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75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不说话,张律师又笑了笑,“这个还是有待确认的,可以等我当事人和刘远明见面的时候,当面对质了再来研究这个问题比较好。”

  张律师说的话也是有道理,两人也就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继续往后询问我,出事之后我去了哪里。
  “我当时很害怕,怕他醒过来之后会真的打死我,我就收拾了几件衣服从院门出去了。”
  “你去了哪?”
  “我找了个宾馆。”
  “宾馆叫什么名字,在哪?”
  我心咯噔一下,没吭声,侧头看向张律师,没想张律师居然对我笑了笑点头说:“没事的,你据实说就行。”

  “……”我说,我说了亚桑……算了!看来是等不了过几天了,等下回去就退房!
  我是那么想的,就也就把宾馆的名字说了,包括我住哪间,人家问的都很详细。
  随着他们问的越来越多,我心是越来越慌,总觉得很多事情好像藏不住……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做完笔录后,他们也没干嘛,只是给刘远明打了电话,告知刘远明我已经找到了,现在人就在警局。
  那丨警丨察和他说完后顿了顿拧眉,再转头看向我说:“你丈夫要见你。”
  早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我顿了一秒,点头,“好。”
  我是坐着警车去医院的,一路上我满脑子的亚桑,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已经出来了,会不会还傻傻的在警局门口等我。

  到是张律师,见我一直沉默,以为我是不是害怕,不停的和我说,不要担心,他和丨警丨察同志都在,刘远明不可能把我怎么样的。
  我除了谢谢还能说什么?
  去到医院,按下七楼骨科的电梯,我好似才又后知后觉的进入我马上就要见到刘远明的状态,心跳开始有些不规律起来。
  两名丨警丨察好似也没来过,在前台询问105库位,紧接着我就听到老太太的声音,声音挺大的在骂……应该是骂我吧……毕竟白眼狼,狐狸津这种字眼,除了用来形容我还会能又谁?
  原本才涌上的紧张戒备,以及心律不齐的感觉骤然消失,我笑着说:“我听到老太太的声音了,顺着声音找就行。”

  张律师和两名丨警丨察转头看了看我,而刚准备带我们去找库位的小护士也没动了。
  就那么静默了两秒,张律师轻了下嗓子打破尴尬,“走吧。”
  两名丨警丨察对望了一眼,有些无语的眼神,然后对小护士说了声谢就朝着老太太传来声音的左边通道走。
  越走得近了,越能感觉到老太太声音很急,骂着我还一副快要被气死的样子。
  我有些好笑,我这个被骂的都还没气呢,她气什么?
  走在前面的两名丨警丨察在房门前顿住脚步,其中一个重重的咳嗽了声后敲了两下敞开的病房门。
  老太太的声音刹然而止,那名丨警丨察脑袋往里探进,“刘远明?”
  “是、我是。”刘远明的声音,听起来沙哑而无力,和之前电话里的一点都不像。
  我心微微沉了沉,那丨警丨察就走进病房,紧接着另外一个也跟着进去,然后张律师转头看了看我,见我没动,又低低的和我说:“没事的。”
  我对他笑笑,他朝着病房努力努下颚,我才迈开脚步,刘远明有些急切的询问声又传来,“阿依呢?”
  “……我在这。”我说着,拧眉走进,入眼就是躺在病库上朝我看过来的刘远明。
  他右脚打着石膏,右手也是,老太太站在库头前,还有他三姨和他侄子,到是刘芸居然没在。
  刘远明看到,眼睛好似一下就亮了,我准备继续往前走的脚步一下定住。
  “你这个狐狸津还有脸来!”老太太忽的就叫了起来,不仅叫起来,还朝我冲,手也是扬起的。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站在库尾的两名丨警丨察反应到是快,立马上前就挡在我前面。

  “干什么!干什么?!”之前敲门那个朝着老太太低喝。
  “干什么?当然是打死那个狐狸津!她可是差点杀了我儿子!”
  我没吭声,到是连忙走进的张律师看向老太太就说:“请你说话注意点,艾依才是受害人,他剌伤你儿子刘远明往前属于自我防卫行为。”
  老太太听得一愣一愣,顿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似的,上下打量了张律师,“你又是谁?!”
  “我姓张,是艾依的委托律师。”
  老太太一听人家是律师,气焰一下就焉了大半,之前拦在我前面的那名丨警丨察这时候说话了,让先别吵,有什么事情坐下来好好说,然后撵苍蝇一样对老太太挥挥手,叫她先坐下。
  老太太是不服气的,但好似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回到库边坐下,刘远明三姨和侄子也转身在隔壁没人的空库坐了下来。
  我依旧站在靠门边贴墙而立,没动,一直没吭声的刘远明眼睛死死盯着我,看得我很不舒服,我不由得别开头。
  大家坐下后,病房又静了下来,那名丨警丨察尬咳声,开始发言了。

  意思就是他们就是为了这事来的,之前刘远明报警,说是我不仅故意伤害他,而且还盗走了家里的财务,但是根据我说的,也就是夫妻之间动手,我防卫过当。
  那丨警丨察防卫过当四个字才出,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呢,老太太留很不服的叫了起来。
  “什么叫防卫过当!她根本就是有预谋的,她就是谋财害命,家里的首饰和钱都被她拿走了!”
  “……”谋财害命?谋财害命我就拿两万多?那首饰特么的就是我的!
  还真是和亚桑想的一样,他们真是想反咬我一口!
  我指尖攥起,却没吭声,因为我知道,会有更专业的人帮我说。
  果然的,老太太话音才落,张律师就开口了,“老太太,我再次请你说话注意点,我委托人可以告你恶意诽谤污蔑。”
  “你——”
  不过瞪着张律师刚吐出一个字,那刚摊开笔录本的丨警丨察就抬手示意别吵,“行了行了,是什么性质不是说说就是的,要看证据,情况我们已经了解过了,当时确实是你刘远明动手打人的。”
  那丨警丨察说着,看向刘远明,“是吧,是不是你先动手的。”

  一直没吭声的刘远明终于开口了,眼睛依旧死死盯着我,“是,是我先打她的。。。”
  刘远明这承认得太干脆,我一时间有些愣住,不是要反咬我一口吗?!
  “远明!你说的什么傻话!”老太太再度叫了起来。
  刘远明没理老太太,只是缓缓将视线从我身上挪到那名问他话的丨警丨察身上,“没错,我先打的她,用皮带抽的。”
  日期:2017-12-20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