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3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内心的焦灼在最后几秒钟被折磨到了极致,我看着时间即将停止,突然,屏幕刷动了,我看着5535号料子的价格变动了,一千一百万,虽然刷新了一百万,但是还是刷新了,我内心狂放的松了口一口气。
  花花的目标是陈发,我不知道为什么,这里这么多人,这么多商铺财团,他为什么就是要找陈发的麻烦,一定要宰他?
  陈发确实是个大目标,但是目标越大越不好下手,所以这个时候,我对于花花的目的有点怀疑。
  或许花花也只是传达某个人的目标而已,背后的人是他的父亲老刘,一切计划都是这个老刘计划的。
  私人恩怨?
  我心里无法推测,也不想去推测,我现在只想把这块料子给炒起来,然后让陈发把料子买走,我利用他跟瑞丽人之间的竞争关系,想把这块料子炒起来不难。
  我继续竞价,写了一千五百万的价格,继续给陈发一个假象,让他认为我在偷鸡,果然,我报的价格刚刚刷新,就被陈发的广东玉石协会给压下来了,他只是标了一千六百万,广东人就是在炒作价格,跟揭阳人一样。
  我之前听说在去年公盘的第一天的暗标开标有人独得300多份能做手镯料的标的,随后几天内有大约四人以高价投入约50亿元中标,但最后也没有正式成交导致流拍。
  当时业内的人就有人分析这可能是一些国内囤货较多的玉商,希望以这种方式将公盘上的低价原石拦截在境外,而报出这些离谱的价格又能对翡翠上游价格进行一番新炒作,方便他们在国内出货。
  从这几天公盘的形式来看,我觉得不单单是缅甸人自己在炒作,还有广东人也在炒作,这个陈发就是其中一个人。
  我看着价格,直接飞升到两千万欧,我要给他继续制造偷鸡的假象,但是我报的价格还没有停留十秒钟,新的价格又刷下来了。
  我看着价格,三千万,我有点惊讶,对方都还没有看料子,为什么就肯定要跟我竞价?对于他们炒作价格的嫌疑,我可以确定了。
  这个时候吴海走了过来,他说:“邵先生,我看你还是放弃吧。。。”
  我笑了笑,我说:“不拼一拼,怎么知道自己有多大潜力。”

  我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在盘算,三千万的价格已经不少了,如果我一定要飞到四千万,万一对方放手了,那我就完了,虽然我可以不付钱,将料子流拍,但是我同样会上黑名单,在未来十年我都没有资格在来公盘了,这对我的未来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三千万。。。
  虽然离我的目标还差一千万,但是我必须见好就收,我本来以为花花会在公盘之外宰肥羊,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在公盘进上直接宰肥羊。
  我本来就不是靠宰肥羊赚钱的,我都是被他们逼的,花花用我妈妈的安全来要挟我,我才答应的,上了这条船就下不了。。。

  我看着价格刷新的时间一点点在消失,这个时候,我看到陈发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一个助理,来到吴海的面前,说:“后生仔,还来偷鸡?斗不过我们广东人就来这一套,我看不起你们啊,今年的标王也没你们瑞丽人的份了,我真替周家公感到悲哀,你们一代不如一代啊,真不如我们广东人啊!”
  我看着他说话的样子是极为惋惜的样子,但是我听不懂,我看着吴海,他的面色也有点不好,他说:“陈先生,炒作可耻。。。”
  对方一听,就立马拉下来脸,生气的说:“我哋广东人大把钱,我陈发买嘅绒全部都畀钱,同你冇咩好讲嘅,睇下边个可以有本事攞下今年嘅标王啦,老周要去了,我就畀佢送个大礼,畀佢死唔眼闭呀。”
  陈发脾气很大,一边说,还一边指指点点的,虽然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我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双方有点剑拔弩张的,气氛很冰冷,我看得出来吴海脸色很难看。。。
  突然,在这个时候,屏幕上的价格确定了,我们都抬头看着屏幕,5535号原石被陈发给买走了,这个时候陈发冷冷的看着吴海,说:“标王系我哋广东人嘅。。。”
  他一边说一边戳着吴海的胸口,很嚣张,吴海也只是看着,并没有还手,而是看着他从自己身边走过。。。
  我看着陈发的背影,觉得这个人跟表面上看的一点都不一样,他看上去很稳重,但是脾气非常大,而且很嚣张,什么事都要争第一的感觉,像吴海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跟他斗,我也觉得害怕,对方的气场太强了。

  吴海解开西装扣,我问:“他说什么?”
  吴海笑了笑,说:“没什么,是两个协会之间的矛盾,不管邵先生你的事,对于你的问题,我很抱歉,没能帮到你。”
  我笑了笑,我说:“没关系。。。”
  吴海点了点头,就有点尴尬的离开了,我看着吴海的背影,觉得他很失落,有种不甘心的感觉,确实,虽然我不知道陈发说了什么,但是我知道肯定是侮辱性的言语,吴海也是个年轻人,也是血气方刚,被人指着胸口侮辱,肯定很愤怒的,但是他没有办法还击,因为陈发有的是钱,在这里,你别说什么权势,地位啊,那些都是虚的,这里只讲钱,有钱,你才有话语权,没钱,你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马玲站在我身边,说:“三千万欧,我草,你能分多少?”
  “五五分,但是,我感觉这笔钱是带血的钱,拿了会有麻烦。。。”我说。
  马玲拍了一下我的胸口,说:“你怕啊?你不要给我啊。”
  我摇了摇头,我说:“这笔钱不干净,我不会拿的,你也别想拿。。。”
  我说完,就看到了坤桑跟光哥回来了,两个人很高兴,光哥说:“邵飞,两块料子都已经取出来了,我也通知五爷了,他让我们结束了就尽快回去,把料子给切了,稳定住马帮的人心。”
  日期:2017-07-22 18: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