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主醉酒讲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系列》
第24节

作者: 庄主醉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天早晨,我还没睡醒,朦胧中见伯父进来了,姑姑把我叫醒,饭桌上全不见往日的窝头咸菜,而是一大盆冒着热气的肉,孩子们一拥而上,争抢着吃肉,真香啊!我听见伯父说:`这条狗可真忠啊!我用镐头狠狠地砸它的头,它就躺在那里冲我哀鸣,不躲也不跑,也不过来咬我,任我砸它,直到头骨被砸碎了,血流了一地,还低低地冲我叫着,用眼睛看着我。`听到这话,我脑子嗡的一下,才知道我吃的是那条狗,不禁鼻子发酸,心中难过,但那年月,肚子太亏,难过归难过,仍然埋头吃肉,过了一阵就不去想了。

  转眼30年过去,我已是一所医科大学的主治医师了。动物室的饲养员对我说:`我这里有公丨安丨局没收的狗,你喜欢就抱一条吧!`一开笼门,六七条小狗又叫又闹地扑上来,我抱起冲在最前面的一条,它全身黄白,样子很机灵,我一手抱起它,另一手拿出吃剩的包子喂它,小狗饿急了,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就这样,我抱养了这条小狗。
  由于生下来不久就离开了父母,又几次辗转于人手,小狗特别珍惜家的感觉,从不淘气,外出时,总用眼睛瞟着我们,生怕我们丢下它不管,但有时小狗过于依赖我们,被独自关在屋里时,总是大叫,求我们带上它。我唯恐干扰了邻居,有 点恼火。一次,全家人刚下楼,它又大喊起来,我真的发火了,顺手抄起电线,向它打去,一下,两下,第三下我便住手了,因为它既不跑也不躲,而是四脚朝天,任凭我抽打,一面痛苦地叫着,一面恳求地看着我,我扔下电线,抱起小狗,掀起它的被毛,心疼地看看皮肤是否破了,当我确信没伤着小狗时,才把它放下,一边抚摸着它的头,一边轻声安慰它,小狗见我原谅了它,十分欢喜,忘掉了身上的痛楚,使劲摇着尾巴,不断舔我的手,我轻轻把它放在褥垫上,又抚摸了它一会,才走出家门,小狗这次变乖了,没再喊叫。

  攸地,耳边响起了另一条狗凄惨悲苍的叫声,叫声中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对生命的渴望、对疼痛的颤栗、对主人的信任与疑惑。此时,它的主人,一个结实的中年汉子,正抡着沉重的镐头猛砸它的头,它是一条大狗,本可以一跃而起,夺路而逃,或是扑向主人奋起反抗,但它始终没动,任凭主人摧残,在它简单而执着的头脑里,始终不相信自己多年的忠心耿耿换来的却是主人对它生命的剥夺,在镐头的重击下,它拚命坚持着,用凄惨的呻*和哀伤的目光提醒着,乞求主人的同情,然而,它的主人毫不理会,终于,它的头骨被砸碎了,脑浆流了出来,它高亢的叫声变成了低低的哭泣,它最后的目光里饱含着对生命的渴望,对主人的眷恋,它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两小时后,我们回到家中,小狗乐得发狂,又跑又跳,又扑又亲,还叼起我女儿的一个小娃娃玩了起来,玩累了,就依偎在我身边睡着了,在睡梦中,它不时地努努嘴,蹬蹬腿,一定是在做着天真的狗梦,我轻轻地抚摸着它的小爪儿,在人世间,大家都认为孤儿可怜,其实小狗何尝不是孤儿呢?它没有父母和兄弟姐妹,没人疼它,它流落到人世,毫无自卫能力,任何人都可以把它置于死地,然而,它对生命的热爱和对幸福的渴望程度一点也不少于人类,不论它落在谁手,主人如何待它便决定了它一生的命运,我们的爱心为什么不能分给它一点点,让它快乐地生活呢?

  小狗在我家一天天成长,变高了,变胖了,皮毛闪闪发亮,我女儿给它取名叫`真真`,`真真`真的成了我家的一员,我和妻子的狗儿子,我女儿的狗弟弟。
  九八年,跨进阔别十几年的伯父家,我不禁惊呆了,这是一间低矮、阴暗、破旧得无法形容的小土屋,炕上炕下,墙上梁上全是土,没一件象样的家具,到处是蜘蛛网,伯父蹲在矮墙上,吃力地刨着土,他瘦弱不堪,满身满脸都是土,已经认不出我了,在我说出和他的关系后,他微微一笑,就恢复了木呆的表情。苦难的日子已把他折磨麻木了。
  走过小院,触景生情,我仿佛又听到了那条老狗痛苦的呻*,仿佛看见了它那绝望而恳求的表情。在家里,它的地位低得不能再低,主人高兴了,给它一口残羹剩饭,不高兴便饿上一天,但它仍心满意足。寒冬腊月,主人不准它进屋,它便睡在冰凉的黄土上,但它仍能安然入睡。多年来,它唯一的愿望就是从始至终地跟随主人,看家护院,然而,连这样可怜的愿望也不能实现,主人仅仅为了它身上不多的皮肉,对它下毒手了,在镐头的呼啸声中,它没有躲闪反抗,而是不断乞求着,它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它不相信主人会真的杀死它,将死之即,它用留恋的眼神望着主人,把痛苦和委屈留给了自己,把忠诚和肉体留给了主人,我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它对主人也没有一丝的怨恨和愤怒。

