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0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话,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陈希的身上,果然,五爷说:“打电话,让陈希来见我。”
  田光立马打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陈希骂:“催什么催,我堵死了,你们先开始吧,我去不去都一样,祝你们发大财啊,别再打来了。。。”
  田光还没有说话,电话就挂了,田光很生气,说:“五爷,他什么意思?让我们不要等他了?他不来了?还是怕了?做贼心虚吗?”
  五爷捂着自己的胸口,我急忙去扶五爷,他看着我,脸色异常难看,这个时候马欣也忘记了他爸爸有心脏病,只是看着石头,马玲过来扶着五爷,说:“我草,你别看, 爸爸都不行了,你还他妈的看石头?”
  马欣听了,急忙站起来,说:“爸爸,你没事吧?”
  五爷推开了马玲,说:“我没事,邵飞,这块料子到底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是啊,料子是你跟陈希一块选的,什么情况你最清楚,你最好说明白了,我爸爸不是这么轻易就被你们糊弄过去的,你最好小心点,你要知道,你骗我爸爸是什么下场。”马欣狠狠的说。
  我说的很委屈,我说:“五爷,如果我要骗你,我何必不卖给你股份?我可是真金白银的花钱买的这块料子啊,如果我要骗你,我干嘛不在之前你们要买股份的时候把所有的股份都卖给你们呢?我又何必今天来呢?我如果真的骗你,我不是找死吗?”
  我的话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田光突然过来打了我一拳,把我打的嘴角流血,我不知道田光会突然这么做,但是他还想揍我的时候,五爷说:“住手,他说的有道理,你何必动手?”
  田光看着我,说:“你最好不要参与这件事,否则,我要了你的命。”
  田光的话非常的狠毒,但是我知道,他这是在帮我,如果他替我讲话的话,那么只会让别人加重对我的怀疑,但是相反的,如果他揍我,这说明他不知情,也可以避嫌。
  马欣皱起眉头,非常的后悔,说:“爸爸,我说那天陈希为什么这么大方,愿意把自己的股份全部都让给我们,原来,原来他早有预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爸爸,你真的白对他那么好了。”
  马玲站出来了,说:“妹妹,你傻的?田光跟他干仗,他输的那么惨,他肯定以为是我爸爸授意的,所以怀恨在心,可恶的王八蛋,居然这么狠毒,一次坑了我们一亿两千万,草拟吗的。”

  我说:“还有我的四千万呢。。。”
  我的话引来了马欣跟五爷的注视,马欣说:“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同谋?”
  我看着马欣,我说:“如果我是同谋,我干嘛要来送死?别以为你很聪明,你没脑子的,怀疑这个怀疑那个,还不是被骗?我们都被陈希骗了啊。”
  我的话让马欣很不服气,但是五爷却说:“都散了,都散了。。。”
  五爷可以说是用吼的,阿福赶紧让人都散开,很快偌大的广场只剩下我们几个人,很安静,安静的让人心慌慌的,五爷脸色有点羞愧的样子。
  他看着人都散了,说:“邵飞,你说,这块料子还有救吗?”
  我听到五爷的话,心里就偷笑了,真的,不死心,都已经看到料子是贴皮的假料子了,居然还不死心,但是我也表现的不死心,我看着料子的切口,我说:“五爷,料子有糯种底子,你看着这个切口,还有绿色,种地虽然算不上好,但是总比石头强,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我看,我们可以切切看,万一能切出来一块好料子呢?是不是?”
  我的话,让所有人都燃烧起来了一股希望,五爷说:“邵飞,那你就切一切看。”
  我听了之后,就说:“张奇,动手吧,从中间切,一刀定生死。”
  张奇也很紧张,我们都是在玩火,玩不好,我们就自己就会被烧死,所以,我们这个时候我们都得小心翼翼。
  张奇打开了水石切割机,很快就开始下刀,我听着刀片摩擦的声音,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我现在比真的赌石还要紧张,这块料子我没想到比上次的料子次那么多,我都还没有切,料子就已经看出来假的了,但是如果不是之前那个人不小心把石头给摔了一下,把贴皮的那一层给摔掉了,估计还没有人看的出来。
  我看着张奇的刀片突然冒出来很大的火花,像是切割到了什么金属似的,我心里就知道了,原来,最大的秘密还不是贴片的那一层,而是里面啊。
  高手就是高手,我不害怕料子是假的被看出来了,反而看的越穿越好,因为,这块料子已经定了是陈希推荐来的,所以,越假,他死的越惨。

  我们都在等着,但是我们的心情是不一样的,因为有人想要赢,有人想要输,但是结局已经注定了。
  这块料子输定了。
  但是当料子被打开的那一刹那,我还是被震惊到了。
  料子都没没有完全切开,就已经裂开了,张奇站在料子上,一个没站稳,差点滑倒,我们所有人都看着料子。
  “空心的,我草,怎么会是空心的?”张奇惊讶的说了一句。
  这一句话看似普通,但是已经把所有期盼会赢的人的梦想全部都击碎了。
  我们几个走过来,蹲在地上看着料子,我伸手摸着切口里面的金属,心里五味杂陈, 靠近牌面,是一层绿色塑料片,保证能颜色的纯正。
  下来一层,半透明的玻璃胶,保证用强光灯照得时候,一片浓绿映开,下来一层铅块,使做假后的石头,保证正常的重量。
  我说:“料子是假的,别有用心,妈的,怪不得我能看到绿色呢,我还有一点希望呢,妈的,都是假的,看到的都是假的,这就是一个空心料,草他妈的。”
  我的话说的很愤怒,我看着五爷他面无表情,但是这比愤怒还要可怕,这说明,他已经动了杀心了,但是对谁,我就不知道了。
  张奇捡起来一块碎片,愤怒的说:“我草,再来看看你这绿色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看着张奇手里的东西,苦笑起来,造假真的是廉价,我说:“这在缅甸是一种很常见的东西——儿童牙膏,在玻璃胶的掩饰下,这牙膏就表现出了帝王绿的感觉,我草,我还兴奋了半天,以为买了一块有帝王线的料子,原来是牙膏啊,真他妈的蠢啊。”
  我的苦笑,引来了马欣的愤怒,她说:“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你不看仔细一点?为什么你不看清楚?一亿两千万,就这样没了?哼,料子是你带回来的,你得负责。”
  我站了起来,我说:“我有让你们赌吗?是不是你们强迫从我手里买股份的?我有卖给你吗?都是陈希卖给你们的啊,赌之前我也说了,赌石有风险的,你们当时怎么说的,现在又怎么说的?”
  五爷站起来,看了我一眼,说:“住口,我马武不会输不起,但是也不会被人玩耍的,这件事,得把陈希找回来问一问,田光,阿福,你们带人把陈希给我带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