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1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我的话,坤桑也就沉默了,但是田光说:“我赞同邵飞的想法,我们不赌大的,但是赌利润最大的,毕竟,我们是合资的,如果利益太少,我们根本就不够分,我们跟那些商人不一样,他们来,只是把料子买回去加工,多少钱买都是无所谓,最后是顾客买单,而我们纯碎就是来赌。”
  田光的话算是说道点子上了,我们我们就是来赌的,那些商人是来买货的,所以价格对他们来说无所谓,因为最终是由顾客来买单的。
  坤桑妥协了,说:“好吧,我们就赌这块料子,邵飞,你觉得多少钱合适?”
  我看着底价,五万八,很便宜,但是最后的成交价肯定不是这个价钱,我说:“我听到之前那两个广东人说五百万,还有三百万的,所以这块料子想要低价拿走是不可能的,我猜他们的价位在五百万左右,现在有我们竞争,他们可能会高一点,我们有三次机会,所以,第一个价格我们就投六百万,第二个价格投八百万万,第三个投一千万,我们双倍买,如果在无法中标,那我们真的就没有玩的机会了。”

  田光点了点头,说:“这么大的料子,赔本很难,只要有色,我们肯定就赚了。”
  坤桑则是笑了笑,说:“八千万赌一块料子,我还是第一次,不过这块料子确实大,邵飞,只要出好一点的,咱们就能赢,就赌这块吧。”
  我笑了笑,看着马玲,她说:“看我干什么?你们决定我出钱就行了,真他妈热死了。”
  她说完就朝着交易大厅走,我们也走了回去,外面确实很热,三十几度,要是身体不好的,都能中暑。
  回到了交易大厅就舒服多了,我刚想写标书,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吴海。。。
  “一千万。。。”他随意的说着。
  我看着跟他较劲的是个中年人,他说:“一千万就想拿下?我看很难,我出一千三百万。。。”
  他们之间的谈话有点随意,但是我心惊肉跳,他们说的可不是一堆数字,而是真金白银啊,而且是欧元啊,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石头,居然能让瑞丽人跟广东人刚起来?
  我本能的留在了他们身边看着,两个人身边站了至少有十几个人,明显的分成了两个队伍,一个是广东人的队伍,一个是瑞丽人的队伍,双方都很自信,也信心满满。
  我之前早就听说了,在公盘上,是广东人的天下,现在看来,确实如此,这里基本上都是广东人,北京人,瑞丽人都很少,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么激烈,为了一块料子,双方都没有投标,而是直接对拼起来,用报价来震慑对方,让对方知难而退。
  我倒是很好奇,这到底是一块怎么样的料子,居然能让双方这么拼抢,我看着料子,吓了一跳,编号2081,是很好的花牌料,种老,带色的地方为冰种,料子重三百多公斤,可以做很多顶级的花牌。
  料子已经切开成了两半,盯好的料子,还是木那的料子,让人看着喜庆。

  “一千五百万。”吴海认真的说。
  我看着吴海,心里很羡慕,有钱就是好,自己看中的料子想花多少钱买,就花多少钱买,而且,这种潇洒与自信打败了几乎所有这个年龄层的男人,所以,看着他,我倒是有点羡慕的很。
  “小朋友,一千五百万好大咩?咪制系道吓唬老人哋?”
  我听着对方说了这么一句,虽然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双方的气氛有点唇枪舌剑的感觉,突然,这个广东人说:“这块料子我两千万拿下,你小子有胆,就跟我斗一斗,瑞丽好几年冇摞标王咗,要系有呢点魄力,今年嘅标王你哋还能跟我哋争一争,冇呢个胆,趁早返归玩泥巴去啩。。。”
  他的话娿说完,身后的人就传来了一阵笑声,我看着吴海不慌不忙,但是看着料子,有点拿捏不定。
  其他人早就看疯了,我们四个也一样,我草,两千万,这可不是人民币而是欧元,而且,两千万就算拿下了,你还得留两千万的税收,这就是四千万,这不是在买料子,而是在烧钱啊,而且这还是第一天,并且标王都还没有出现,真的不知道今年的标王会是什么价格。

  “两千八万。。。”吴海想了很久以后,平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让我倒抽了一口冷气,我草,吴海牛逼啊,这块料子的价值我看不到两千八百万,但是他居然敢用双倍的价钱来买,这不是在买料子,而是在斗气,在拼财力。。。
  “够胆,你赢你拿走。。。”
  我听到广东人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走了,吴海就笑了一下,拿着标单标了四百万的价格,然后去投标,我看着有点奇怪,不是两千八百万吗?为什么是四百万?
  过了一会,我看到大屏幕上开始滚动,这块料子开始投标,四百万的价格在上面稳稳不动,很快就中标了,我看着有点莫名其妙的,为什么会这样?

  我心里好奇,所以就去找吴海,我走到他身边,我说:“吴先生你好。。。”
  他看了看,我皱起眉头,笑了一下,说:“邵先生是吧,有事吗?”
  他还是很客气,并没有因为我不起眼,就看轻我, 我问:“我刚才看你们之间叫价达到了两千八百万,为什么最后的成交价。。。”
  “噢,这是斗玉,公盘上几乎只有我们中国人在买,这个大厅里,几乎可以分为四个阵营,最具有代表性的是广东人,然后是揭阳人,还有福建人,自然的,离不开我们瑞丽人,我们四个代表分割整个大厅,进行竞拍,福建人跟揭阳斗的很厉害,揭阳也算是广东人,但是脱离广东的大圈子,自己形成一个产业链,所以算是广东人又脱离广东圈子,在公盘上,他们独爱种地不爱色,这跟福建人很像,所以他们会斗,而我们瑞丽人跟大多数广东人一样,偏爱色调,所以,瑞丽人跟广东人就会斗,我们相互报价,价高者得,但是最后会根据实际价格竞标的。”吴海说。

  我听着有点糊涂,我说:“那如果你们不按报价付款,你不怕对方高于你的价格吗?”
  吴海笑了笑,说:“爱玉之人自然是君子,口头协定也是协定,所以不会损价的,而且,这是明标啊,他要是不服气来暗的,我还可以加价,最后大家还是斗上去的,但是我们都知道公盘是缅甸人对我们的提款机,只要我们私下里决定了价格,就不会在斗了,免得钱被别人赚走了。”
  我听了就多少了解了一点,原来公盘上还有这么多潜规则啊,不参加公盘,你真的是永远都不知道这些。
  我说:“对了吴先生,那个我看到有不少北京人,你不怕他们跟你们斗价吗?”
  吴海摇摇头,说:“他们报价的料子,我们都不会去竞价,竞争不过,而我们竞争的料子,他们一般看不起,人家是京爷,没法比的,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听了,急忙点头,他礼貌的从我身边离开,我感觉吴海是个男人,很有魄力,这么年轻,就敢跟这些老头子斗价,我是不敢,毕竟几千万几千万不是随便喊出来的,那可是背后有巨大的财力支撑才有这个魄力的。
  “我草,广东玉商巨富陈发居然不敢跟这个小子斗。。。”马玲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