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74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律师这话让之前我对他的结缔瞬的就化为乌有,信任也多添了几分,对他道了谢,又问了在哪间警局之后跟他说,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呆的地方有点远。
  挂上电话,我抬眸看向一直看着我的亚桑,总觉得他好像哪里不对劲,不由得蹙眉问:“怎么了?”
  他轻抿了下唇,“我陪你一起去。”
  “不行!”我想也没想就否决。
  “我可以在警局门口等你,到时候你要是出来了,我就打车跟着你。”
  “亚桑……别让我担心好吗?”
  他忽的微微偏开就笑了,没有什么笑意的笑,我都没见过他这样笑过,让我很不习惯。
  我愣住,他就转回眸头看我,“我也会担心你好吗?”
  “我……亚桑,刚才你也听到我怎么问张律师的了?他和我说了很多,我能感觉到他不会临阵倒戈。”
  没想,我话落亚桑眉拧得更紧,声音淡淡的开口,“他肯定不会临阵倒戈,他喜欢你。”
  “?!!!”我眸顿住,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他的话来。

  而他抿起唇,唇角微微勾起一个浅浅的幅度,“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对了,还有那个蒋律师……”
  我一听他这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怎么还扯上那姓蒋的了?!
  “你都想什么呢!喜欢不帮我就算了,还给我放脸色呢!”
  没想,我话音才落,亚桑居然一本正经的就回我说:“那是因为他看到你和我在一起。”
  我胸口一怔,脑袋闪过那天的情景,紧接着亚桑的声音就又传来,“他应该属于比较骄傲那种人吧,就算喜欢你自己也不会承认,但是有些东西,行动上已经说明了。”
  “……”唇张了张,却半响不知道怎么回。
  他却又忽的笑了,但却不是那种没有笑意的笑,大手轻覆在我脸,拇指从我上唇的唇峰划过,“我跟着你去,就在外面等,要不我不放心。”
  温柔得能溺死人的目光,即便我在担心也无法拒绝,愣愣的点头。

  只是当我拖着酸轮无力的双腿走进浴室,打算冲个澡换身衣服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他陪不陪我去和张律师是不是喜欢我有什么关系?就算那张律师真的是希望他又能怎么样?
  还有那个姓蒋的,这都扯哪呢……我……好像又被绕进去了!
  我是后知后觉,但都已经答应他了,现在再说不也是不可能,所以我只能是叹了口气,一边为自己的智商捉急一边快速冲了澡出去换衣服。
  我们打车过去的,我警惕的没说去警局,而是报了街道,然后在街道口那就叫停车了。
  亚桑转头看看我,目光带了笑意,我怎么会不知道他那笑意是什么意思,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就打开车门下了车。
  他给了钱,很快追上我,“其实还可以往前坐一段。”
  “七八分钟的路而已。”我低着回,然后小幅度侧眸看向走在我旁边的他,“你就这样跟我走一起不好吧。”

  “还有七八分钟的路。”
  “……”他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我无语,脸沉了下来,刚想开口,他忽的垂眸,微微低下头说:“你先走,我跟你后面。”
  心一下就轮了,我嘴张了张,“我……我是真的怕……”
  “我知道我知道。”他掀起眼看我,唇角扬起笑,然后转头朝着左边一间小超市努了努下颚,“你先走,我去过买包烟。”
  他话落,转身就朝那小超市走,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特别难受,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这种感觉很莫名,但我却没办法止住它蔓延,只得深吸一口拧眉转身,一边朝警局走一边想,等会怎么哄他。
  到警局门口的时候我定下脚步下意识的回头,结果那个一直跟着我的亚桑居然不见了。
  我眸微张,整个人转过,左右的看还是没找到人……
  “神出鬼没的啊……”
  我才嘀咕出声,手机就响了,我连忙拿出低头一看,见是张律师,也顾不得去找亚桑到底躲在哪个角落,接起电话就转身走进警局。
  “喂……”
  “艾依,你来了吗?”
  “我到了,在警局门口。”

  “哦哦哦,你在门口等着,我出来接你。”
  “……不用了张律师,你告诉我在……”
  “我已经出来了。”他说完,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我有些无语的放下手机,心里响起亚桑那句酸溜溜的‘他肯定不会临阵倒戈,他喜欢你’。
  张律师两分钟这样就出来了,捏着手机脚步冲冲,还没走进就笑着对我打招呼。
  我连忙对他笑着点了点头,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亚桑说了那话的关系,我感觉自己笑得有些不自然,而且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他带我走进一间办公室,里面坐在两名警员,见他带我进来,目光顿在我身上愣了愣。
  我有些不适的弯起唇挤出一笑,两人是回过神来也对我点头笑了笑,看起来到是挺客气,我心放下不少。
  事情和张律师在电话里和我说的一样,也就是类型询问的做了下笔录,让我把那晚发生的事情经过详细说一遍。
  但是这一说,就说得多了,因为说到刘远明打我,他们要问为什么打我,我说他好像发现我要和他离婚,然后他们又问我为什么要和刘远明离婚,再然后又问我说刘远明打我有证明吗?

  我当即就撸起袖子和裤管给他们看我手臂和小腿上的伤。
  那伤是好了很多,但依旧还有乌青的痕迹,在他们看得拧眉的时候,我还表示,这样的伤,我后背,腰上,腿上都是。
  “而且我姐和我姐夫都知道,当时我姐他们听到我哭叫声了,不过……”一想到我姐那会的表现,那种拔凉的感觉又涌上心头,“她们也不敢说什么,也就敲敲门,说了句让他有什么好好和我说就走了。”
  两名警员有些无语的对望了一眼,顿了顿又问我,“对了,你丈夫刘远明说,你剌伤打晕他后,把家里的首饰和现金都拿走了。”
  对于这个问题,我之前是有心里准备的,当真面对丨警丨察问我的时候,我心跳还是不免加速。
  “我没拿。”我回了三个字,还好声音听起来挺镇定。
  “没有?”其中一个丨警丨察问我。
  我点头,那丨警丨察又说:“可是你丈夫刘远明说东西不在了,你拿了。”
  我故意拧眉,“我真没拿。”
  “那你丈夫为什么要那么说?”
  我笑了,低低的,是为了掩饰我的心虚,“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那么说,反正东西我没拿。”
  两名警员看着我顿了两秒后对望了一眼,紧接着张律师就说:“当然,说当事人拿了东西这个,也就是刘远明一面之词,我们也不确定这种东西存不存在,到底是不是真的丢失对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