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倒霉的时候,幸好遇见他》
第7节

作者: 小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想做什么?”江兮再问。

  “来看看你究竟要野到什么时候才回来,说吧,去哪了。”盛江来忽然换了副态度,语气严肃的问。
  他四叔可是早就让人把她送回来了,然而他找过来,居然还等了这么久才见到她。
  “是不是我去买衣服这样的私事也要跟你汇报?”江兮皱眉,她不明白,怎么能遇到那么多喜欢对她指手画脚的人。
  盛江来再度上下打量她,心底豁然明朗。
  一个白色信封递给江兮,江兮迟迟不接,浑身上下都是排斥。
  盛江来又将信封往她跟前递了递,江兮索性后退两步,依然皱紧着眉头。
  “给你送今晚的酬劳,杨胡九给的。知道我过来,托我带给你的。”他话落,打开了信封,一沓红色现金给她露了个头。随后又装回信封,再看江兮:“杨胡九的钱,不拿白不拿,给!”
  江兮全身警惕松懈:“真是杨老板给的报酬?”
  “要不要?”盛江来直问。

  江兮立马接过信封,信封的厚度令她内心小雀跃了下,脸上表情也好看了不少。
  “谢谢,没别的事,我回去休息了。”
  江兮扭头就走,盛江来一愣,立马眼巴巴的跟了几步:“这就走了?就这样?”
  江兮头也没回,径直进了宿舍大楼。
  盛嘉年今天提前了十分钟到办公室,他需要处理一点私事。
  办公桌上依然放好了他每天都喝的黑咖啡,桌面资料也已经重新整理好,并且按照类别做了归归置。
  盛嘉年坐下时,喝了口咖啡,紧跟着将面前紧急文件往桌前推开,开了电脑。
  而此时,办公室门被敲响,几乎同时一道窈窕身影走了进来。她将手上文件摆在盛嘉年办公桌上,桌上的文件,她每天都会按照轻重缓急排列好,整齐放在总裁处理顺手的距离。

  此刻在她放下文件时,快速看了眼最前方的紧急文件被盛总推开了,这说明总裁此刻不想处理工作。
  “盛总,需要我帮忙吗?”谢秘书问。
  她是谢晚晴,盛嘉年这些年来身边唯一一个女性工作者。因曾经在盛嘉年危急时救过他而被重点培养,出于这样的原因,谢晚晴偶尔也照顾到盛嘉年生活中,每次出差更是陪伴左右。集团上下早就将谢晚晴当“总裁夫人”看待,可见她在集团、在盛嘉年身边的稳固地位。
  盛嘉年刚想搜索的动作,生生打住:“不用,你去忙吧。”
  谢晚晴得体的笑了下,却站着没动。
  盛嘉年等了好大会儿,抬眼:“有事?”
  谢晚晴略有迟疑,便开口道:“不算有事吧,只是……作为您的高级秘书,我很担心昨晚您接触的那名女子有别的目的。盛总,我知道是我多虑了,但还是要提醒您,现在那样的小姑娘很多,她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接近有地位权势的男士。盛总,以您在云都的地位,我想昨晚出现的女子,不会那么简单。”
  真正简单的女子,就不会制造机会认识盛总。
  盛嘉年眸光寒亮,他没抬眼,只是落在桌面上已经被分成了六七个分类的文件。
  谢晚晴敏感的感觉到盛总的低气压,她当即小声再道:“盛总,晚晴很担心您。担心昨晚出现的女子,她动机不纯。”
  “这些谁告诉你的?”盛嘉年终于抬眼看她,语气冷漠。
  “昨晚我就已经与杨总公司人事部取得联系,查证后得知杨总公司并没有那名女子。盛总,我担心这是杨总公司布的一个局。以前类似的时间并不少,盛总……”
  “这事我自己会考虑,你先出去吧。”盛嘉年沉声道。

  谢晚晴还想再说,但看盛总明显抵触的表情,只能离开。
  谢晚晴回了助理办公室,距离上班还有五分钟时,李扶洲才拎着公文包进来。
  谢晚晴当即问:“李助,昨晚出现在盛总身边的女人是什么来历,你查清楚了吗?”
  李扶洲愣了下:“我并没接到盛总这样的指示。”
  话落李扶洲坐回自己的工位,谢晚晴脸色难看:“那些处心积虑接近盛总的女人,你作为他的左右手为什么不谨慎对待?万一那女人是商业间谍呢?”
  李扶洲抬眼,回想江兮那张无害的脸,笑道:“看起来不像,晚晴,你以为的狐狸精,更像只小白兔。”
  谢晚晴对李扶洲的回应和态度很不满,真是小白兔能去盛总家过夜?
  “我不相信那种场合里出现的女人,能有多单纯,不是商业间谍,也是妄想攀高枝的外围女。”
  李扶洲闻言,抬眼看了谢晚晴两眼,想说什么又压了回去。
  “盛总上午的会议马上要开始了,我去准备下。”李扶洲借故离开办公室。
  盛嘉年开会期间,盛江来来了公司,谢晚晴接待时提到昨晚酒会的事。
  盛江来听完,笑了句:“谢秘书多虑了,你说的那位处心积虑的小姐,是我的女伴,我带去的。还有,我亲自送她回的家,又何来留宿盛总家一事?”
  谢晚晴当下吃惊:没在盛总家过夜?
  “昨晚李助亲口说的,是他送盛总和那位小姐一起回的麓山别墅,盛少,是您记错了吧?”

  盛江来耸肩,“如果李特助真往麓山别墅送了一位小姐,那一定不是酒会上那位,这点我用我盛家孙少爷的身份跟你保证。”
  谢晚晴脸色稍稍缓和,岔笑了下:“或许是李助在跟我开玩笑。”
  盛江来看着谢晚晴,他也知道他四叔对谢晚晴特殊。
  但这几年,他四叔也仅仅只是特殊照顾,并没有往情感迈一步。盛江来想多提一句,又怕惹恼他四叔,索性不多那个嘴。
  盛江来沉默,谢晚晴忙缓和气氛岔开话问:“盛少已经回国,许家还不知道吧?”

  盛江来挑眉:“昨晚已经公开露面,今天全世界都知道了。”
  “呵呵也是,不久就要喝到盛少的喜酒,真是件令人开心的大喜事。”谢晚晴笑着回应。
  盛江来提及婚事,满心烦躁:“我四叔先立业,而我却要先成家,对一个有事业抱负的男人来说,这并不是件值得庆贺的事。”
  谢晚晴瞬间感觉自己说错了话,客气了几句回办公室。
  谢晚晴认识许诺,两个人是能约着去逛街聊天的关系,所以盛江来昨晚酒会的情况,谢晚晴第一时间告知许诺责无旁贷。
  而许诺,此刻正在房间哭呢。

  未婚夫回国,对许家一直瞒着行程,并且公开露面参加酒会时,还带了个女伴。再听谢晚晴一通添油加醋,许诺心都慌了。
  她的身份已经被许家知道,如果和盛家的婚事再有变,她不敢想象自己今后会面临什么样的人生。
  许诺担心婚约有变,许家同样有这样的疑虑。
  所以这当天就让许诺把盛江来请家里来吃饭,顺道探探盛家和他的打算,能就近挑个日子把婚订了最好。
  许诺给盛江来打了电话,约的中餐。
  然而许家准备一大桌子丰盛的午餐,等到下午两点,那边盛江来才悠悠的来了个电话,理由是刚回国,正倒时差,现在才起床。午餐赶不上,晚上过来。

  许家上下心都吊在半空中,半句闲话没有,立马又让厨房赶紧准备晚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