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1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那个之前跟吴海斗价的那个中年人,很讲究的中年人,脸面非常干净,眼神很锐利,他不跟如海斗,估计有他的原因,毕竟,我不相信他不敢,而是,我觉得他的目标应该是今年的标王,只是让他心甘情愿出巨资拿下的料子还没有出现而已。
  我不管他们了,不管这里如何斗,都跟我没有关系,我写了三分标书,五百万,八百万,还有一千万的,我把标书投进了标箱里,剩下的事情,就看老天爷帮不帮我了。
  我投标之后,我说:“一千万欧买两顿多的料子,我觉得是划算的,但是就看老天买不买账了,我们还有三千万预算,因为买一块料子一千万需要交一千万的税,剩下的钱,也就是一块料子,料块料子的事,今天是第一天,放出来一千七百块,我觉得我没有玩的意思了,要不要等明天在来看看?”
  “我草,妈的,五千万欧在这里都买不到三块料子?太他妈的贵了吧?那么我们还不如到外面赌呢,干嘛来公盘呢?”马玲不爽的说。

  我说:“公盘上有的是料子,你要么有钱大杀四方,要么有眼里能捡漏,拼的是运气跟魄力,在外面赌,你运气好了,上亿见顶了,但是在公盘上,你才能赌出来十亿八亿的料子,当然了,你付出的也多。”
  田光点了点头,说:“公盘是暴富的最好的地方,赌赢一块料子就等于我们在外面赌赢了所有料子的总和,所以,这个几率我愿意赌。”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一块料子就能定终身了,只要好料子,我们出去就翻了十倍了,这个差价,是别的地方没有的,要不然为什么所有的玉石商人都愿意来公盘呢?”坤桑说。
  马玲被说的没脾气,她说:“邵飞,那接下来怎么办啊?就等结果吗?”

  我听着,心里也不甘心,我看着会议厅里的人,都他妈的是广东,福建那边的人,他们都在写标书,散客当然也有,但是都是在忙着拍照,我心里其实是不服气的,凭什么会场被他们给分割了,我们这些散户永远都只能拍照看个稀奇吗?妈的,你们有君子协定,我可没有,我说:“咱们要不要搅一下浑水,这里明标的料子都是极好的,妈的,高于五倍的价格买,出去都能赚,但是都被别人给垄断了似的,我们要不要偷鸡一把,看看能不能浑水摸鱼,万一有好料子他们没注意到呢,是不是?”

  田光笑了一下,说:“这里都是团队竞标,有专门拍照的,有专门分析的,有专门竞价的,你觉得你捡漏的几率有多大?”
  我听着就无奈,确实,人家都是公司团队来竞标的,不像我们都是散客,人家分工合作很明确,而我们呢,只有靠我自己一个人。
  不过我说:“万一呢?万一被我捡到了,那我岂不是就赚了?一块原石就是好几千万啊,是不是?”
  马玲笑了笑,说:“这个我同意,妈的,说了是公盘,又没说都是他们广东北京人的,让我们遇到了,咱么就大赚一笔,反正这里有空调,妈的回去那破宾馆老娘不爱住,热死了。”
  坤桑也点了点头,说:“反正没事,偷鸡一把看看,万一偷到了,就是我们赚的,偷不到也没什么损失。”
  我们三个人决定了,田光也没有反对,我就四处看看,交易大厅里面人很多,在原石区的人反而不多,毕竟看料子是老板在看,我走了过去,我专门去没有人的地方,没有人说明那块料子没有人关注,又或者是被关注了,但是没有功夫竞标,我就趁这个时候下手,偷他一把,偷到了我就赚,偷不到我也没损失。

  哎,这就是公盘,没钱,只能鸡贼了。
  赌石区堆放原石的桌子一排排的,有的地方人很多,很密集,达到了几十个人看一块石头,但是有的地方只有工作人员在玩手机,没有人过问,但是这不代表这些料子不好,而是占时没有引起其他的人注意而已,又或者已经被注意了,还没有投标。
  毕竟这里料子有的是,所以选择最好的才是关键的,大家都要对比一下才可以。
  我突然看到一个美女,这个女孩很漂亮,缅甸人,皮肤不算黑,但是也不算白,很有东南亚的风格,她穿着白色的长衫,缅甸风格的那种,身上很素净,没有任何收拾,手腕上带着一只手表,面前放着一块原石,她的五官很立体,身材也很好,真的,在缅甸我真的就没见到过什么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算是很特别的一个了。
  我停留在她的面前,她也不招待我们,只是把原石的标书还有价格之类的单子拿给我们,我看着料子,笑着说:“美女,有时间吗?结束之后,请你喝杯茶吧。”
  她听了莞尔一笑,说:“不了,我老公会接我回家的。”
  我听了之后,就觉得可惜,第一次撩妹就这样被拒绝了,我当然不是为了撩她了,而是想要从他嘴里问问,有多少人看过这块料子。
  我说:“噢,那真不好意思了,这块料子挺好,看的人应该挺多吧。”
  她点点头,说:“有几个广东的老板看过了,但是都还没有竞标。”
  我听了就撇撇嘴,妈的,广东人看过了,我也没必要在看了,估计都记着呢,我随后把标单放下,就离开了,马玲说:“邵飞,看不出来啊,你口味挺重啊,专撩少丨妇丨是不是?”
  我苦笑了一下,我说:“这叫打听消息,你别他妈乱说,我不跟她套关系,我怎么知道有人看过料子啊?那不是浪费时间吗?”

  田光跟坤桑都觉得挺无奈的,两个人也沉得住气气,没多什么,我们直接走,在人少的地方走走停停,一路打听套话,基本上跟我想的一样,这里的料子几乎都被人看过了,所以想要找到没被人看过的料子基本不可能。
  现在只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了,我走走停停,看到一块只有擦口的料子,这个料子有点奇怪,明标的料子,几乎都是一切两半的,很少有擦口的料子,我走了过去,看着料子,这块料子的皮壳也有点意思,居然褐红色的,这种颜色的皮壳很少,几乎不多见。
  我看着看料子的人是个缅甸人,黝黑黝黑的,穿着红色的衣服,贼他妈的难看,拿着手机看手机,也没有跟我们打招呼。
  他们这里的工作人员也就是看着料子不被损坏而已,不提供其他服务的。

  我看着料子的窗口,不大,只有小还巴掌那么大,但是窗口有绿色,就是里面有棉籽籽,凡是有这种雪棉点的料子,八成都是出自木那这个场口。
  我看着料子,心情有点激动,我草是木那雪棉的料子,而且窗口带高色,我立马看着料子其他的地方,有褐红色的松花,这是木那的一个标志,褐红皮壳的石头,有两种情况:第一:底灰,第二:有高绿。
  我说:“这块木那料子没人看,因为没切,要赌,这在明标的料子里很少见,来这里的人几乎都是商人,他们赌的可能性不大,所以这块料子我看没人出手,要不,咱们就拿这块料子下刀?”
  马玲说:“这块料子行吗?别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