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2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一脸为难地说道:“我这是抽空跑回来一趟,再过一个小时,就要送陆岩的灵柩去梅源村,等到葬礼结束都不知道几点钟了……”
  蒋凝香问道:“都有什么人来参加葬礼?”
  陆鸣说道:“市里面孙淦和韩越都来了,省里面也有人来,大部分都是军官,我也不认识,连党和国家领导人都送来了花圈呢?”
  陆媛惊讶道:“陆岩是什么人物?连国家领导人都给他送花圈?”
  陆鸣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以前在部队是干什么的,反正是个老革命……从昨天到今天,起码来了五六百人了……”
  蒋碧云似乎对这件事没有兴趣,说道:“这么说你是不可能在家里吃年夜饭了?”
  陆鸣一脸歉意地说道:“没办法,谁能想到出这种事呢,不过,我明天就回来了……”
  陆建伟说道:“这也太不凑巧了,一家人好不容易聚一次,正好蒋总也在这里,本来大家可以商量一下公司的事情……”
  陆建伟还没有说完,蒋碧云就嗔道:“我可把丑话先说前面,既然一家人在一起过年,就要和和气气的,谁也不能谈工作上的事情,要谈工作上的事情,过完年你们爱去上儿谈上哪儿谈,只要别在我家里就行……”
  陆建伟有点尴尬地笑道:“好好,不谈不谈,我们只叙天伦之乐,不谈工作上那些烦心事……”
  正说着,陆鸣的手机响起来,掏出来看了一眼,站起身说道:“哎呀,那边在催了,我这就过去……”

  说完,凑到蒋竹君跟前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一眼瞥见了蒋竹君胸前胀鼓鼓的一对,忍不住就多看了一眼。
  蒋竹君对陆鸣的色眼倒是没什么反应,而是急忙擦擦儿子的脸,嗔道:“臭烘烘的,刷牙没有,少在儿子脸上乱拱……”
  蒋凝香陪着陆鸣从屋子里走出来,问道:“陆紫燕一家对你的态度怎么样?”
  陆鸣笑道:“干妈,他们如果对我不够热情的话,我有必要这么瞎折腾吗?对了,刚才有人到公司闹事,有六七个人打着横幅,上面写着要我爷爷和陆岩还他们公道,还说我爷爷跟陆岩他们在陆家镇欺男霸女……”
  蒋凝香惊讶道:“有这种事?对方是什么身份搞清楚了吗?”
  陆鸣说道:“我哪儿顾得过来?人已经让派出所带走了,我让宋平好好审审他们……”
  蒋凝香犹豫了一下,问道:“陆紫燕对这件事怎么看?”
  陆鸣想了一下说道:“我倒没有觉得她对这件事有多重视,她好像巴不得余家的人现身呢,她说陆岩留下遗嘱,让我找到余家的人了结这段恩怨,否则他在地下也不得安宁呢……”
  蒋凝香沉思了一会儿,问道:“陆紫燕再跟你提过入股造船公司的话吗?”
  陆鸣摇摇头说道:“她忙的要死,哪有功夫说这事,我打算等葬礼结束之后,再问问她具体情况……”
  蒋凝香点点头说道:“你记住,接近陆紫燕一家是为了给自己寻求一层保护,而不是被他们利用,凡是还是要多个心眼,毕竟,你跟陆岩只见过一次面,对他家的情况并不了解,陆紫燕和陆蓝岭可不是陆岩……”
  陆鸣忽然想起陆紫燕在客房和赵润东提到的那个计划,本想告诉蒋凝香,可担心她想太多,于是打消了念头,说道:“我心里有数,直到现在,陆紫燕都没有当面跟我提起遗产的事情……”
  蒋凝香谨慎地说道:“但她邀请你参股船舶公司就等于间接提到了遗产的事情,我打听了一下,入股这种大型的船舶公司,股本起码在四五十亿左右,陆紫燕凭什么认为你有这么多的钱?”

  陆鸣楞了一下,心里也不免疑惑,可随即说道:“她并没有提到具体的数目,并且我看她好像也不懂做生意,也许,在她想来也就十几个亿的资金……”
  蒋凝香惊讶道:“你怎么会认为她不懂生意?她在总参的主要工作就是搞经济情报的,尤其是对国际上的大型军工企业颇有研究,你那点小生意她会不懂?”
  陆鸣听了蒋凝香的话,心里面也难免犯嘀咕,不过,这件事还没有一点眉目,陆紫燕也就是这么一说,愿不愿意投资最终还是取决于自己,所以倒也没有过于警惕。
  于是说道:“干妈,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陆紫燕好像特意给我暗示,我的资金投入船舶公司以后绝对安全,那是一家有军队背景的公司,起码没人敢查……”
  蒋凝香犹豫了一下说道:“即便最后要投资的话,也不能以你的名义,万一你出什么事,她岂不是名正言顺地可以接管你的全部股权?”
  陆鸣惊讶道:“我会出什么事?”

  蒋凝香摆摆手说道:“目前我也猜不透陆紫燕对你的真实意图,不过,你们热的太快,到让我心里有点不踏实,你最好还是悠着点,可别昏头昏脑的掉进别人的陷阱里……”
  陆鸣的手机又响起来,于是说道:“我心里有数,等明天回来我们再好好研究一下,最近公司里也不安静,每个人都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呢……”
  虽然大部分吊唁的人都已经离去,可前往梅源村的车队还有将近二十辆之多,以至于陆鸣担心梅源村村委会前面的广场能不能停的下。
  还没有到梅源村,就接到了陆家镇派出所所长宋平打来的电话,说是那几个被打的人中有两个伤势比较严重,一个被打断了两根肋骨,另一个可能是脑震荡,到现在都还没有苏醒,医疗费恐怕要陆鸣来解决。
  陆鸣痛快地答应了,让宋平先给他们治病,等到过完年公司会派人去结账,不过他关心的是那些人的来历。
  谁知宋平说这些人和陆岩并没有直接关系,其中一个是东江市人,剩余的人都是来自W市,那个带头的承认自己是拿了人家的钱替人办事,并且这件事竟然和市里面的维权律师张大鹏有关。

  陆鸣一听张大鹏,就想起了阿龙的案子,记得上次张大鹏由于在法院门口造谣生事被公丨安丨局刑事拘留过,没想到又操起了老本行,只是不清楚这一次他雇主是谁,难道会是余世人的后人?
  如果真是余世人的后代雇佣张大鹏抹黑自己爷爷和陆岩的话,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爷爷是烈士。而陆岩也是家庭显赫的老革命,他们暗中雇人闹事有什么好处,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呢,难道是为了钱?
  陆鸣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头绪,只好先把这件事放下,琢磨着等到过完年之后亲自去一趟城里找张大鹏好好谈谈,像他这种为钱干活的人,只要给他点好处,不怕他不会出卖他的雇主。陆岩的灵柩到达梅源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本来有些陆家子弟不愿意让陆岩葬入陆家祖坟。
  可陆万林做了说服工作,后来又见送葬的队伍声势这么大,这才意识到陆岩的身份,再也没人敢反对了,整个葬礼比较顺利,在天黑之前,终于让陆岩长眠在了陆家的祖坟里。

  葬礼结束之后,前来送葬的大部分人都赶回了陆家镇,只有陆蓝岭兄妹和一些亲属留下来守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