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3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海说:“邵先生,来,我带你看,这块料子就是今年最被人看好的料子,他已经经历过几次公盘了,但是直到今天都没有人把这块料子带走,上次我们协会的会长跟广东协会的会长在公盘上商量过,如果这块料子还没有人买,今年我们就争一争。”
  吴海拉着我到了一块原石的陈列区,我看着料子,有点惊讶,这块料子真的很大,而且价格也贵的吓人居然达到了八千万欧,我草,这个价格何止是贵,简直就是抢钱啊。
  底价八千万,就算八千万拿走 ,也需要一点六亿的总体价格,这谁能买的起?
  吴海看着我的样子,就笑了笑,说:“这块8000万欧元底价的大石头,摩西沙场口,原石重达1吨多,这块料子最早出现在四年前仰光公盘上,那时候还没有搬到内比都,当时1188公斤,底价800万欧元,这块料子当时在场口出土购买成本在4000万人民币,是缅甸三位最有实力的赌石高手所得。”
  我听着,就有点惊讶, 我说:“才四年,就翻了十倍?”
  吴海点了点头,说:“是的,业内人士说这是几十年都没过的宝贝了,缅甸政府公盘也认为这是缅甸公盘从上世纪60年代后政府开展拍卖会以来从没有遇到过的好料子,当时消息不经而走,赌石家们分分从西面八方蜂拥而至,先睹为快,有意者一天几次,围着大石头转悠,打灯细看,水动手摸,到了聚精会神,废寝忘食,如痴如醉的地步,然而,七天下来,无论是最能相玉看赌石的云南行家里手,还是最有实力的揭阳阵营,不论是凝聚力最强的平洲、四会军团,还是最具风险的北京、南京、上海帮。。。。。。都无一敢对这块大玉下注问津,至使大玉流标。”

  我听着觉得很有意思,我问:“为什么呢?既然是好料子,为什么没有人敢拿下呢?”
  吴海笑了笑,说:“这是缅甸饥饿营销的开始,内地人都知道,所以就算知道他是一个宝贝,但是就是不买,一方面是抗议,另一方面是真的买不起,因为太贵了,不过这块料子到了去年,大玉在春季拍卖会上再次流标,,缅甸人说我们没有眼光、没有实力、更没有魄力,我们也无所谓,但是货主急了,那三位老板倾其所有还贷了一千多万人民币的高利贷,如果压着再不出手,别说是石头本身,就连自己生家性命都要搭进去,这其中一个老板是华侨,跟瑞丽玉石协会的会长私交不错,所以我们会长就江湖救急,答应了对付,如果还卖不掉,今年就把这块料子买下来。”

  我听着觉得不可思议,我说:“这个时候买,岂不是太亏了?八千万欧,翻了十倍啊。。。”
  吴海笑了笑,说:“我们会长说,就是他现在是一亿欧元拿下,这块料子我们还是赚的。”
  我看着料子,确实很好,但是一亿欧元,我不敢买,真的,就算我有一亿欧元我也不会赌这块料子的,实在是风险太大了,妈的,这要是输了,得有多少人跳楼啊。
  但是我看着料子的皮壳,又很心动,钟乳石的皮壳,这是最经典的摩西沙老坑玻璃种表现,如果是满料的话,这得出多少老坑玻璃种的镯子啊,对的,一亿拿下不亏。

  对于瑞丽协会会长,我心里有点向往,他的眼光很好,也很重情义,我就问:“吴先生,为什么这次只有你来,而不是你们协会的会长呢?而且,我看你们的团队人也很少啊, 相比于广东那边的人。。。”
  “很不幸,我们会长脑梗塞,在公盘之前就住进了重症室,协会的人基本上都在等着老爷子咽气准备后事,所以,就派了我做代表过来。”吴海说。
  我听了就觉得有点惊讶,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种事,但是我想那些协会的人不来,并不是因为等着办后事,而是为了分权利夺资产吧。
  不过这也不关我的事,我说:“吴先生,昨天的事。。。”
  “噢,邵先生,放心,我会帮你的,现在我们出去吧。”吴海说。
  我听了就放心了,随后,我们就出去了,这个陈列室的料子再好,在贵跟我也没有关系,我这辈子估计是没有能力在这个陈列室赌石了。。。
  我带吴海来到5535号原石堆放的区域,我指着这块料子,他看了一眼,说:“跟照片上的差不多,邵先生,你对原石看来很有了解啊,不知道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就职呢?”
  我听了,就笑着说:“不用了,我自己有开夜总会,不方便在到你们公司工作了。”

  “呵呵,我懂,邵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相玉师这个职业呢?在云南有很多对原石有研究的人,都称为相玉师,现在只是换了个名称而已,被叫做顾问,我想问邵先生有没有兴趣做我们公司的原石顾问呢?”
  我听了有点惊讶,不得不说这个吴海是有点眼光的,知道我厉害,所以就想招揽我,但是可惜,我并没有当什么顾问的意思,我说:“吴先生,我并没有什么真的大本事,靠运气而已,所以多谢吴先生了。”
  我委婉的拒绝了吴海,他也没有强求,说:“嗯,那我们开始吧,邵先生,我昨天想了很久,如果以我门公司的名义竞拍,广东人一定会出手的,所以我想,还是以你的名义竞拍,你钱不够,我可以帮你垫付,到时候你还上就可以了。”
  我听了之后,觉得吴海这个人很聪明,在商业上他是很有头脑的,在竞争上也很厉害,而且并没有被女人迷昏头,当然这是在没有小咪的情况下,如果小咪在场的话,估计他会照着昨天商量好的去做,所以我可以确定吴海这个人的性格是,只妥协于自己在乎的人,这种人要是爱对了,会幸福,但是可惜,他爱错了。。。

  我说:“好的,我现在就去投标。。。”
  我说完就去写标书,我并不害怕因为是我自己投标广东人陈发就不跟标,昨天他误以为我是吴海的手下,所以跟我竞争,现在我跟吴海走的这么近,广东人一定有眼线的,所以只要我出手,广东人就会动手的。
  我要利用的,只是瑞丽人跟广东人的矛盾而已,我填写了标书,投放之后,看到屏幕上出现5535的竞标价格,一千万,我直接写了一千万,这是我能力范围的,如果广东人不跟,那我也没办法,这个苦果只有我自己吃下去了。
  投标公布之后,我在等着价格变动,现在的心情,跟之前的心情完全相反,之前我想着哭着求着自己的标价不要动,但是现在我是哭着求着价格快点动。
  但是很焦心,我看着价格一直停在一千万没有变动,心里有点无奈,难道是广东人没有注意我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的计划就破产了,我连最后一天都没得玩了,而且,还留了一块假原石在手里。。。
  我有点惶惶不安的等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那种感觉十分煎熬,十秒,五秒。。。
  我皱起了眉头,看着时间停留在三秒钟,我顿时感觉到绝望,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直接让吴海来买,至少,这块料子不会砸到我手里。。。

  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渴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