是鬼啊?”我轻声问。
  “你就是那江姓少年?”他也问我。
  “你先回答我,是人是鬼。”
  他并没有回答,而是朝上山的方向走去。我闻了闻衣服,准备下去睡觉,雅兴全被这老秃驴给搅和了。刘灵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边上,我突然想起来她说的那个老和尚,“小刘,你刚才看到那个老头子了没?是不是就那破庙里的老和尚?”
  她也不回话,盯着我手里的衣服。我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儿,连忙解释道:“我这是做试验,你可别误会。”
  “做什么试验?”她问。
  “这个,明天再跟你解释,免得你晚上睡不着,晚安!”
  说完我连忙将衣服挂在衣架上,跟兔子一样跑回房间,张蓬居然没睡着,问:“撸完了?”

  “没来得及,我看到刘灵说的那个老和尚[老和尚是李奴]了。”
  他连忙睁开眼睛,“在哪看到的?”
  “刚才我在阳台上看海,他就在楼下看着我。”
  “那你他妈不知道躲啊,人家都说了要杀你,这种关键时刻,你咋又拉新仇恨呢?”
  “我不是正忙着在吗?”
  “赶紧睡,明儿去找石清夫人,只有她能帮你了。”
  我点点头,和衣而睡,感觉这个村简直是个江中鹤的仇人窝,唯一一个石清夫人吧,还是被他辜负的女人。祖先装逼,孙子买单,在当归村吧,什么熊老六,熊九,说上去是什么楚国王室后裔,其实不过是没出过村的刁民。
  东洲渔村的这些老家伙,可是从战火年代过来的,甚至还是参与者,毕竟当年这里是鬼子根据地。到现在还没死,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不是当归村的村民能比的。
  反倒是那江中鹤,这么能,咋死得比谁都快啊!留下这么多遗留问题,等着我来帮他擦屁股,等忙完这里的事儿,我要回家把奶奶说的那个曾祖父的坟,挖开看看,看到底有没有像我背部一样的麟甲,这玩意儿是不会腐烂的。
  清早,我被张蓬一脚踹下床,让我去找石清夫人,我都不想去,免得她又带着怨气看着我,我可没兴趣被一个九十多岁的老奶奶暗恋。
  石清夫人正在喂小鸡,我憋了半天不知道从哪开口,毕竟人家都说过好几次不会帮我了。
  “石清夫人,早啊,谢谢你救了我。”
  “我救的不过是个死人,你自己又活过来了。”她说的意思应该是我中了蛇毒,本应该死的。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我笑道,氛围有点尴尬,她根本不想理我。
  “有没有后福不知道,但我不会再救你第二次了。”
  “我昨晚见到陈一童了。”
  她没有回话,而是在那唤小鸡,我只好把昨晚的事情说了,她又不是铁耳那边的人,应该没什么影响,但她好像无动于衷的样子。

  “您有几颗海魂弹啊?”
  她有些不悦地看着我说:“你以为海魂弹是鸡蛋吗?”
  日期:2018-06-26 15:15:06
  第153章 竟是李奴
  我干笑了几下,的确是啊,这么宝贵的东西,谁会轻易拿出来,社会本就如此冷漠,更何况她还有心愿未了。
  只有张蓬那小子才会将法器拿出来救人,破了再缝缝补补,只有我会傻到接受陈一童的请求,哪怕她跟我素不相识。

  “我只是觉得那些小姑娘太可怜了。”我自言自语地说。
  “那也要看本事,否则就是送死。”
  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劝说石清夫人,她是个有主见的人,如果她不想去,随便我怎么说都没用的。
  “要不这样吧,您不说还有很多兄弟尸沉海底吗?我帮你捞出来,你帮我忙好吗?”

  石清夫人这才回头看着我,看来这个建议不错,她有些心动了。
  “即便你帮我捞出来,我也帮不了你,海魂弹只有三颗,我手里的那一颗,为了救你已经用了。”
  “才三颗吗,一颗海魂弹到底能杀多少鬼兵啊?”
  “直到没了动力为止,如果是扎堆,三十个没问题。如果散得过开,也可能杀一个就失效了。”
  “另外两颗在哪里?”
  “干嘛,你还真准备去鬼岛啊?”
  “鬼岛?鬼岛就是羕岛吗?”
  “这是两码事,鬼岛曾经是我们东海渔帮的据点,后来被鬼子抢走了,就没法生活了。”
  “那这么说来,你很熟悉那里了。”
  “熟悉又能怎样?早被一帮乱七八糟的东西给占领了。”
  “那铁耳怎么能控制那里?”
  “我不知道,当年羕岛上有个赌场的掌柜叫铁听[铁听就是铁耳,后期要写到],一双耳朵神乎其神,能辩大小,赌钱从没输过,可能是他找到了什么邪法,能进入鬼岛,传授给铁耳的吧。”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铁耳真的有可能找到那什么羕岛了,他家难道是赌徒世家?取的名字也奇怪得很,铁听,铁耳,奇葩,铁耳是没有后代,如果有,那只能叫铁耳屎了。
  “铁听是铁耳的爹吗?”
  “不知道,铁耳三年前才搬来的,之前都没见过。”

  “那铁耳的娘您见过没?”
  “不记得了,我十七岁时,跟着丈夫去羕岛玩过一次,那次走马观花,加上他被刺杀,一片混乱,年长日久,记不得许多。”
  我点点头,海魂弹没了,石清夫人就算去了也是送死,人家一把年纪了,被江中鹤坑惨了,我不能再坑人家。想想她也是可怜,十七岁丈夫就死了,除了那个虚无缥缈的江中鹤,那她成年后整个漫长的人生,岂不是都在守寡?可悲,我转身离开。
  “你是宜城人吧?”她问。
  “是的,当归村的。”
  “你们那里有个断头峡?”
  我点点头,有些不解,石清夫人还对我们那挺了解的啊,是通过欧阳青青失踪的新闻知道的吗?
  “您怎么知道的?”
  “我有个朋友,叫李奴,就是你们那附近的人。”
  “啥?李什么?”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李秃子那张李奴拜鱼图,我自然是不会忘记的,天底下也不会有多少人取名字叫奴吧,而且老夫人也说了,是我们那的人。之前我们一直认为李奴的奴是指奴隶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