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9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西冈晴子和端木百惠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这都快十点了,老妖婆也不睡觉。
  “江先生,昨晚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中了海蛇剧毒,今天居然又能活蹦乱跳,惹是生非。”百惠笑道,“请坐!”
  “我才不坐,万一待会儿你们要杀我,岂不是坐以待毙。”
  “现在我要杀你,也是坐以待毙啊!”百惠笑道,然后看了一眼小尼姑,她便收刀了,回头一看,又不见人。“看来昨晚是我高看江先生了,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渔村妇女,闯鬼洞,不要命的斩杀蛇骨婆,现在居然这么怕死。”
  “关你屁事,这是两码事嘛,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不过百惠大妈说得对,要杀我们还是很简单的,便坦然坐下,“说吧!”
  “我想找你谈谈合作的事。”老妖婆开口了。
  “找我合作?那你不想杀我了?”
  “这也是两码事,先合作,再杀你。”
  我气得一下跳了起来,“老妖婆,还要不要脸,想杀我,还想我跟你合作,好事儿都让你占了?”
  日期:2018-06-26 11:19:25
  “没错,我不相信铁耳,这人贪得无厌,恐怕不仅仅是为了钱和女人,到时候会坏了我的事。”
  “你是怕铁耳的老娘吧?”我问道。正好打听下她是否认识那个陈月娥。
  “也可以这么说吧,陈月娥也许不是铁耳的母亲,她会的本事,全是我爱人的。或许,她是岛田文夫的正妻宫崎葵。”
  “不可能吧,她的普通话可比你们好多了。”张蓬问道。

  陈月娥的普通话确实没有口音,但这就更奇怪了,通常老一辈人都要带点口音的,带点吴语腔很正常吧,但我好像没听到。我想起刚刚偷窥的时候,陈月娥跟铁耳说什么那负心汉,难道是指那岛田文夫吗?
  这他妈就绝了,这两人根本不是一个年代的啊,怎么搞一起的。铁耳是为了利用她吧,一个死变态的老太婆,就算贴上年轻女人的脸,那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啊。他虽然是负债累累的赌徒,但毕竟才四十多岁,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可不信什么忘年恋,不然关灯干嘛?
  “当然了,她二十岁就被岛田文夫带到上海,是岛田文夫的师妹,到现在算来,七十多年了,中国话能不好吗?”
  “那这么说来,是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咯?你们都为了岛田文夫的锦囊?”我追问道。
  “她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应该是为了铁耳吧,这个女人一生没有骨气,离不开男人,当年还要放毒蛇咬死我,差点被我爱人弄死。”
  西冈晴子也是不要脸的狠啊,自己还不是一个离不开男人的女人,几十年了还要找我报仇。
  我对她们当年的三角恋婚外情没有兴趣,况且这只是老妖婆的猜测,就算是真的,关我屁事。我为啥要跟她们合作呢,让这两个老妖婆斗个你死我活,到时候我去抹脖子岂不是更开心,又没危险。
  “江先生同意合作吗?”老妖婆问。
  “有什么好处?”
  “我看你昨晚好像要杀铁耳吧,合作的约定很简单,你帮我找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帮你抢到回春丹,协助你杀铁耳。”
  日期:2018-06-26 14:57:02
  第150章 群狐拜棺
  老妖婆要是能对付铁耳的老婆,那倒是很好。铁耳嘛,我自信还是很容易能干掉的,大不了到时候直接拖倒海底,让他永远无法超生,反正如果真有无间地狱,那他肯定是要去的。

  “之后,你再杀我?”我问。
  “没错,你让寒月不要插手,妖夜就不会杀她。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她。”老妖婆真是句句戳心。
  “去你妈的,你咋知道刘灵打不过妖夜。”我急了。
  “她们两个鹿死谁手,现在的确没法下结论,但你可能不知道妖夜有一招叫天地同寿,就是缠住对方,跟对手同归于尽。”
  我看了看后面,没看到那小尼姑,不然我要骂她脑子有问题,为了尽忠,居然练同归于尽的招数。两个身手差不多的人,一个若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那就有点难搞了,搞不死你也要搞成重伤了。
  “好吧,合作可以,但我必须要回春丹,我咋知道你不是为了回春丹呢?”我问道。
  “我可不像你们国家的人,我对长生不老没有兴趣。况且,目前你也没得选择,欧阳雄可能会跟铁耳合作,他可是有枪的,你在准备一个人对付我们三拨人吗?”
  我看了看张蓬,他点点头说:“行,先这样试试吧,到时候你们负责对付那什么葵花,哦,葵籽,葵……花籽,铁耳我们自己动手。”
  西冈晴子点点头,说道:“正好,正好,我和宫崎葵七十年前的账总是要算的。”
  第一次见小三这么猖狂,还要找正室算账,这西冈晴子可真喜欢算老账。不过那什么宫崎葵老妖婆死不足惜,最好她们同归于尽,我在旁边鼓掌,也没人杀我了。妖夜再牛逼,干得过枪吗,到时候让欧阳青青偷偷给一枪。
  “那就这么定了,晚安!”
  我刚起来准备要走,就被张蓬拉住,“你这就定了?还不知道她们找的是啥呢。”
  “对啊,你们到底找啥?”我问。
  “定情信物。”
  “当我三岁小孩呢,还定情信物。不过我劝你们,不要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你昨晚应该见识了,水中我为王,本王不开心了,把你们全拖水里去喂鱼。还有,我祖传的十八飞星术,你们可惹不起,一星爆你头,二星爆你菊,你就四分五裂,更别提十八飞星了。”我一本正经地忽悠道,我想他们外国人应该吃这一套吧。
  老妖婆却不知道被我哪句话触动,艰难地站起来,盯着我眼珠子都不眨一下,恨意顿起,“十八飞星术,我说这么耳熟呢,你既然知道这个,肯定是江中鹤的后人了,居然还想骗我,说什么你曾祖父1935年就死了。”
  完蛋了,本来想吓唬她,现在反而惹一身骚。“我就问你怕不怕?”
  “怕,怕,但也得杀了你,不然到时候我哪有脸见爱人啊。”
  我看着老妖婆,不想斗嘴了,挥挥手说:“祝你今晚做噩梦嗝屁,拜拜!”
  说完我们就赶紧出来了,老妖婆看我的眼神不对劲儿,我担心她一激动,妖夜小尼姑又要玩肢解了,她刚才甩刀的动作还在我脑中盘旋呢。
  张蓬瞪着我,没好气地说:“就你会找事,吹什么牛逼呢,还十八飞星术,你丫见过吗?现听现卖啊?”

  “无所谓了,反正她都要杀我的,这样或许能吓得她晚上睡不着觉呢?不也赚了吗?”
  “逗逼!”
  走到那被肢解的尸体处,我们还是有点怕的,张蓬用电筒照了照地上,居然没有一丝血迹,他趴在地上仔细闻了闻,“靠,处理得这么干净啊,一点血味都没了,估计警犬都闻不出来!”
  日期:2018-06-26 14:57:42
  我看了看远处铁耳家里,灯是关着的,对于那个不知道是不是宫崎葵的老妖婆,用像刘灵的少女脸皮,我还耿耿于怀,我的小刘,岂容这狗杂种亵渎。
  “咦,咋有股狐狸尿的味道。”张蓬又恢复了猎狗的属性,在地上四处探索着。“越来越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