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5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张蓬说:“如果这件事是铁耳老妈搞的,那一童丫头肚子里的小孩,就是铁耳的了?”
  “逻辑没错,但是我没力气了,手好像都肿了。”张蓬说道。
  我摸了摸下面,说道:“我的好像也肿了点,但还有点力气,最后再做点事。”
  “你去吧,反正肿再大你也没机会用了。”
  我拿着大马士革刀,摇摇晃晃地走向铁耳,刘灵跟在我身后问:“你要干嘛,要杀铁耳吗,我去。”
  这个女人真是烦死了,我想偷偷摸摸到铁耳身后,直接抹了他的脖子,结果她在那唧唧歪歪,我两小时后就死的人,可以随便杀人,她跟着凑什么热闹,这里一堆人呢,她想进牢里坐到死吗?
  我转身吼道:“滚!”

  铁耳在盯着西冈晴子跟他老娘的对话,没有注意到我,晚上本来光线也不好,我关了电筒。悄悄摸到铁耳身后,我靠,被他老娘看到了,举起拐杖打我,我一脚将这老妖婆踹在地上,一刀插向铁耳的脖子。
  哐的一声,小尼姑躲在黑夜里,我刚才根本没看到她。村正妖刀将我手中刀击落,她双手抓住刀柄,猛地一扫,大马士革刀还没落地,就被她砍断,然后冰冷的刀锋架在我脖子上。
  不过刘灵也将黑刀架在她脖子上了,冲她吼道:“放开他。”
  铁耳摸了摸脖子,惊恐地看着我,退到一边去了。老妖婆手指一挑,妖夜放开我,“江先生,我知道你不简单,但这长吻海蛇的毒无药可解,更何况你被咬了这么多口,毒液早已攻心,我劝你不要惹事。”
  “他,铁耳,就是将一童绑架的人,我必须要杀了他。”我吼道,大概是急火攻心了,嘴里一股浓液冒出来,我擦了擦,带着浓黄的血,难道真是毒气攻心了?可惜啊,没搞死这家伙。
  “寒月,带走他,或许他体内之气还能撑一会儿。”端木百惠说道。
  刘灵来扶我,被我甩开,“别碰我。
  日期:2018-06-26 11:14:30

  第146章 扔海里去
  铁耳已经跑得不见了,我摇摇晃晃地走到张蓬跟前,一头栽倒在地上。我看了看张蓬,他脸色已经开始慢慢发黑,目光呆滞地看着天空,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娜莎年轻时,那阳光明媚的笑容。
  我看着眼前的刘灵,好想摸摸她那张无比娇嫩的美脸啊,可惜那些傻逼蛇咬得我双手都是洞。
  天空中飞机盘旋,我有气无力地看着刘灵,她揉了揉眼睛。
  “你哭了吗?你到底喜欢我吗?喜欢我什么啊?一见钟情啊?……”我笑着问了好多问题。
  “傻逼,我眼睛好像看不见了。”张蓬说道。
  “看不见了好,娜莎就会永远在你心里。”
  欧阳青青指挥着飞机降落,飞机还没停稳呢,她就大喊大叫的,“动作快点啊,没吃饭吗!”

  说完她走到我跟前蹲下,竟然哭得稀里哗啦的,不停抹眼泪,“谁让们你这么好心,我求你都不肯,救一个不相干的人,没本事逞什么能,现在把自己搞死了吧?”
  这是怎么搞的,我江水生一个农村小青年,从前在村里连漂亮妹子都没见过呢,竟然让两大美妞,在我面前哭,早知道我就装死,讨个便宜占占了。
  “可惜了,亏大发了……”我叹道,张蓬已经不接我的话了,陷入昏迷。
  当我的眼睛也迷糊起来,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我感觉到后背的鳞甲将我顶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难道我断气之后,鳞甲就会掉吗?这病太他妈缺德了吧,人死了再掉有什么用。

  两个医护人员过来抬着我的身体,抬头的人估计是碰到鳞甲,被割了一下,连忙松开手,我的上半身重重摔在地上。
  “没用的家伙,滚开!”欧阳青青推开那人,刘灵戴上手套,然后抬起我。
  我突然想到什么问题,“刘灵,刘灵……”
  “你说,我在……”
  “把我扔海里去,快点。”
  这丫头还挺聪明,丝毫没有怀疑我,直接让人抬我到海里去,但是那些医护人员可就不干了,扔海里去什么名堂。

  “欧阳小姐,我们才是专业医生,对死者要负责,扔海里去干嘛?”有个医生说道。
  日期:2018-06-26 11:15:54
  哪来这么多废话,你能治好长吻海蛇的咬伤吗?”欧阳青青吼道,这女人泼起来的时候,还是有点白富美的样子。
  “不……不能确定,但是……”
  “但是你妈啊,去海里啊!”欧阳青青骂道。

  “青青,记住了,如果我能有好转,马上抽我的血,救张蓬,还有……还有一童的妈妈。”
  “知道了,你闭嘴!”
  有钱人都这么嚣张吗?我倒是闭嘴了,因为感觉嘴唇肿得说不出话来,都是麻木的。但是这些蠢货,我的意思是说将我从崖边扔到海里去,而不是绕路到沙滩慢慢放到海里去,等他们下山,再抬到海边,要搞到什么时候。
  当我终于被放进海水的时候,我发现不对劲,后背鳞甲不停扇动,自个儿在那玩着,我根本没指挥。我就像条鱼一样在海水里像抽风一条乱弹,身体根本不由我控制。海水钻进我的伤口里,嘴里,已经感觉不到是痛还是咸苦了。不一会儿我就窜里海边。
  “找条小船来,用绳子绑着他的手,别待会儿找不到人了。”欧阳青青的话,我能听到。

  我嘴里不停地狂吐,除了意识还算清醒,其他啥都控制不了,这种感觉真不好,一不小心就钻到海底,整张脸在沙里擦着,鼻子嘴都进了沙子。但我能做么,只能等着傻逼鳞甲胡乱折腾我。
  幸好这时候有人跳下水,用绳子套住了我的手,不然待会儿弹到海中间去了,还救不了张蓬他们。我知道这人是刘灵,她身上散发出的香味虽然很淡,但三米之内我就是能闻到。
  “水生,一定要坚持下去!”她说道,温柔的气息喷在我脸上,受宠若惊啊,我在心里回道:好。
  我还想问她,不死的话能让我啵儿一下吗?可惜我开不了口。

  “青青姑娘,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男人惊恐地问。
  “不知道,也不许说出去,否则炒你鱿鱼。”
  “哦……放心放心。”
  我猜现在有一堆人在那看着我在水里扑腾,跟海洋馆里看动物表演一样,就差没鼓掌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扑腾累了,我觉得全身乏力,好想睡觉,整个人沉进水里,海水好像一点都不咸了,还有点微甜呢,好像断头峡的水味啊,这是幻觉吗?

  好像被人拖着拉上去。
  “有效果,有效果,哈哈,太神奇了,你看他消肿了不少,脸色在慢慢恢
  复。”不知道哪个傻逼在这种悲伤的时刻居然哈哈大笑,他可能是难以抑制自己的惊讶之情。
  “笑个屁啊,赶紧检查下,还有人要救呢。”欧阳青青吼道。
  之后的事儿我就不记得了,太困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亮。刘灵趴在边上睡着了,其他的一个人都没有,特别安静。

  我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被蛇咬的小洞已经结痂了,应该没有蛇毒了吧。我摸了摸刘灵的头,还没摸三秒钟,她头一扭躲过,站起来冷冷看着我,又是这种冰冷傻愣的眼神,一句话都没说,一声不吭的出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