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4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老妇人。”
  “是啊,我亲手剁的,你跟她很熟吗?她是你老母吗?”我没好气地说,都差点被搞死了,不杀她留着叫奶奶啊!
  “她在我们家乡是很有名的老妖,蛇群守护人,司职蛇五右卫门,被困在这里几十年,回不了家乡,你是用什么东西杀她的?”端木百惠很是惊讶地看着我问。

  “诺,一把普通的小刀,你不服啊,你没看到我们被咬成什么样了?”我吼道,全身痛得要死,这死百惠还在跟我逼逼个不停。
  “先出去再说。”张蓬拍着我肩膀,百惠阿姨伸出手非要看我的刀,我就递给她了,她皱着眉头说:“这把刀肯定杀不了蛇骨婆。”说完她还闻了闻刀。
  “你千万别舔,那上面全是毒蛇血。”我好心提醒道。
  端木百惠大妈看着我,眼神怪异,难不成这什么蛇骨婆是个很牛逼的妖怪不成。我就是被那些蛇咬得特别痛,痛麻木了,一点都不怕了,其他的很简单啊,按着她的狗头,跟砍木桩一样容易。
  张蓬一出洞就栽进水里,痛得嗷嗷叫,我跳进水里想扶他,我草,海水钻进蛇咬的伤口里,像刀不停戳着伤口一样痛,痛感密集剧烈,估计是因为海水有盐的原因。张蓬都站不起来了,他擦了擦鼻孔里冒出的血丝。
  “小子,我……我快死了。”
  “我比你咬得还厉害,不信你看。”我伸出手,用电筒照给他看,左手咬得最吓人,有黄色的浓液从细孔里不断冒出来,我自己看着都恶心。

  日期:2018-06-26 11:13:14
  第145章 将死之人
  “你是龟壳少年,我没你强壮,这次真是连累你了。”他有气无力地说着。
  “别耽误时间,赶紧上去,我还没跟刘灵道别呢,听说毒性发作会全身麻痹,到时候连一句再见都说不出来。”我催促道。
  这时候一童的爸爸在岸上,跟着的还有几个村里人,我将他老婆女儿还有那婴儿递给他,其他人都不敢接,他只能自己默默地慢慢接上去,咬着牙使力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家伙要是早拉着老婆,我们就没事了,我吼道:“你他妈一个大男人干嘛去了?老婆到处乱跑也不管,害死我们了。”

  “我……我们分头找的,我去山上了。”他声音都带着哭腔,他老婆也被蛇咬了,这男人够惨的,一家三代人,都没了。
  刘灵从黑暗中冒出来,一把推开男人,跳进水里,我连忙关掉手电筒,生怕她看见伤口。
  “你被海蛇咬了?”她问。
  “没事,没事,你先上去。”我忽悠道
  她伸手要扶我,吓得我连忙后退,将手在藏在后面,“你扶张蓬,他手是好的。”

  百惠阿姨将两个木偶人放在洞口,长发封住了洞口,她不停盘弄着长发,居然盘出一个造型怪异的有点类似八卦图的玩意儿。
  “看看你伤口。”她站在那不动,张蓬自个儿艰难地向上爬去。
  “看个毛线啊,上去!”我吼道。
  “是啊,刘灵,先上去再说,别站在这,那洞里还有好多怪东西呢。”张蓬有气无力地说。

