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76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丨警丨察看着他顿了两秒轻点了下头,低头写着,“然后呢?”
  “然后她还手了,用眉剪剌的我。”
  丨警丨察简单的询问了下当时的刘远明过程,途中老太太C`ha 了两次嘴,那丨警丨察是无语了,呵斥了她,她才不再吭声。
  “你说的和艾依说的基本一致,就是你说艾依拿了家里的财物这件事……”
  “两万多块的现金和四五万块的首饰呢!”老太太再度C`ha 嘴。
  那丨警丨察表情非常无语,“老太太,我没问你话,能听我先把话完么?”
  老太太憋了憋,别开头,那丨警丨察这才又说:“是这样的,你们说艾依拿了家里的现金和首饰,但是艾依说她没拿,对于这个问题……”

  “怎么可能!”老太太再度没憋住的叫了起来,不仅叫了,一听我没拿钱,人都站了起来,抬手就指着我嚷,“你个小**,还不承认!不是你拿的鬼拿的啊!”
  “老太太!老太太!”丨警丨察握着笔的手直往笔录本上戳,声音沉了下来。
  “妈,你先回去吧,三姨他们在这就行。”刘远明忽然说。
  “你撵我?!”老太太不敢置信的看向刘远明。
  刘远明也看着他,眼底是难见强硬。
  两人就这样对望了几秒,刘远明三姨忽的站起来,就去拉着老太太的手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这里有他们,让老太太先休息下。

  那个一直傲娇又跋扈的老太太才出病房门就哇的一下哭出来,一边骂儿子白养了,一边骂我……
  刘远明原本就不是很好的脸色越发难看,很深的疲态。
  “去把门关起来下。”刘远明对他侄子说。
  他侄子点了点头,连忙就去关门,然后刘远明又看向我,“东西你没拿?”

  我喉咙有些紧涩,没吭声,点了点头。
  “没拿那它自己翅膀飞了?”他声音很平静,听不出喜怒。
  “……”怎么回?说东西一直就在柜子里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做贼心虚的缘故,反正我觉得现在不管我说什么,好像都不太对。
  到是那做笔录的丨警丨察看向刘远明就问:“你们自己有没有好好找找?”
  “好好找找?”刘远明视线挪想丨警丨察,随即笑了,“你的意思是我们诬赖她?”
  那丨警丨察没吭声,转头看我,张律师也看向我。

  在这样的视线中,我指尖微攥,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的吐出三个字,“我没拿。”
  “呵……”他笑,带了嘲讽的味道,根本不信。
  是啊,怎么信呢?因为事实就是我拿了,只是又放回去了。
  这时候张律师说话了,“刘先生,你说我委托人拿了你东西,有什么证……”
  “算了。”张律师话没说完,刘远明就打断他,然后看着我顿了两秒说:“艾依,现在只要你回来,以后也不再提离婚的事,你剌伤我还有那些东西,我都可以不追究。”

  “……”今天的刘远明太诡异,不仅没骂我,居然做出这样的让步……至少对他来说,是让步吧!
  张律师和两丨警丨察都看向我,张律师的眉微蹙了起来,我顿了一秒摇头,“东西我是没拿,剌伤你也是你先打我,不管你追不追究,这个婚我是一定要离的。”
  刘远明再度笑了,看我的目光开始变,少了平静,多了一丝凶狠,“你以为和我离婚就真能分到我一半的钱?你以为就你会请律师?”
  我憋住,张律师就说:“刘先生,这种事情不是你说了算的,如果你不愿意协商,那么我会替我的委托人上述,你的家暴行为对我的委托人不仅造成了身体上的伤害,也造成了相当大的津神伤害,作为过错方,这种案子法院……”
  “你行了吧你!”刘远明转头就对张律师吼出声,“老子就喜欢打官司怎么了?我就看你们什么时候能赢!赢了什么时候能拿到钱!”
  “……”刘远明这句话我是明白过点什么,不外乎就跟我耗上了。

  张律师的脸色也变得难看,“刘先生,法院判决生效的话,如果恶意履行判决,到时候我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
  刘远明不以为意的将视线从张律师身上挪到我身上,“我再问你一次,是不是还要离?”
  我指尖攥得更紧,因为心底忽然升起的那丝惧意,我还是怕他的吧,但就算再怕,我也不会回头的。
  “是!”我回得声音有些大,不知道是想给自己壮大还是想告诉他我的决心。

  刘远明再度笑了,和边上的丨警丨察就说要告我家骗婚,还要告我谋财害命。
  我刚想开口说他凭什么说我家骗婚,凭什么说我谋财害命,张律师已经先我一步发声,说我和他不仅办过酒席,而且还有结婚证,一起生活四年,属于事实婚姻,哪里来的骗婚,那三万六完全就是普遍的彩礼行为。
  至于谋财害命的说法就跟不存在了,是他先动的手,我处于本能自我防卫,而且我根本没动家里的财物,到底东西有没有丢失都是他们自己说的,完全没证明,如果我真是要谋财害命,当时我已经击晕了他,完全可以真的杀了他,他根本没机会坐在这里。
  真的是律师就是不一样,特能说,我本来还被刘远明唬得一愣一愣,现在完全不当心了。
  到是那丨警丨察问我既然我没拿东西,那东西去哪了?
  我说东西一直就在放在衣柜的角落,衣服盖着,不过现在到底还在不在,我可不知道。
  我的意思很明显,你们要真想陷害我的话,把东西藏起来那也不是不可能。

  就这个我到底拿没拿家里财物的问题上,我们扯了十几分钟,最后是丨警丨察说去现场看看,我说放的地方到底在哪里。
  老太太根本没走,一直在门外,在刘远明叫他侄子和我们一起去的时候,老太太也要一起去。
  出了医疗大楼,我就忍不住左右张望,担心亚桑,但一直到我坐上车都没见他。
  老太太是坐刘远明侄子的车,我们跟在后面,车子使出医院后我又忍不住回头看了好几眼,直到张律师问我看怎么,我连忙说没什么,就没再敢回头看了。
  医院到旅馆,也就十多分钟的路,结果可想而知,我轻易就从衣柜考边角的地方找出了亚桑帮我放回去的首饰盒。

  我看到首饰盒的时候,内心是无比的庆幸,庆幸我听了他的话,要不真得被刘远明他们反咬一口。
  虽然事情不可能真弄到谋财害命那么严重,但是这个行为很可能会对离婚时候财产分割很不利。
  老太太是整个人都懵了,顿了两秒不敢置信的从我手上躲过首饰盒就打开,然后看着里面的东西一遍一遍的说不可能啊,怎么可能,他们都找过的!
  回到医院的时候,刘远明的病房多了两个人,穿着制服,其中一个我知道,是黄庆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