  然而,上天却愤怒了。
  几十年来,伯父越过越穷,失去了县里的工作,搞个戏班子又赔得一塌糊涂。儿子40几岁才娶上媳妇,女儿患严重精神病,他本人得了癌症,难道这真是老天的报复吗?
  出差回来,我常到动物室,一位医生从农村买回一批狗,准备做实验,每天喂一个窝头,狗根本吃不饱,起行坐卧都在一平米范围内,拴得离我最近的一条狼狗跟我熟悉起来,我每次去,它都立起身子,高抬前爪,摇着尾巴欢迎我,我每次带包子,地瓜之类的喂它,还经常解开链子,带它跑跑,它总是蹲在我面前,亲昵地把头埋在我怀里,或者张开大嘴,把我的手轻轻含住,我不知这些狗的主人是谁,我不明白,明明知道跟随自己多年的家犬将被手术,最后处死,怎么忍心卖掉呢?难道那几百元钱就那么重要吗?

  我和狼狗的友情日益加深。每天我到来前半小时,狼狗就兴奋不安,侧耳聆听我的脚步声,在我推门的瞬间,它一跃而起,张开双臂,象拥抱多年未见的亲人一样。 
  一个晚上,我接到饲养员的电话,她告诉我明天那条狼狗就要上手术台了。我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此时此刻,在我的眼里,它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实验动物,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生灵,不能让它死,一定要救下它!我决心已下,一早就去找那位医生谈,愿意出高价买下它,那位医生被我的诚意感动,由此,这条狗的命运便出现了转机。 

  以后的两个月,我把狼狗暂放在一个朋友的暖房仓库里,每天下班去喂它,遛它,狼狗在我的精心饲养下,很快就长了二十来斤。
  然而,做为一名医生,我没有精力长期照顾它,何况家里还有一条小狗。经过一段考察,终于为它找到了一个可靠的归宿:妻子一个亲戚家里的狼狗病死了,全家人很悲痛,还想养一条,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他们有了这样的经历,一定会善待这条狗的。 
  送狗那天,我先给狗洗了个澡,又买了些熟肉让它饱饱地吃了一顿,领着它慢慢地向约定地点走去,当我把狗绳交给新主人的一刹那,泪水充满了我的双眼,狼狗也似乎明白了这一切,不住地叫着,一步一回头地离去了。
  望着狼狗远去的背影,我心中感慨万分,人们总以为人类是世界上最尊贵,最聪明的,应该主宰整个世界,其实,这个世界也属于所有的动物。动物和人类一样,也是父母生养,也是血肉之躯,知道冷暖,饥饿和痛苦,它们虽然头脑简单,但它们心地善良,感情丰富,它们有权幸福地活在这世上,当它们落入人手时,渴望着被善待。人们啊!当你们充满爱心地关怀自己和家人时,请不要虐待、虐杀那些可爱的生灵!

  日期:2018-07-05 12:56:34

  庄主醉酒讲述真实灵异故事之九十五
  学校闹鬼
  这个故事是昨天下午刚听一个年轻老师讲的,我还专门过去拍了一张学校的照片,今天整理出来给大家看。其实光看照片是看不出什么异常的。
  听这个年轻老师讲,他们学校经常在夜里闹动静。学校每天晚上都安排一位男老师值班,晚上就在学校里睡觉。他说刚开始每天晚上十点半左右会听见楼道内有声音,好像是两根钢管相碰撞发出来的声音,就是“当”的一声,很清脆。然后就没有动静了,再等到夜里一点半左右,再响一次。每天夜里都是这样,很有规律的。当时他说快要被吓个半死,整栋楼只有一个人在那里值班,外面黑洞洞的,楼道里也黑漆漆的,的确很恐怖啊。而且不止他一个人说,其他老师值过夜班的第二天都神情紧张地低声讨论夜里的响声。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响声消失了,接着就好像每天夜里有人扔石头打门一样,敲门的声音很响,大半夜里可吓死人了。

  再往后一段时间,不敲门了,但是更恐怖的事来了。夜里好像有人推门开门,门缝很紧,那个门磨地板的声音很响。可是出去看看旁边的教室,门都好好的锁着。
  最近的时候,半夜里开始听见有人在教室里拉桌子的声音,哗啦哗啦哗啦,声音嘈杂。
  唉,这位年轻老师每次去值夜班都要把老婆孩子开车带过去一起值夜班,不然大半夜的太恐怖了!
  他说他们学校有个老教师,好像懂一点。这个老教师烧了两包纸钱,还拿着一根桃木枝满楼里到处抽打,嘴里还念念有词的。弄完了,就给那些老师们说:好了,我把那些脏东西赶走了,没事了。
  结果,那些老师值夜班的时候就真的没有什么吓人的动静了,反而那个老教师值夜班的时候,那动静可闹得特别凶,这回那个老教师就没咒念了,每次值班也是胆战心惊…
  这个故事有点恐怖,更有点幽默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