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9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谢!”苏巧沁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动作很豪迈,反正萧晋是知道了为啥她那么容易喝醉了。
  “在那十几年里,他除了给我寄钱之外,从来都没有管过我,也没有去看过我,虽然后来再见之后,我能感觉到他已经不恨我了,可毕竟我们分开了十几年,彼此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亲情可言,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尴尬。”
  又喝一大口酒,她接着说道:“后来,我干脆放假都出去打工,有两年甚至过年都没有回来,再之后,我研究生毕业,他让我去他的公司工作,我进了设计部,却从来都没有参与过一次设计,反倒常常被他带着出差、开会……”
  说着,她又想喝酒,发现杯子空了,索性自己拿过酒瓶满满的倒上,喝过之后才红着眼眶继续道:“我知道他那样是在培养我,是想弥补对我的亏欠,可是……那个时候的我不懂事,我就是恨他,故意不听他的,还经常气他。

  有时候,他会被我气的在办公室里砸东西,却从来都没跟我瞪过眼。当时我的心里还非常的快意,只觉得是他欠我的,活该!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昏倒了,我才知道,他……他得了癌症,而且还是晚期……”
  萧晋不是变态,没有喜欢看女人哭的嗜好,但他却发现了一件非常蛋疼的事情,那就是:自从他不再跟女人只保持纯粹的金钱利益关系之后,就经常能看到女人哭。
  别的不说,光是今天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就有三个女人在他面前落了泪,苏巧沁就是第三个。
  这女人很奇葩,哭的时候喝酒特别凶,一开始还是一大口一大口的喝,眼泪一出来,就变成了整杯整杯的喝,给萧晋拿来的那瓶桂花酒,萧晋连半杯都还没干完呢,她眨眼的功夫已经整下去大半瓶了。
  酒的度数虽然不高,但也架不住她这么喝,再加上她的酒量本来就不好,所以萧晋眼睁睁的看着她从一个伤心的美人变成一个伤心的醉鬼。

  “萧……萧晋,我是不是很笨?”苏巧沁已经趴在桌子上,脸枕着手臂,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手里的杯子看,“不但亲手害死了妈妈,还亲手葬送了与爸爸和解的最后机会。
  有的时候,我就想,为什么像我这种一无是处、只会给人带来失望的人能好好的活着,而我的爸爸妈妈却早早的就失去健康呢?难道这就是祸害活千年的意思吗?”
  萧晋笑了一声,伸手把她手里的杯子拿走。
  “你干嘛?我还要喝呢!”苏巧沁开始撒娇。
  萧晋撇撇嘴:“喝你妹!平日里看见我就会脸红的家伙都开始给我讲冷笑话了,再让你喝下去,估计老子今晚有可能就要清白不保啦!”
  苏巧沁嘻嘻的笑,漂亮的眼睛弯的像月牙一样:“这就是我喜欢喝酒的原因,因为只有在喝了酒之后,我才不会紧张害怕。”
  萧晋无语的叹了口气,扯起她的胳膊,说:“本来今天还想跟你说点正事呢,现在看样子是说不成了,走吧!我送你回家。”
  “不用,”苏巧沁抽回胳膊,说,“你有事就说,我清醒着呢!”

  萧晋看着她的眼睛:“我要说的事关你父亲留下的公司,你确定要在这种情况下跟我谈?”
  苏巧沁眨巴眨巴眼,忽然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问:“你不会是……想要我爸爸留下的公司吧?!”
  萧晋一愣,然后便啼笑皆非的摇了摇头,说:“没想到你喝醉了反倒比清醒的时候聪明,还真是个奇葩啊!”
  喝醉了的苏巧沁脸皮厚度也见涨,闻言竟然嘿嘿一笑,说:“对啊对啊!以后你就该让我多喝点酒,那样我才不会总是干蠢事。”
  “嗯,然后不知道哪天就被陌生男人给睡了,是吗?”
  “讨厌!你就不会保护人家么?”
  “老子又不是你的保镖,为什么要保护你?”
  “那……那你要怎样才肯保护我?要不……我先让你睡,好不好?”
  萧晋的心脏不争气的狠狠跳动了一下,纠结再三,还是压下了下半身的蠢蠢欲动,正色道:“说正事儿,我想买下你的公司,如果你愿意卖的话,价钱好商量。”
  苏巧沁又眨了眨眼,问:“我的公司都快破产了,你买它做什么?”
  “它就算已经破产了,框架什么的还在,都比我重新再创办一家要方便得多。另外,我主要看重的是你。”萧晋说,“简单来讲,就是我需要一家建筑公司,也需要你在这家建筑公司里负责设计。”
  苏巧沁的表情茫然了片刻,忽然就羞涩起来,弱弱的问:“为……为什么?”
  “因为我很欣赏你的设计天赋和才华呀!”
  苏巧沁娇躯一僵,眼睛里就流露出浓浓的失望,高高的嘟起嘴,赌气一般地说道:“只是因为这个啊!那我不卖。”
  萧晋满头黑线:“那要怎样你才肯卖?”

  “我……”苏巧沁猛然直起上身,却只说了一个字就又爬回桌子上,幽幽地道:“反、反正不卖就是不卖!”
  明明是在跟一个比自己大好几岁的人说话,萧晋却觉得像在哄孩子一样,各种无语。
  “不卖也行,我出钱投资入股,你占大头,公司还是你的,这总行了吧?!”
  苏巧沁半天没回答,再开口时却问了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你的那四个女人都……都还好吗?”

  “挺好的呀!”萧晋一脸的莫名其妙,“你问这个做什么?”
  苏巧沁又问:“她们还是不介意彼此的存在么?”
  萧晋失笑道:“距离上次我跟你说起她们还不到一个星期,她们的心境就算会改变,也不至于这么快吧?!我说,你问这些到底是想干吗?”
  苏巧沁沉默了一会儿,迟疑道:“我……我就是想知道,假如你又有了一个新的女人,她们的反应会不会很激烈?你又会不会因为她们的反对而放弃那个女人?”
  这话一出来,萧晋就算是再傻也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一时间呆在那里,惊讶的半天都没回话。
  很明显,苏巧沁这等于是在说她完全不介意当他的第五个女人,而且还自动的把自己放在了最卑微的位置,别说像一般的小三小四那样争取上位了,竟然连平起平坐的资格都不要,这……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这是二十一世纪,不是封建古代,连周沛芹、梁玉香那样视男人为天的女人,也只是把委屈埋在心里不说罢了,而苏巧沁却明明白白的表示了甘愿做小,简直比赵彩云还要豁的出去,即便是放到古代,也算是比较少见了。
  最最关键的是,萧晋能够感觉的出来,苏巧沁对自己是有好感的,但仅此而已,绝对还没到爱的程度。
  仅仅只是因为一点喜欢,就甘愿做一个男人的第五个女人,除了心理变态,萧晋想不出其他任何可以解释的理由来。
  他甚至觉得,如果苏巧沁之前被姚平安或者顾家祥侵犯成功,也一定会在痛苦之后很快就认命。
  因为,她太孤独了。
  看着女人充满了希冀和忐忑的双眸,他心里不可避免的生出了浓浓的怜惜之意——一个女人得缺爱缺到什么样的地步,才会将自己看的比尘埃还要渺小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