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7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蓬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行,我会在她棺材里画上安魂咒,这样人家就控制不了她的尸体了。”
  “谢谢……谢谢……”
  “大叔,你好好回去休息下,不然自己累垮了,可就没法照顾你老婆了。”我说道。
  他点点头,擦着眼泪,出门的时候,差点被门槛绊倒。
  远处大海上,一艘渔船缓缓开过来,上面一堆人,应该是铁耳他们吧。张蓬走过来,看着渔船,说道:“小子,你还是离开这里好,如果不需要你了,那么老妖婆第一个就会杀你,从昨晚她的眼神来看,她似乎确信你是杀岛田文夫的人了。”
  “别再婆婆妈妈的了,你和刘灵不走,我是不会走的。如果真是我杀了她那爱人,我还能吓得蛇骨婆屁滚尿流。那么,我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或者说我曾祖父江中鹤有什么牛逼之处,我是不是应该搞清楚,好好发掘下,然后宰了那铁耳呢?”
  “你还真是跟铁耳杠上了。”

  张蓬内心肯定是不希望我离开的,只是昨晚吓坏他了,觉得可能会害死我吧。我看着远处的欧阳青青朝屋里走来,后面保镖抬着欧阳雄,这老东西全身抱着毛毯。
  她走到门前,看到我和张蓬,冷冷问了句:“活过来了?”
  “放心吧,命硬,你们去干嘛了?”我问。
  欧阳青青喝完水,无精打采地说,铁耳可能会一种控灵术,端木百惠将一个木偶人沉入海底,那只秃雕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的,钻入水底,半小时后捡起了那个木偶。
  “半个小时?海雕能潜这么久吗?”我问。老子一身绝活,现在被一只大鸟给抢走了?那我还有什么存在感。
  “如果它早就不是活物,不需要呼吸呢?”张蓬说道,然后又问:“那秃雕钻入水底的时候,铁耳的表情是怎么样的?”

  “他进渔船小屋了。”
  “进小屋了?控灵先得通灵,需要控制者去辨认目标物,不然那秃雕咋知道找什么东西?阴物是无法理解人类思维的。铁耳既然吹牛逼,为啥又要躲起来,如果我没猜错,会控灵术的应该是他老娘。”
  到底是谁,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铁耳没吹牛逼,欧阳青青说道:“铁耳提出要求,先拿到两千万才行,还有……”
  “要你的人?”我问。

  “没错。”欧阳青青点头说道,失落地坐在板凳上。
  “你爹和老妖婆都答应了?”
  “我爹看来是动摇了,端木百惠说要回去问问奶奶,她好像不是特别有兴趣。”
  “他有没有说要杀了江水生这小子?”张蓬问道。
  “提了,不过没人回应他。”
  我虽然现在不是唯一的,但只要我还在,至少多一重保险嘛!

  日期:2018-06-26 11:17:42
  第148章 人皮面具
  张蓬摸了摸下巴的胡茬,皱着眉头,喃喃自语:“这小子到底是要干嘛呢?只是想要钱还赌债吗?”
  “不会是要回春丹,或者是端木百惠找的那个什么锦囊吧?”我提醒道。
  张蓬点点头,拍拍我,说道:“赶紧休息。”
  “干嘛?”
  “蓄精养锐,晚上去偷窥,看他们母子一张床怎么睡。”

  转身就看到刘灵靠在后面瞪着我们,估计她心里在想,身体还没康复,就又开始作了。但她什么都没说,估计知道管不住我。
  张蓬没有马上睡觉,将破袈裟拿出来,百宝箱一般的布袋里,居然还有针线,身体明明很虚弱,直冒虚汗,却在那小心翼翼地缝着破袈裟。
  “破成这样了,能缝好吗?”我问。
  “可以的,我缝衣服很厉害,小时候师傅衣服破了,就是我来缝的。”张蓬说道,他的确像模像样,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其实也会缝,但是没他手工活那么精细。

