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0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里噗通噗通的跳着,终于,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田光跟阿福点了点头,随后田光就说:“写别打草惊蛇,万一陈希还不知道,往这里赶呢?”
  说完他就打电话,但是电话直接显示了关机,气的田光直接把电话给摔了,说:“五爷,这个王八蛋我看他早就安排好一切了,妈的,堵车?堵他娘的,我看他是跑路了才是真的。”
  五爷紧紧的握紧了拳头,说:“不管带天涯海角也要把他给我抓回来,我要问问,他那来的胆子敢骗我。”

  “知道了五爷。”田光说,说完就使劲的拍了我一下脑袋,说:“愣着干什么?做事啊,我告诉你,抓不回来陈希,这件事你给我扛,走啊。”
  我不服的看了一眼,五爷,但是还是低着头带着张奇跟赵奎他们走了,我们几个一边走,仪表笑,要不是怕五爷看出来,我真的想要仰天大笑一声,哼,这件事定了。
  我们离开了村子,上了吊桥,我看到上百个马帮的人整齐的离开打蜡村,马玲说:“妈的,迟早有一天,这些人都得归我管,草拟吗的,我知道,肯定不远了。”
  我们上了田光车,车子朝着村外开,看着浩浩荡荡的队伍,我问田光:“光哥,不能让阿福的人先找陈希,否则,我们准备的一切都完蛋了。”
  田光说:“我早就准备好了,人都字盯着呢,放心吧。”

  我听着田光的话就放心了,我们呢的车子跟阿福的队伍分开了,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开,田光打了个电话,问:“人在那呢?”
  “芒市主干道,光哥,交警扣了我们十几辆车,怕是演不下去了。”
  田光说:“那就不演了,给我打,口号喊起来。。。”
  他说完,我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叫嚣声“陈希宰肥羊宰了五爷,五爷要陈希的命,给我砍死他。。。”
  叫喊声接连而起,我听着电话里到处都是叫喊的声音,喊杀声一片,我说:“光哥,别真的杀了陈希。”
  田光说:“我知道,放心,钱,不会让他带进棺材里的。”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车子朝着芒市的主干道开了过去,很快,我们的车子就停在了马路边上,我看着眼前的混乱,车子撞在一起,几十个人手里拿着刀棍砸车砍人,叫喊声混乱一片。
  我看到了陈希,他慌乱的招教着,很害怕,一边打一边跑,田光的人只打不抓,让他跑,但是口号声却喊的震天。
  我说:“如果这样陈希还敢回去见五爷,那他真的就是一条衷心的狗。”
  田光摇上车窗,说:“他是个贪财怕死的人。”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警车的声音,光哥的人立马一哄而散,我看着陈希也慌乱的朝着路边跑,田光说:“柱子,找人盯好他,要是他回去见五爷,就做掉他。”
  柱子点了点头,随后就安排好一切,车子开走了,没有回打蜡村,而是直接去了酒吧,我们回到了瑞丽市,来到酒吧的办公室,田光拿出红酒,给我们倒上,我们端起来,三个人碰了一杯,说:“提前给陈希送行。”
  我笑了笑,刚要端起来酒杯,但是电话就响了,我看了一眼,是陈希的电话,我就笑了一下,所有人都不说话,我接了电话。

  “我草你吗的,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五爷要砍死我?出什么事了?”陈希劈头盖脸的骂我。
  我说:“你他妈的,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吗?事情败露了,我草,那块料子造的太假,有个人不小心摔了一下,把料子给摔裂了,里面夹着铅块啊,谁都他妈知道是假的了,五爷知道了,他当然要砍死我们了?”
  我的话让陈希沉默了起来,他大口的喘息着,我知道他在跑路,身后肯定有人在追他,我现在就要他疲于奔命。
  “我草你吗的,这件事怎么办?我的人现在都联系不上了,估计是五爷干的,你现在在那呢?”陈希问我。
  我说:“我跟几个兄弟跳河逃出来了,瑞丽我混不下去了,我要跑路了,我的兄弟是跑船的,就是上次那个,我联系好了,我要去缅甸,不说了,晚上我就走,你自求多福吧。”
  “我草你吗的,你现在想要丢下我是吗?我草,我告诉你,我现在没有路子跑,你带我一个吧,我身上有钱,等我们到了缅甸,我找班轮,我们在缅甸发展,我相信一定能东山再起的,只要我能离开瑞丽,我就能东山再起。”陈希狠狠的说。

  我笑了起来,我怎么可能给你去见班轮的机会?你见了他,估计,我的小命就要被你拿捏了。
  我沉默了起来,我说:“我这么知道你会不会跟班轮一起搞我,你们搞过我一次。。。”
  “我草,现在我们都被五爷要搞死了,你还跟我说这些,我告诉你,就算你逃到缅甸,你没有实力你一样死定了,你跟着我混,我保证你没事,带上我吧,我现在就去码头。”陈希斩钉截铁的说着。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看着田光还有马玲,笑了起来,我说:“他真当别人都是三岁孩子,这么好骗?我相信,只要找到班轮,我当场就会被干掉。”
  田光点了点头,说:“后事,你安排好了吗?”

  我点了点头,我说:“一切都搞定了,就差陈希来送死了。”
  田光笑了笑,说:“那还等什么?”
  我们几个人放下酒杯,就离开了酒吧,坐着车,朝着畹町河码头去了,到了码头,车子停下来,三十多个人快速的朝着对岸杨瑞的货船上跑过去,我们几个也上了船。
  杨瑞跟他的父亲站在甲板上,看着我,问我:“飞哥,你准备走吗?”
  我点了点头,我说:“晚上会有一个朋友来,我要送他去缅甸。。。”
  杨瑞点了点头,但是四处看了看,说:“那这些人?”
  我笑了笑,说:“保护他的。”
  杨瑞点了点头,没有在问什么,我们几个就进了船舱,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等着,所有人都静静的等着,我看着赵奎,他应该跟我一样,非常的痛恨陈希,但是他很平静,我也很平静,一件注定的事,没什么好激动的。

  陈希如果回去见五爷,我们的计划就失败了一半,那么跑路的人就是我,如果陈希不来,我就决定去缅甸,我不会回去的,五爷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所以真正的赌局现在才开始,我赌陈希回来,我赌他贪生怕死。
  夜色降临,所有人都沉浸在等待之中,等待是枯燥的,但是也很有意思,看着时光流逝,什么都不做,看着黑夜降临期待着死亡,那种感觉,真的很神奇。
  突然,我听到一声喊“邵飞,出来。。。”
  我知道,来了。。。
  安静的河面上,被这一声喊叫声打破了宁静,我站了起来,朝着船舱外面走出去,我看着黑漆漆的岸上,有一个人左顾右盼,很慌张的样子,他的身边还站着两个人,像是他的心腹一样。
  我压着声音说:“喊什么喊?你不想活了?”
  听到我的话,他才松了口气似的,他慌不择路的朝着我跑过来,身后跟着两个人,我拦着他,我说:“你说好的一个人来的,他们是什么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