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0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有人听了,都要有,五爷有点生气,说:“打电话在问问。”
  这个时候田光拿起来电话,拨打了陈希的号码,过了一会,田光问:“陈希,你搞什么鬼?怎么还没有到?”
  “我草,你以为我想啊?妈的,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路上这么多傻熊,撞了好几辆了,草,堵死我了。”陈希在电话里破口大骂了起来。
  田光故作生气,说:“你神经病啊?我们来的时候路上根本就不堵。”
  “田光,你的意思是我说谎咯?我有必要骗你吗?草,又有个小比撞我的车,不说了。。。”陈希愤怒的说着。
  他说完电话就挂了,田光显得很无奈的样子,五爷说:“爱来不来,我们开始吧。”

  五爷说完,阿福就开始招呼人了,这个时候,我看到几个人走到广场上,开始点炮,突然,鞭炮炸了起来,我们都捂着耳朵,很喜庆,在鞭炮声中,伴随着锣鼓,我看着两只舞狮的队伍在不停的穿梭,狮子舞的很好,我都忍不住给他鼓掌了。
  五爷搞的很传统,很隆重,但是不知道等会料子开出来之后,他会不会还有这样的表情,会不会直接气的心脏病发了,到时候,就不知道事情会不会受到控制了。
  我们等了十几分钟,仪式才结束,我看着马帮的人都裂开了,把一排排的太师椅摆在了驿站广场上,五爷随后就跟几个老头子一起上座,我看着摆了五张椅子,但是只有四个人座,有个人没来。
  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二爷没来,但是五爷这个人做事是很周到的,就算二爷没来,他还是摆了他的位置,这就是尽人意,你来不来是你的事,但是我不摆那就是我不对了,看来做人还得跟五爷学习。
  所有人都坐定了,我们只能站着,田光都没有坐的份,阿福喊了一句:“开刀。。。”
  在马帮的村落里,一切都显得很复古,人们穿的也很简单,都是黑色的背心长裤,说的话也很拗口,所有的仪式也很有味道,但是在我看来,这就是闹剧,我更适合更喜欢现代赌石的环境。
  我现在也终于知道马玲为什么不爱呆在这里了,因为实在太无聊了,我也终于知道田光他们为什么不想呆在这里了,因为一切都太俗套跟啰嗦了,而且,被条条框框所限制着,一切排资论辈,不管你有没有能力,你都只能站在前辈的身后,而不是跟他们平起平坐。
  我看着一套切割的工具被抬了上来,五爷说:“邵飞,一切都交给你了。”
  我听了之后,就点点头,我说:“张奇,去安排。”
  张奇把手里的烟头丢在地上,赶紧的就跑过,接电线,试工具,十几分钟才准备好一切,张奇说:“好了,怎么切?”

  我走到料子边上,看着料子,对于这块料子,我心里也很心动,灰皮的料子,看着很完整,但是我知道他是假的,不过,不切开的话,我永远都不知道他假在哪里,这就是翡翠赌石的魅力。
  我搓搓手,周围都安静下来了,没有人说话,气氛显得很怪异,所有人的视线都在我身上,我有点小小的紧张,我看着料子,这块料子出了太多的事情,所以,我还没来得及研究他,但是现在我知道,这块料子需要尽快的解决掉,让陈希没有时间来见五爷,让五爷快刀斩乱麻,尽快的知道这块料子是假的,然后干掉陈希。
  我说:“五爷,这块料子首先得赌龙过地,我们在这条绿色的线上切一刀,如果这条线涨进去了,那么这块料子就稳了。”
  听了我的话,五爷说:“你操刀,你做主。”
  我点了点头,我说:“张奇,从这条绿色的线下面切一刀。”
  “好勒,来几个兄弟,帮我一把,将料子翻过来,我从背面下刀容易点。”张奇说。
  他说完,就过来十几个马帮的兄弟,十几个人分开站,把料子给抬起来一头,然后准备放下,突然有一个人没拿稳,提前松了手,料子一下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一下,所有人都傻眼了,我就看着料子摔在地上,有一块被摔断了,分坐两头掉在了地上。
  整个现场鸦雀无声,马欣呵斥了一句:“怎么这么不小心?这可是价值两亿多的料子,能这么放吗?”
  “二小姐,对不起,我没用,对不起。。。”
  听着那个人的道歉,五爷说:“阿欣,他也是不小心的,料子摔了是有问题,但是没有必要的,下去吧。”
  那个小哥赶紧退后,马欣看着料子,我赶紧过去,把料子捧起来,我一看,有点咋舌了,赶紧蹲在地上,看着切口,我草,这个摔的断口,居然是平的,而不是有裂痕状的断口,我看着手里的一大块带头绿色线条的料子,我震惊了。

  “妈的,强力胶粘上去的。”我吼了一声。
  我的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特别是马欣,过了十几秒钟,她才反应过来,走到我身边,有点怒火冲冲的抓着我的衣领,骂道:“什么意思?什么强力胶粘的?你给我说清楚。”
  我看着马欣的样子,我也恼了,我一把推开马欣,她摔了个踉跄,但是我没有害怕,我说:“马二小姐,你听不懂吗?这块料子是用强力胶粘上去的,这个色线是假的,是贴上去的,我草,我怀疑我们被宰肥羊了。”
  我的话顿时一来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在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一直淡定的五爷现在也不淡定了,他走过来,看着我手里的料子,脸色难看,眼神也带着一丝潇杀,他问我:“邵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着五爷愤怒的样子,我也不敢怠慢,我急忙说:“五爷,你看,料子是摔断的,所以断口应该是不规则的,但是你看这个断口,分明就是切开的,很平,你看这个绿色的这是绿色的强力胶,所以从外面打灯看,里面有这条绿色的线条,我怀疑我们被宰肥羊了。”
  我的话让马欣很愤怒,她质问我说:“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你之前说你很看好这块料子,你说没问题的。。。”
  我很生气,我说:“那是因为是陈老大推荐的,他出钱跟我合资的,我怎么知道陈老大会骗我呢?我是相信他才没有怀疑这块料子有问题的。”

  日期:2017-07-21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