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6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给我过来。什么意思啊?逗我玩呢?”我吼道,可惜没用了,快死的时候,没力气占便宜,没死成她又不让,左右都是不行咯。“神经病啊你!”
  张蓬呢?我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这小子不会死了吧,我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双腿发软,扑倒在地,抬起头的时候,这小子杵着一根竹竿虚弱地靠在门上,脸色寡白。
  “老子还没死呢,就开始下跪啊?”他有气无力地说,看来脑子还没坏。
  “你没死啊,我还以为你死了。”
  “就是没力气。”

  我觉得肚子有点饿,咬着牙爬起来,走到外面一看,刘灵端着几个馒头放在桌子上,还有点咸菜和稀饭。
  “欧阳青青他们呢?”我问。
  “出海去了。”刘灵回道。
  “出海?”
  “嗯。”

  “铁耳带去的?”
  “是。”
  这就是她说话的风格,能一个字就绝对不会两个字,我以为经过昨晚动情的一刻,会有所改变呢,看来我太天真了,狗脾气是改不了的。
  我没好气地说:“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吗?非要我死了,你才会好好说话啊?”
  “哪次不是你找死?”她回道,语气平静,没有打我耳光时的愤怒。
  “你……”我气得差点要吐血,看来她昨晚絮絮叨叨说我总是这样,就是指我总是找死了?我认识她才几天,加一起也不到两个月吧,中间她还消失二十天,这就胡乱下结论啊!我在当归村的时候,可一直是怕死的角色,现在我也怕死,只是很多事过不了良心这一关而已。
  “你别气饱了,吃不下饭,先吃点吧!”张蓬说着,摸了摸我的背,“还在啊?我还以为以毒攻毒有用呢。”
  他一说我想起来了,连忙摸了下,果然如此,依然好好的,龟壳少年这个名声怕是这辈子丢不了。这玩意咋这么顽固呢,不过要是没它,估计我昨晚就死了。

  “被这么多巨毒海蛇咬个稀巴烂,还没用啊?”我将手伸给张蓬看,这家伙自己怕蛇,让我去干蛇骨婆,我比他的伤口多十倍还不止。
  “别恶心我!”张蓬推开我的手,看都不看,“你身上的血液那可是千年蛇龟血混合种,搞不好还有那万年水太岁汁儿,总之你的血液太复杂。这些蛇虽然是世界上最毒的品种,但是,品种和年份都是不能比的。”
  日期:2018-06-26 11:16:32
  第147章 控灵术

  “啥意思?还年份,你以为是酒啊,这么多剧毒蛇都不行,那怎样才行?”我问。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治了,我可不想再被蛇咬。
  “不知道,你这又不是什么常见病,谁知道呢?万一中毒超出负荷,你身体扛不住,死了也麻烦。”
  张蓬说话就是这种风格,总说事情有多面性,有阴就有阳,世事变化无常,无法铁嘴直断,跟医生差不多,既可能这样,又可能那样。算了,算了,说半天跟放屁一样,全是废话,不毒说火候不够,太毒又说可能会被毒死,那我到底该怎么办。
  “其实也无所谓了,要是没你这病,我们全得死。你眼前这个女人可是唯一不在乎你后背鳞甲,所以你担心什么呢?”张蓬看着刘灵说。
  我看着刘灵,都能跟自个儿生气,她不在乎我鳞甲,我可在乎会不会克死她。连筷子都不会拿,像抓毛笔一样,大清早的吃什么凉拌豆腐,一块豆腐被她夹成渣渣了,还没到碗里去。
  “瘦猴,你眼神被毒坏了啊,谁说就她一个,还有欧阳青青呢。她又性感,又香,又妩媚。岂是这冰山大雕能比的。”

  刘灵白了我一眼,将整盘豆腐倒进粥里,胡乱搅拌几下,大口大口吃着,这是什么吃法。
  张蓬挠挠头,问道:“刘灵,你怎么看?”
  刘灵擦了擦嘴,冷冷说道:“爱找谁找谁,别找死就行。”
  “看到没有,真爱!那欧阳青青喜欢你吗?说要嫁给你,不也是我了交换你找丹药?你以后准备跟她怎么过日子啊?你一高考落榜生,相当于半个文盲,连驾照都没有,司机都当不了。”
  “别说这个了,都是自己歪歪,我有得选吗?她……她变来变去的,还不是想我帮她找什么葬在极阴地的刘安家人吗?”我指着刘灵说道,她也没否认,也不承认,她说自己是安徽的,肯定是刘家后人,不然这么漂亮的姑娘,要是读个大学,立刻就是校花,高富帅抢着追求她,哪轮到我认识。
  我觉得说这些没意义,便问:“那一童妈妈好了没?”

  “醒了,她被砍伤,身体有些虚弱。”刘灵回道。
  “那就好,那就好,这次被咬成这惨样,也算值得了!”我说完看了看左手上面密密麻麻的小洞,自己都觉得恶心,不知道好了之后会不会有疤。
  吃完饭,刘灵收拾东西,她可很少这么勤快,可见跟我这乐观少年在一起久了,她也活泼不少。
  吃饱后,我觉得精力好多了,走到门口抽烟,看着远处的大海,不知道欧阳青青会不会中招啊,他们都是旱鸭子,出了海,还不是铁耳这老狐狸说得算。
  铁耳估计是担心我要杀他,带着人去证明自己可以有办法潜到水底吧。
  这时候一童的爸爸,提着一包东西上来,看到我们笑容可掬的样子,还真是个老实人啊。

  有时候我都迷糊了,不知道是像他这样的老实人好,还是像铁耳这样的奸诈之徒好,或是像刘灵这样的冷漠。她说我总是这样送死,虽然昨晚将死之时,看着她的确好难过啊,但今天知道自己救了人,还将一童丫头和腹中鬼婴带出来,又让我感到很满足。
  “江大师,您们没事吧?”他特意加您,其实是多余的,听起来很别扭。他估计是没睡好,声音沙哑,黑眼圈很严重,胡子拉渣的,最近他实在经历太多事儿了,这种不幸足以击垮一个普通人,他为了感激我,还要装笑,实在是难为他啊!
  “没事,没事,你老婆也醒了吧。”
  “醒了,在家休息。医生注射了从您血液里提炼出来的血清,蛇毒已经解了。”他说着还在陪笑,将东西提进去,放在桌子上,然后搓了搓手,憋了半天,才开口,“江大师,我……我还有个事儿求您们帮个忙。”
  “大叔,你有事儿就说吧。不用对我们强颜欢笑,礼貌这东西我不在乎的。”我说,因为我看他说求我们的时候,脸上虽然陪笑着,但眼眶已经红润了,像是要哭的样子。
  日期:2018-06-26 11:17:09
  我想早点把女儿下葬,尸体已……已经开始腐烂了。”他说完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哗哗地流下来,他连忙用粗糙的大手擦了擦眼泪和鼻涕,继续笑道:“想……想请您们帮忙做个法事,让她能早点投胎到个好人家。”
  这大男人突然憋了半天,哭了起来,搞得我都有点心酸了,看着瘦猴,他点点头说:“大哥,没事,待会儿我去贴上镇尸符,不会再出事,明天上午就安排下葬。”
  “我……我还是想土葬,她小时候喜欢去后山玩,而且海葬的话,我担心海水将她冲得太远,她还小,没出过远门,可能会怕吧。”男人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