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3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东萍一脸愤懑地地说道:“那是两回事,这十六万块钱如果捐给穷人还能算是积点善德,可被人这么不明不白地被人坑了,别人还把我们姐妹当猪那呢……”
  陆鸣怀疑陆东萍姐妹可能以前就喜欢赌博,要不然不可能一下子输掉这么多钱,不过,这件事跟自己恐怕倒也有点关系。
  昨天晚上自己饶了那个出老千的年轻人之后,那些赌徒还不联起手把这姐妹两当猪杀?而输红了眼的陆东萍姐妹自己也就不顾一切了。

  “昨晚发牌的是谁?”陆鸣冲王雪真问道。
  王雪真说道:“还有谁?自然是赵满山的孙子老豆……”
  陆鸣奇怪道:“你们赌注下的这么大,为什么不自己坐庄?这样你们自己就可以发牌了……”
  赵真阳嗔道:“所以我说他们肯定出老千,因为我坐庄的话根本没人跟,轮到他们坐庄,不管我们下多大的注都有人跟,但发出来的牌每次都是我们被吃……”
  陆鸣对赌博可以说一窍不通,也不知道赵真阳在说什么,于是摆摆手说道:“愿赌服输吧,大过年的,我总不能为这点事跑去找人家论理,再说,你们也没有证据,俗话说赌博可奸不可诈,你们又没抓现行,让我怎么说……”

  赵真阳不依道:“这不是输多少钱的问题,你让我们这口气怎么咽的下?这里不是你的地盘吗?我们姐妹被人宰了,难道你就有面子?哼,也就是在这个穷乡僻壤,要是换个地方,我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陆鸣心里哼了一声,心想,也许在别的地方,人家冲着陆蓝岭姐妹的身份不敢杀猪,可这里的村民认识你们是老几啊,宰你们越多,老子越有面子呢。
  嘴里却说道:“算了,大过年的,只当是破财免灾了,你爷爷的坟就在这里,可别为了几个钱让村里人说三道四……”
  说完,转身就想往屋子里走,王雪真追上来问道:“我借来的钱谁还?”

  陆鸣一脸惊讶道:“这还用问吗?谁结借谁还?”
  王雪真说道:“可她们身上没待这么多钱啊。”
  陆鸣说道:“这有什么要紧?你先让你大伯把钱垫上,我不信王梁连几十万块钱都没有,难道你还担心她们会赖你这点钱?”
  王雪真一脸焦急道:“哎呀,你不知道,真阳说了,这口气咽不下,不打算还钱了……”
  陆鸣瞥了陆东萍和赵真阳一眼,惊讶道:“不至于吧?别忘了这里可是你们爷爷的老家,可别为了几个钱损害了他老人家的威名啊……”
  心里却想到,要是陆东萍和赵真阳不还这笔钱,王梁说不定会挖了陆岩的坟呢。
  谁知赵真阳哼了一声道:“我们怕什么?这辈子还不一定会不会再来这个破地方呢。”
  陆鸣转身朝着赵真阳走进两步,盯着她说道:“钱是你让雪真替你们借的,你们可以一走了之,那她怎么办?

  怎么?人家为了你爷爷的葬礼忙前忙后的,连大年三十都没有回家,难道还要让人家替你们背赌账?把你们爹妈叫出来评评理?”
  赵真阳和陆东萍愣住了,显然他们没有料到陆鸣的态度会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在她们想来,陆鸣要是知道她们输了钱,即便不是找那些人算账,起码也要好言安慰,然后主动把欠款还上,可没想到竟然一副甩手掌柜的样子。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是那种赖账的人?我们只是咽不下这口气……哎,你怎么好像还帮着外人说话?”赵真阳气愤地说道。
  陆鸣淡淡地说道:“什么外人不外人的,这个村子里凡是姓陆的,都是我的亲戚,不可能谁赌博输了钱都来找我吧……”
  说完,转身走进了屋子里,一进门就看见陆紫燕、孙慧芝和于主任坐在沙发上,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阴沉的面孔,陆鸣怀疑自己在外面说的话他们都听见了。
  “姑妈,你们吃过饭没有,哎呀,昨晚几乎一夜没睡,今天一睁眼就中午了……”陆鸣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说道。
  同时瞥了一眼于永民,猜测他是不是已经把自己昨天晚上跟他的谈话内容向陆紫燕汇报了,也摸不清楚陆紫燕和孙慧芝板着脸是为了女儿赌博的事情还是为了自己入股的事情。
  只听陆紫燕淡淡地说道:“我们也是刚起来,昨天晚上的剩菜剩饭都吃不完呢……我看收拾一下准备走吧……”
  陆鸣问道:“叔叔和姑父他们还没有起床?”
  孙慧芝说道:“你叔叔可从来不睡懒觉,他们一起去山上转了,就要回来了吧……”
  陆鸣说道:“吃完饭再走吧,我在那边已经安排了酒席……”

  陆紫燕没等陆鸣说完就摆摆手说道:“算了,随便吃一点就行了……他们回来就走……对了,阿鸣,听说真阳她们昨天晚上玩个牌就输了十几万,说是有人故意搞鬼,这未免也太大胆了吧?”
  陆鸣一阵惊愕,没想到陆紫燕对自己女儿赌博输钱的态度不是先责备自己的女儿,而是怪别人太大胆。
  心想,很显然她的意思是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应该让着他们家的人似的,怪不得赵真阳连不还钱的话都能说出来,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不过,从本质上来看,也不能说陆紫燕专横,而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习惯性思维罢了。
  想到这里,陆鸣有点息事宁人第说道:“姑妈,刚才我已经听说了,这事是不是就算了,大过年的,可别为了几个钱让乡里乡亲看笑话……
  赌博嘛,不就是这么回事,要是大家都规规矩矩的,那也就不叫赌博了,说实话,我没想到真阳他们玩的这么大……”
  陆紫燕恨声道:“这两个死丫头,年纪也不小了……丢人现眼的……”

  顿了一下,陆紫燕继续说道:“阿鸣,我们出来身上也没待多少钱,这山里面也没有银行,这笔钱你就先垫上吧,我回去以后给你转账过来……”
  陆鸣一听陆紫燕亲自开口了,这个面子可不能不给,何况,为了陆岩的葬礼已经把牛身子都垫进去了,难道还在乎一条牛尾巴?
  “姑妈,这还用你说吗?就算不还钱,他们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不敢说什么,我的意思是别再去找那几个赌博的人去论理了,省的惹出闲言碎语……”
  陆紫燕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阿鸣,我们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见到你,刚才于主任说,你对入股船舶公司的事情很犹豫?”
  陆鸣一脸为难地说道:“不是犹豫,而是资金太大了,我确实拿不出这么多钱……”
  陆紫燕点点头,过了一会儿盯着陆鸣说道:“阿鸣,我当初也只是一个建议,最后是不是采纳,完全由你自己决定。
  不过,你应该也听说过以前一些不可一世的首富的名字,你仔细想想,现在还有几个人存在啊,不是坐牢就是破产,究其原因,无非是两个。
  日期:2017-08-03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