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73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敢抬头,他的手从后绕上我的肩,“其实……我本来都是要回去的。”

  “……”我呼吸一下窒住,身体僵硬。
  “还记得我跟你说的吗?等你这件事情完了,我们找个地方先定下来,然后回去一趟,把我这个事情处理了就过来。”
  “……”我拧眉,缓了下呼吸,轻点了下头。
  “我去收拾东西,其实就是个以防万一,怕不能陪你走这段。”
  “……”我指尖刷一下就攥了起来,半响缓缓抬起头看他,入眼是他含着温柔笑意的眉眼,和微弯唇角边小小的梨涡。
  他握住我肩头的手微微收紧,“别担心,都不是什么大事,遣送回去也不是不能回来不是?”
  我抿着唇,半响深吸了口气,微微侧过身将脑袋靠在他在的胸膛,“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轻轻的笑了声,环着我肩的手紧了紧,“到是比起我这事,刘远明那边的事才是你要操心的。”
  我拧眉,微微抬起头,“就算付宏认识人,但张律师好歹也是律师,他们就那么公然上门去找人家麻烦,威胁人家,那边也……”
  “我说的不是这个。”他低头看我,“你之前剌伤了刘远明,丨警丨察也在找你,现在张律师明显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去了警局,那边肯定会联系你的。”
  “!!”我眸微张,人僵住。

  “别怕。”是感觉到我的僵硬,他搂着我的手臂又紧了两分,“你和刘远明不过是正常的家庭纠纷过激,而且刘远明有过错在先,基本不存在什么刑事责任,你只要咬死你东西没拿就好,要不我担心他会反咬你一口,过激和有预谋是两回事。”
  “……”我听得一怔一怔,说不出话来。
  而他在顿了两秒后又说:“到时候你应该必须面对刘远明,不过刘远明现在在医院,我会……”
  “你会什么?”我没等到他说完就叫出声,因为我基本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了,不外乎就是躲在暗处看着我吗?
  虽然事情发生到现在,这样的连锁反应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甚至还没有做好要面对刘远明的准备,但比起面对刘远明,我更怕他出什么事。
  他抿起唇看着我,没吭声,我也看着他,就那么静默了几秒后,我吁了口气。
  “亚桑,我敢骂他了,我不怕他!”我说:“而且张律师在,他现在也伤着,你不是说他手和脚都打了石膏吗?”
  “……”他依旧看着我,还是不吭声。

  我笑了,“他动不了我的,就他现在这样,他敢动我,我就敢还手,那天他好好的我都能把他打趴下,现在我还能怕他?”
  亚桑还是拧眉,我抬手,指尖按在他的眉心,然后又挪到他唇角边轻戳了下,“小梨涡呢?”
  我话落,他唇是弯了起来,我视线往下,挪到那浅浅的梨涡上,那么勉强的笑,也在说明他心里的不愿意吧。
  我扬起下颚,凑近他的菲薄的唇轻触的下,“放心,不会有事的。”
  这一次,终于轮到我安抚他,心底竟升起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他唇角的笑僵住,眉拧起,顿了一秒猛的低头衔住我的唇,搂着我的肩的手也抬起紧紧扣住我的后脑……(此处省略五万字)
  如他所料的,一个小时都没有,张律师的电话就来了。
  浑身无力爬躺在他身上的我的胸口一怔,半合的眼猛的睁了开,视线一下变得清明。
  他覆在我后脑上有一下没一下顺着我发的手也顿住,然后我感觉到他转头,看向库头柜。
  “是你的。”他声音还有些哑。
  “……我知道。”我有气无力的回,“你的就没铃声。”
  他胸膛微微颤动,一声好似叹息的轻笑从我头顶传来,“要接吗?”

  我抿唇,顿了顿抬起靠在他胸膛的脑袋看向他,“可以不接吗?”
  “那就先不接。”他说着,那盖在我后脑的手还轻轻拍了拍,像安抚小孩子似的。
  我又好气又好笑,却也收回视线转过脑袋,脸颊贴上他的胸膛看着那面白色的墙壁,“他们会一直打吧……”
  “应该……是吧……”
  电话确实是一直打,打到了第三个的时候,亚桑依旧没吭声,到是终于找回点力气的我忍不住了,让他把电话拿给我。
  张律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尴尬,劝我去趟警局,也去见一见刘远明,然后还和我说,这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有他在,能解决也就趁着这次机会一起解决了,事情的发展方向和亚桑想的一模一样。
  我没说话,一直听他说,脑袋有些白,但是空白一瞬之后,却又想得很多。
  他说完停下顿了会,见我一直不吭声,以为我电话又有问题,喂了几声,我才开口,“我能听到,你说。”
  他顿了一秒尴尬的笑了声,“呵……我说完了。”
  “噢……”我噢了声,顿了顿问他,“张律师,你怕他们吗?”
  电话那头的张律师似乎没想到我会那么问,硬是愣了好半响才回我,“为什么那么问。”
  其实别说张律师,连亚桑都疑惑的看着我,我弯起唇对他笑笑,然后对着电话说:“刘远明和付宏他们在这认识的人挺多的,而且他们是什么人,我想张律师今天也应该知道的……你这样帮我的话,我有些担心他们以后会报复你。”

  这话我说的好听了,我真正担心的不仅仅是刘远明他们会报复张律师,我更担心的张律师是不会临阵倒戈。
  以前我想的没那么多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看着亚桑,我那想法单一的脑袋居然会开始变得会转弯了。
  我话落了会,张律师叫我稍等下,然后我听到隐隐的说话声,过了会张律师的声音才从电话那头传来,带了些不屑的口气。
  “艾依啊,你自己也说了,景城就那么大点,就他们能认识人?我做什么的,律师!我接触过的,帮过的,告过的,比他付宏刘远明牛逼的多了去!”张律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估计是刚才我的话把他面子给伤了,“之前我会打电话给你,那叫好汉不吃眼前亏,就算你来了他们能怎么?最多也就把你带去见刘远明,我知道你的去处,后续我能处理!”
  “……张律师你误会了。”我见他越说也激动,连忙轮下声音说:“我就是担心你帮我的话给你惹麻烦。”
  “就算是麻烦我接了这个麻烦我就会把他办到底。”
  “……”
  “你过来,没事的,我已经打电话给我姐夫了,付宏他们已经被拘留,你丈夫刘远明在医院,你就是到警局做个笔录,然后我们就去医院,我顺便要去问他是不是他叫付宏他们去我事务所捣乱的!”
  日期:2017-12-19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