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2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奎一把将人丢在水池里,我看着他不停的翻滚,过了一会,赵奎又把他拉上来,赵奎问:“服气不服气?啊,想死是不是?”
  他立马点头,一副惊恐的样子,赵奎突然看着我,说:“袜子在嘴里,妈的,难怪不说话呢。。。”
  我笑了笑,说:“我不是皮条客,以后出门注意了,别看到个女人都以为是出来卖的,我们都是良民,懂了吗?”
  “我懂,我懂。。。”
  人就是这样,没遇到事的时候,都以为自己是他妈上天的宠儿,牛逼哄哄的,但是遇到事了才知道,在坏人手里,你他妈连条狗都不如,想怎么搞你就怎么搞你。

  我打开了门,走了出去,赵奎跟张奇四处看了一眼,然后去开电梯,我们下了楼,看到大厅里有不少保安往楼上跑,知道他们应该叫了人了,但是我们也不在乎,上了车就走。
  车子开到了空旷的马路上,风吹着很舒服,路灯关了一半,空旷之下带着黑暗,那种原始空旷的感觉让人觉得自己像是幽灵。
  “停车。。。”
  小咪说了一句,赵奎把车停下,小咪下了车,朝着黑暗的旷野里走去,两个人担心的看了一眼,我没有说话,下了车,最了上去。
  我说:“你疯了。。。”

  小咪张开双手走,分吹的她的长发飘起来,我追过去,拉着她,我问:“你想干什么?”
  “感受一些黑暗死亡的气息,我很想死,以前是被折磨的,现在是被羞辱的,我发现我越来越没有勇气活下去了。”
  我听着小咪的话,感受到她内心的绝望与希望,我知道,这两种矛盾折磨的她死去活来。。。。
  黑夜里,风吹着她的头发,她的表情如痴如醉,但是却带着痛苦,被两个男人深深的折磨着。

  这两个男人对他都是一种极端,田光把他当做母狗一样,随意的支配她,让他跟谁睡她就得跟谁,对于她的折磨,让她生不如死。
  吴海的突然出现,像是一朵纯洁的小花一样,在她屈辱的人生里,开了一朵小花,然而,她很痛苦,因为她深深的知道自己是不干净的,让这纯洁蒙了尘土,她不敢去接受那个人,因为她害怕,害怕伤害,也怕被伤害。
  小咪并没有坏到骨子里,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是一个坏女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被逼的,所以她不想去伤害别人。
  眼泪在黑色的夜光里留下来,泛着微光,我伸手擦掉那晶莹的泪珠,小咪睁开眼看着我,眼神里带着怨恨。
  她也开始恨我了,我感觉的到,但是她的怨恨带着一丝复杂的感情,因为我并没有像田光那样恶毒的对待她,又不像吴海那样纯洁,所以,她对我的感情更加的复杂。
  突然,她疯了一样亲吻我,那湿热的吻像是黑夜里的清凉袭上心头,然而不但没有让我感觉到丝丝寒凉,反而越发的火热,空旷的大地上,只有微弱的路灯,在这之下,她有点疯狂。
  索取式的吻,从嘴唇到脖子,慢慢的往我的胸膛,她像是疯了一样,想要找到某个爆发释放自己复杂情感的东西,她慢慢的蹲下来,开始那疯狂。。。

  我抬着头,看着天空,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她,不知道拒绝那就只好接受,我闭上眼睛,任由她发狂式的掠夺,在情感上,我是不接受的,但是在身体上,我又充满了享受,那种感觉很矛盾,让我五味杂陈。。。
  时间禁止在某一刻,当风再次出来之后,身上的汗冷了一半,我看着小咪,她神经质一样看着远处,说:“我想跟吴海谈恋爱。。。”
  我点了点头,心里很复杂,她跟我这么搞,还要跟吴海谈恋爱,真很讽刺。
  突然,她看着我,说:“不要揭穿我,永远都不要,答应我。”
  我看着小咪,她的表情真挚而复杂,我叹了口气,心里酸酸的,她捧着我的脸,说:“无论如何,在我人生最初的某个时刻,我最爱的都是你,然而你根本就不爱我,你比田光强一点,那就是给我自由,所以,就让我自由吧。”
  我笑了一下,我说:“光哥那边我会说的,不要活在仇恨里。”
  我很想小咪放下跟田光的一切,如果他跟吴海好了的话,那么她很有可能会跟田光结束一切,这是我甘愿看到的,如果真的能这样,我也一定会劝服田光的。

  “是的,不应该活在仇恨离,我应该放下了,为了我爱的人牺牲一切不值得,我也应该追求爱我的人了。。。”
  小咪的话很有深意,她是要放下吗?但是我的内心总感觉不那么简单,我真的希望,她能够放下一切。
  上车,大家都在沉默,我们回到宾馆,十几个人要挤在三间房间内,显得很拥挤。
  我拿着啤酒,站在窗口,看着天上的月亮,我现在有很多麻烦,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成功。

  田光走了过来,跟我碰了一下,说:“我们兄弟两很难有这种时候。。。”
  我笑了笑,确实如此,这种感觉很奇妙,我说:“这种穷地方不适合我们。”
  田光点了点头,说:“跟小咪出去做什么了?”
  我看着田光,有点无奈,他不是喜欢过问我私事的事,看到我的眼神,他就说:“只是无聊问问,这里,太无聊了,就算是我,也很难在这里过几天。。。”
  我笑了笑,我说:“去见吴海了,我看的出来,吴海喜欢小咪。”
  我说完就真挚的看着田光,他皱起了眉头,说:“那又怎么样?”

  他的语气很无所谓,我说:“你有没有想过,放小咪一条生路,让她找属于她自己的幸福吧。”
  田光笑了起来,说:“邵飞,她是我的工具,你明白吗?工具,她就不配拥有幸福。”
  田光的话,让我显得有点绝望,我说:“光哥,我们其实不用靠女人的,何必要。。。”
  田光伸手打住,说:“不要说了,早点休息吧,准备明天的公盘,还有,我们兄弟之间不要谈论女人,永远都不要。”
  他说完就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有点无奈,我喝了一口酒,田光似乎对于小咪有一种憎恨,这种憎恨带着鄙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定要拴住小咪,没有意思,没有理由,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漂亮的女人到处都有,何必一定要拴着小咪呢?
  人的感情是最复杂的,我到底该怎么样,才能劝服田光呢?
  早上,我被广东人的吵闹声叫醒,他们起的很早,五点钟就起来了,三三两两的前往餐厅吃饭,每次关门声都让我从睡梦中被吵醒,我起床之后,到了餐厅跟他们汇合。

  吃了早饭,大家没有任何交流,之前的兴奋与激情已经被时间与炎热给消磨掉了,或许,只有到了公盘上,我们才能奔放起来。
  我们坐车千万交易大厅,我们口袋里的钱,也就够今天买一块石头了,剩下的时间,我们只能羡慕的看着别人玩了。
  车子到了交易大厅,我们下了车,其他人都在等,才早上七点多,太阳就热的要死,我们快速的进入交易大厅,里面早就坐满了人。
  “今天放昨天的暗标,我们的石头不知道能不能拿下。”坤桑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