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119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来宁钰还发现自己的药被人替换过,那一阵子他身子很差,病总是反复发作。
  有人想除掉他。他是师父最钟爱的弟子,得到了指点与关爱最多,师父有什么好东西也都会先想着他。
  这份偏爱给他招来了很多嫉恨。
  经历了那些,他加倍珍惜为数不多的几位好友。

  莫辰就其中之一。
  他品性好,从来没想过要从宁钰身上谋些什么。
  虽然他说自己没事,可宁钰又不是头一天认识他,有事没事难道还看不出来?
  莫辰的伤情一定不象他自己说的那么简单。
  上次去回流山时可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莫辰身上的精气神儿都和现在不一样,眼里更是透出勃勃生机。
  可现在他看起来就象……就象被什么东西抽空了气力一样,虽然看着行动自如,可宁钰总觉得他从内里透出一股虚弱,仿佛风再大一些,就会把他吹散了。
  可能是天气的缘故,人人身上都被蒙上了几分阴郁。
  莫辰身上也有这种阴冷的感觉。
  黄师姐也拿出了她的礼物,她送的是一串手链。一打开盒盖就能闻到一股隐约的香气,上头的每颗珠子上都雕着不同的花纹。
  这礼物看着也不寻常。
  黄师姐只说:“这是年前偶然得的,说是佩在身上可以静心宁神,对提升修为有好处。”
  晓冬眼睛微微睁大。
  他拜师也有一年多了,不象一开始的时候那样,对修道之事一无所知。
  修道这条路太难走,各个门派功法不同,可是无一例外,没有哪一种功法是没风险容易练的。练功时倘若出点意外,甚至只是稍稍一分心,或是有什么外力干扰,都会出岔子,轻的是内息窒滞,重则伤身,甚至走火入魔送了性命都有可能。所以大家打坐时都要寻一间静室,若是遇到要紧关头,那就要闭关,就是要排除外物干扰。
  这个手链看着就不凡,要是真象她说的那样有静心宁神的效力,那只怕比宁钰刚拿出来的那个雪莲子还要珍贵。

  莫辰连宁钰送的药都没收,当然更不会收下黄师姐送的这串珠子。
  晓冬看看一表人才,受伤之后显得比从前还俊秀的师兄,又看看因为被拒绝而显得脸色僵硬的黄师姐,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宁钰师兄送一份儿厚礼,还可以说是交情深。这位黄师姐……她又为什么要送师兄这么贵重的东西呢?
  莫辰执意不收,黄师姐脸上下不来,也不肯多坐,宁钰也只好同她一起告辞。
  不过他临走时说:“我晚上再来,有好些话想同你说呢。”
  外头雨还下个不住,黄师姐从门前取了伞,撑的时候有些急躁,伞上的水珠溅到了晓冬的手上。

  两人回到屋里,晓冬仿佛还能闻到刚才那串珠子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
  莫辰将两人的行李打开,取出一双软底的布靴递给晓冬:“换了吧。”因为赶路,晓冬脚上那双的鞋面都湿了半截,穿着肯定不舒坦。
  晓冬捧着鞋子先顾不上换,他凑前了一些,小声问:“大师兄,刚才那位黄师姐……”
  莫辰转头看他:“什么?”
  他的声音不高,神情也不见愠怒,可是那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让晓冬一下子就怂了,摆着手说:“没事,没事。”
  就他这点儿心事,莫辰一眼就看穿了。
  他伸手在晓冬脑门处轻轻一弹:“去换鞋。”
  晓冬揉揉脑门,有点儿懊恼的应了一声,坐下来把鞋子换了。

  莫辰将脚上的鞋子换过了,和晓冬坐了个面对对。
  “你不要胡思乱想,我同那位黄姑娘之间并没有什么暧昧之事。”
  “那……她怎么要送那么贵重的礼物给师兄?”
  “我不是没有收下吗?应该是看在胡真人的面子上。”
  没收下不代表这事儿没发生过啊。
  晓冬觉得大师兄这讲的是歪理。
  “她也是胡真人的徒弟吗?”
  “不是。”
  那还说什么是看在胡真人的面子上?
  晓冬觉得,那黄师姐就是对自家师兄有意思。
  莫辰摸摸他的头:“你这小脑袋里成天想的都是什么?可不许胡思乱想,更不许胡说八道。咱们不过是暂时待个几天,若是有什么流言飞语,那岂不污了人家姑娘的清誉?”

  大师兄说的这么斩钉截铁的,晓冬难免怀疑起来。
  也许自己是真猜错了?
  毕竟那位黄师姐脸色一直冷冰冰的,说话也显得有点傲气。
  要是真喜欢师兄,她应该会象晓冬以前见过的姑娘一样,会羞涩、脸红……反正不该是现在这样,从进屋到告辞,笑容都没有一个。
  要不是她出手就是重礼,真会让人以为她根本不情愿来,是被宁钰硬拉来的呢。
  撇开刚才的事不说,晓冬对胡真人的奇怪表现还是难以释怀。
  说是给测字卜卦的,怎么也没卜出个结果来他倒走了呢?
  自己的命数,是不是很不好?所以胡真人才什么都没说?

  晓冬越想越觉得是这样。
  要是好命,胡真人一定会当面就说出来的吧?
  可自己的命数,只怕称不上一个好字。
  命好的人,哪会亲人尽丧,颠沛流离?更不要说他身上那个不为人知的奇异天赋,怎么想,晓冬都觉得自己的命数好不到哪儿去。
  他更担心的是师兄。
  为什么胡真人对师兄写的那个字也不予置评?难道师兄写的那个字也不好?

  这事儿坠在在心里,让他坐立不安。
  用晚饭的时候姜樊特意拉着晓冬到一旁去问:“我听说,有人去大师兄那儿送东西了?”
  晓冬看他一眼:“姜师兄你消息真灵。那你肯定也知道大师兄什么也没收吧?”
  “那是自然的,有的东西能收,有的东西可不能乱收。”
  晓冬一听这就是话里有话啊。

  “姜师兄,你知道那个黄师姐的事吗?”
  “黄宛啊?知道。”姜樊小声说:“大师兄救过她一次。”
  “啊?”刚才大师兄可一个字都没提起这事。
  “怎么救的?在哪救的?”

  “我没亲眼见,也是听人说的。两三年前的事了,大师兄下山在外游历时这位黄宛姑娘遭人暗算,要不是大师兄及时援手,她早没命了。这黄姑娘倒是个有来头的,她叔父是天机山的一位长老,地位不在胡真人之下。”
  晓冬倒是想通了大师兄为什么不提这事。
  大师兄从来不爱说大话,更不愿意把从前做过的什么事都挂在嘴边说。这种救人性命的事,他更不会提起了。
  可是晓冬更纳闷了。
  那这位黄姑娘给大师兄送了重礼,究竟是为了感谢救命之恩,还是芳心暗许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