  “你师傅没老婆吗?”
  “没有,也没听他说起过。”
  我刚要睡着,张蓬又跟我说:“小子,你有时间去跟刘灵聊聊,看看她到底跟淮南王刘安什么关系,为啥要冒着性命去救他的家人出来。还有,她知不知道羕岛下面到底有什么,为啥会沉。”
  “她说曾经在一次爆炸中脑部受过重创,能记的事很少。”

  “不知道她说的真假,但这女人也不像说谎啊。”
  “除了我江水生一张白纸,谁没有点谎话呢?”
  张蓬停下手中动作,看着我问:“啥意思?我连娜莎的事儿都告诉你了。”
  “那次说石心人,你就支支吾吾的。经过这么多次生死的兄弟,有啥不能说的?”
  张蓬看了看我,眨巴了几下眼睛,皱了皱眉头,挠了挠鼻子,又继续缝袈裟,不再说话。这不就是明确告诉我,还有事儿没告诉我吗?一把年纪了,连个谎都不会撒,真是为他着急。

  “早点休息,晚上去看看,那铁耳到底想搞什么名堂,到时候好有准备。”
  我们一觉睡到天黑,张蓬先去一童家里贴了镇尸符,鬼婴也被一童抱在怀里,
  尸体已经散发出腐蚀的味道。一童妈妈还在休息,她爸爸一个人坐在棺材边上抽闷烟,我们说晚点再过来,他却问:“大师,昨晚听你们说,好像我女儿是被铁耳糟蹋的。”
  我原本想说是,却被张蓬抢先了,“没有说啊,你是不是太悲伤了,出现幻听了吧?好好守着妻女,我们正在调查,一定会将邪恶之人正法。”
  出了门我就明白瘦猴的意思了,这男人悲伤过极,万一冒出去找铁耳报仇的想法,那就完蛋了,杀人不是简单的事儿,简直送人头。
  “鬼婴变异了,DNA还能验出来吗?”我问。

  “这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铁耳在海上肯定有藏身之地,丨警丨察来了也抓不到他。到时候反而搭了一童父母的命,法律对付不了,我来对付。”张蓬说道。
  我们这次聪明了,张蓬先烧符在我们全身过了下,说是那老妖婆能闻到人肉味儿。
  然后直接从铁耳家房子边上茅厕攀上二楼,不用担心门开着,后面有人偷袭。我特意看了一眼张蓬说的那间空房子,果然全是渔具。铁耳今儿跟着回来了,那应该就在老妈房间。
  这母子也是奇怪,喜欢用黑色窗帘,不过可能是没拉严实,有个小缝隙可以看到,主要还是里面有灯光。我看着里面,铁耳光着膀子坐在床上,看着被我削断的手指,叼着烟:“这小子死定了。”
  日期:2018-06-26 11:18:12
  “你还是少惹他,这小子不简单,蛇骨婆看到她都怕,我差点没控制住。当年那个横空出世的江中鹤,你就是没见过,也听说过吧,日军特务机构的阴阳师,被他全灭了。这江水生肯定是他的后人,要是也会十八飞星术,那我们死定了。”
  陈月娥正坐在镜子前,不知道在干嘛。说完话,突然拿出一张年轻女人的脸伸给铁耳看,问道:“这张脸可以吗?特意挑一张像刘灵的。”
  草,麻痹的,居然像刘灵,这铁耳狗东西,心眼挺大啊,一时欧阳青青,一时刘灵,老子都不敢这么想,他居然还对我的刘灵玩cosplay。张蓬冲我竖起手指,示意我不要激动。
  铁耳点点头,说道:“行,这个好,那女人太厉害,我控制不了,只能到时候杀了,到时候你可以把她的脸皮贴在欧阳青青脸上,我换着玩。江水生你不用担心,他这么年轻,肯定不是江中鹤,后天出海,我就想法弄死他,看他有没有三头六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