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主醉酒讲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系列》
第14节

作者: 庄主醉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鲤鱼似乎快没有力气,原本深邃的眼神变得有点暗淡无光,随着一个神龙摆尾,鲤鱼脑袋也开始发生变化,一寸寸的变成龙的头,鲤鱼一直都在不停的翻滚,似乎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当整个鱼头变成龙头后,“吼”化成龙的鲤鱼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咆哮。然后就几乎停止摆动了,眼神彻底的暗淡下来,几乎都要闭上眼睛了,庞大的身躯,闪耀着金黄色的鳞片,给人一股厚重的气息。
  老人以为已经化龙成功了,可看着这龙又觉得有点不对劲,想了好一会儿,一拍大腿,少了龙角啊,怪不得和传说中的不一样。这鲤鱼似乎已经没有能力长出龙角来了,“唉,可惜了,”老人在树上还惋惜了一句。

  闪电依然不停的落在鲤鱼的身上,可是鲤鱼已经一动不动了,全身鲜血淋淋的,透漏出一股悲愤之意。这时候雨终于停了,不一会儿雷声和闪电也消失了,天空又变成了一片黑暗,只剩下虫鸣声。
  “也不知道那鲤鱼是不是死了,就差最后一步了啊!”老人心里久久不能平息。
  第二天天刚亮,老人就下树了,准备原路返回家,
  刚走了一段路,老人就看到前面的树叶上面躺着一条水桶大的鲤鱼,吓了一大跳,仔细一看,这鲤鱼全身是伤,嘴巴微微蠕动。
  “难道昨晚的闪电把湖里其他鱼也给电着了?有的鱼跳到了岸上?”老人压根没想到昨晚那鲤鱼还能活下去。
  望着这条要死的鲤鱼,老人其实很想给杀了填肚子的,沉默了好久,老人觉得这鲤鱼长那么大也不容易,自己不也在逃命吗?朝不保夕的。
  “唉,同是天涯沦落人啊,”说完老人就走过去把鲤鱼抱了起来,然后到湖边给轻轻放到了水里。
  鲤鱼进入水中似乎恢复了一丝力气,深深的看了老人一眼就慢慢的游走了。

  老人回去后继续躲避着,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终于新中国成立了,老人才把悬着的心放下,而对于救了一条鲤鱼的事也忘的干干净净了。
  1958年,中国粮食严重短缺,很多人都吃了上顿没有下顿,饥荒四起,老人家里也不例外,有天早晨,老人竟然在水缸里发现有一条几斤大的草鱼,饿的受不了的一家人没想那么多就直接宰来吃了,可第二天又发现有一条鱼,好奇之下还是先宰来吃了。
  在没有食物的环境下,家里莫名其妙的每天有条鱼,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老人一家谁也不敢对外说,偷偷的每天晚上给吃了,就这样一家人坚持到了两年以后。
  直到有天晚上,老人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个金袍老者。
  “恩人,我要离开了,感谢你当初的救命之恩,幸得你相救,我才能得到升天。今天特来感谢辞别。”说完不等老人回过神来,老者就化为一条金龙飞走了。
  这时候老人醒来才想起来,曾经救过一条鲤鱼,那条鲤鱼竟然就是化龙的那条,这体型差距太大了吧。
  至此,老人一家和和睦睦,无病无灾,直到老人一百岁了,临终前才说出这个故事,最后他说,他又梦到那条鲤鱼了,化身为龙来告诉他,叫他准备好,要来接他过去了。
  日期:2018-06-29 07:42:49
  庄主醉酒讲述真实灵异故事之六十四
  天上行人
  这个故事是奶奶遇到的:那是在六十年代的时候,奶奶还年轻,有天她在地里干活,当时也不知怎么的那天整片天空灰蒙蒙的,天上居然下着沙子,突然,奶奶听到地里有人喊:“快看天上!”她抬头一看,顿时又惊又奇,天上居然有个人在走!那人穿着青色长衫,留着短发,看样子是个四十多岁的男的,在半空中往南走去,过了将近十多分钟,才消失在人们的视野当中,直到现在,奶奶也没弄清楚那是个人还是神……

  日期:2018-06-29 09:34:29
  据传,在西藏的一些修行境界很高的喇嘛活佛的确可以凌波微步腾空飞起。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毕竟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
  日期:2018-06-29 10:05:34
  庄主醉酒讲述真实灵异故事之六十四
  嚎叫声
  这个故事是我在徐州遇到的:我工作的附近有所破旧的小学,已经荒废很多年了。一天晚上我下班回去,路过那所小学,突然听到空荡荡的教学楼里传来一阵小孩子的嚎叫声,非常凄厉,当时我很奇怪,这群小学不是荒废了吗,怎么还会有小孩子的声音,当晚月亮很亮,我抬头向教学楼看去,就只见六楼的一间教室窗口上浮现出好多小孩的人脸,都是惨白惨白的,我吓得撒腿就跑,一直跑到家。后来我向住在公司周围的同事打听,原来那所小学以前着过一次大火,六楼有间教室的学生被困在火里活活烧死了……

  日期:2018-06-29 10:10:05

  庄主曰:火场烧死的人很凄惨,据有知情人透露,他们中的很多人死后还是被困在逝世的地方,不知道如何突破这种局限,这种局限其实就是生前的观念和思想的限制,只要有人帮助点化,就可以把他们解脱出来,但是一般人看到都会害怕。
  日期:2018-06-29 11:02:38
  庄主醉酒讲述真实灵异故事之六十五
  这个故事是听一个远房的表哥讲的,他那时候是在野外勘察矿藏的工作。
  众所周知,狼的本性是凶残的。在人们心目中,似乎形成了不可改变的观念。而我所经历的一件事,却使我改变了对狼本性的看法。
  那是1964年10月,我们云南省队的一支汽车测量普查小分队,在滇西北地区普查找矿。工作车是田一台曼斯——63汽车改装的,车厢为封闭式,测量仪器固定装在车内,接收器放在车厢顶上。我们小分队一共8个人:1名司机,3名技术人员,4名武装警卫战士,他们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支手枪。

  10月中旬的一天旱晨,我们离开了纳西族聚集的秀美的小城丽江,依依惜别了巍峨壮丽的玉龙雪山,经石鼓镇向西北方向的维西傈僳族自治县所在地——保和镇进发,完成我们普查任务的最后一站,然后返回昆明冬训。出发前,一应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一道去维西。
  过石鼓镇以后,我们沿着金沙江上游向西北方向前进。10点多钟,我们到了小镇巨甸,稍事休息后继续向正西进发。路上积雪越来越厚,尽管我们工作车的车轮较宽、花纹也大,并有前加力,但仍然不时打滑。下午2点多钟,面对路面上半尺厚的积雪,汽生终干无能为力,喘着粗气,车轮飞转,就是不能前进。但也绝不能后退,控制不住就有滑下山崖的危险。我们的人,目括纳西族老乡,一齐下来推车,并找些干树枝打眼,汽生艰难地一步步前进。

  正在这时,我们几乎同的发现,在我们车后200米的路上,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是牛群?不像;是狼?颜色不对。北方的狼大多是灰褐色的,怎么发黄呢?我们正惊疑、猜测,纳西族老乡急喊“上克(去),上克,赶紧上车克,这是一群饿狼。”我们不禁大惊失色,急慌慌爬上车,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前后加力,车还是在原地空转,真急死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