  我不管她,抓着草皮,慢慢往上爬,尖草叶子刺进伤口里,有股钻心地痛,刘灵冲上来要扶我,被我一脚踹下水,冲她吼道:“你他妈有病啊?跟你说了,不用扶。”刚骂完就遭了报应,没抓紧,自己也跟着滑落水里。
  欧阳青青站在岸上,扶着额头在打电话,“姜医生吗,你半小时内赶到东洲岛的渔村,用直升机,带医疗设备来,被长吻海蛇咬了。”
  张蓬上了岸,拉着我上去,我们躺在草坪上,呼吸急促,刘灵全身湿漉漉的走到我边上,“你回去换个衣服,时间还来得及,海边风大,我会等着你。”我对她笑着说。
  她哪管这些,拿着电筒看着我的手,我想也没必要藏了,没地方藏,免得她来拉,蛇毒沾到她身上。刘灵盯着伤口,带着怨恨的眼神看着我,坐在地上,杵着刀的手越来越用力,气得发抖的样子,低头悲伤地呢喃着:“你总是这样……总是这样……”
  “啥意思……什么总是这样?”我不解,拿着电筒照着她的脸,笑着问:“你哭了?”
  她扭过头看着大海,也不知道哭没哭,不过不重要,我知道她伤心了,还挺开心的。曾经我以为自己死的时候,尸体会烂在小木屋里,没人知道,最后长出蛆,随着时间腐朽,成为一堆白骨。
  “小刘,不要悲伤,其实,我把你当哥们来看……”
  “pia”的一巴掌,她下手这么狠?我都快要死了。什么情况,她自己跟个冰雕一样,我这么说也没错啊,洗澡不让看,抱不让抱,亲不让亲,凭啥打我?
  “瘦猴,我脸上没被咬吧。”我连忙问。

  “没事,你不用担心,她皮肤没破,毒液应该进不去。你应该担心蛋蛋有没有被咬。”张蓬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不用担心了,我很明确的告诉你,被咬得很惨。”
  我说完又看着刘灵,“小刘,我还是要说,把你当哥们来看,你不要再去冒那种无意义的风险了,放下手中的刀,找个好男人,好好过日子,一个姑娘家,打打杀杀的干嘛?比男人还凶……”
  日期:2018-06-26 11:14:06
  “pia……pia……”又被这傻逼女人打了两巴掌,但是,一点都不痛,感觉还有点爽,死前唯一的慰籍。

  我到现在还有点莫名其妙,她为哈好像对我特别在乎呢,总是在有危险的时候,毫无顾忌地冲过来。刚刚还说什么总是这样,估计是我跟她某个死去的男朋友很像吧。
  张蓬见我被扇两耳光,在草地上笑个不停,他艰难地掏出手机,拨通了娜莎的电话,说道:“我被蛇咬了……嗯……还有不到三小时……放心,你好好活着,我在那一直等你。”说完他就挂了,这么简单?
  我还以为等死是很害怕的事儿,会吓得瑟瑟发抖呢,结果除了刘灵生气打人,也没什么可怕的嘛!看张蓬悲惨的笑容,似乎还有点解脱的样子。欧阳青青在那不停打着电话联系,估计是在考虑要不要把我们送到医院,直升机来回估计也要一个多小时了,到时候恐怕也来不及了。
  端木百惠走到西冈晴子跟前,轻声说:“江水生杀了蛇骨婆。”
  “蛇骨婆?”老妖婆看着我,有些难以置信,虽然蛇骨婆肯定不如那大妖蛇厉害,但她们应该也知道那妖蛇也不是我宰的嘛,是李冰大师的山河正法。
  老妖婆看着躲在一边的铁耳母子,走过去,拿着电筒照着那铁耳老娘仔细看着,问道:“你到底是谁?怎么可能控制蛇骨婆,她可是我爱人降服的。”
  “我叫陈月娥,周蒲人,不懂你说的什么法术。
  “你年轻时认识岛田文夫吗?”西冈晴子逼问道。

  “不认识。”铁耳老娘斩钉截铁地说。
  难道这两个老妖婆互相认识?那个岛田文夫很牛逼吗?居然能将这么多日本鬼怪带到这里来,是什么做到的?还不知道那洞里有啥呢。
  陈一童的爸爸,抱着老婆和女儿,哭声凄惨,很少听到一个男人哭成这样,除了村里人在那安慰,没人理他们,我们这些外地人,都各自有目的,更没人在乎他妻女的死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