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0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了,就坐在沙发上,我说:“谁说这件事是我干的?都是陈希干的,料子是他朋友推荐我买的,钱全部都是他挣的,我有拿你们一分钱吗?我出让的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可是五爷强硬的要买我的啊,料子赌输了,我也是受害者啊。”
  听到我的话,田光笑了一下,说:“看来,你早就准备了,但是,如果陈希狡辩的话,估计你还是很难脱身。”
  我说:“那就不要让他出现,他不在场的话,怎么说,还不是凭我们一张嘴,等到料子真相大白之后,我们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陈希的身上,五爷肯定会找陈希的,到时候我们就放出话,说五爷要干掉陈希,你说到时候陈希还敢出现在五爷面前吗?”
  “三人成虎,邵飞,你真的很聪明,知道怎么利用人的心里与形式,只要分开五爷跟陈希,到时候我们来操办这件事,就是明摆着要干掉陈希,就算他愿意抛弃一切也要跟五爷说清楚,那时候,我们也不会让他有机会再见到五爷了。”田光说。
  我点了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但是我很担心,我说:“光哥,其实陈希跟五爷这边,我都不担心,我有把握把所有的事情都运作成既定的事实,但是有一件事我很担心,那就是弄岛的万龙,他这个人你说非常的狠毒,我们这次操了他的老窝,他会不会找我们报复,如果他报复,估计,我会很麻烦,可能连命都没有了。”
  田光皱起了眉头,说:“弄岛的人参与进来,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去打弄岛的万龙,也是我不想做的,但是你放心,这件事我去摆平,你不会有事的,但是记住,以后不要跟弄岛的人有过节。”
  我听了就点了点头,但是我心里突然产生一股勇气,我看着田光,我问:“光哥,你到底是弄岛的人,还马帮的人?”
  我以为田光会生气,但是反而没有,他只是笑了笑,说:“这对于你我之间重要吗?”

  我听了之后,无奈的站了起来,我说:“不重要,你是我老大,我是你小弟,这就够了,至于你到底是那方的人,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我本来心里很疑惑,但是田光的话,让我突然释怀了,如果我死心塌地的跟着田光混,那么,他到底是弄岛的人还是马帮的人,这对我来说没什么实质性的意义,所以不重要。
  田光站起来,说:“邵飞,人,不能不拘泥住,一定要把心胸放开,这样,你才不会被困住,江湖道义,只能跟你的兄弟讲,不能跟世界讲,这个世界,是没有道义可言的,懂了吗?”
  我听了田光的话,觉得很深奥,我点了点头,田光拍拍我的肩膀,说:“回去吧,明天,我们还要干大事。”
  我点了点头,跟张奇还有赵奎他们离开了,刚出了门,我就看到马玲的宝马760,她开了车门,我坐了上去,赵奎开车,张奇坐在副驾驶,我们没有说话,朝着马玲的别墅开。
  我看着窗外,灯红酒绿,很美丽的夜晚,马玲说:“钱,都在陈希那里,你不怕他跑了吗?”
  我笑了笑,我说:“一亿多的支票,就是要兑现,也需要很多时间,陈希不会那么快的,况且,明天还有大事,所以他在两天之内,是不会兑现支票的,但是,这两天,他就会失去一切,到时候,支票还是会回到我们的手里。”

  马玲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我们的车子开到了别墅,下了车,赵奎跟张奇两个人就守在外面喝酒,我跟马玲上楼。
  在她的洋楼里,马玲开了几瓶红酒,给我倒了一杯,我们两个站在阁楼的阳台前,看着外面的月亮,我们都没有睡意,很精神,也很兴奋,更加的期待。
  “我妹妹是不是很聪明?”马玲突然问我。
  我笑了笑,我说:“也不是很聪明,反而是自以为聪明,别看她是留学回来的,但是对于道上的事情,她不懂,对于人情世故她也不懂,只是想要用条条框框自己的做人原则去跟别人打交道,所以,注定了她会失败,反而是你,很圆滑,很上道。”

  马玲看着我,说:“就是我比我妹妹强咯?但是我总想不明白,我爸爸为什么不选我,而选她,难道人的心真的是歪的吗?”
  我笑了起来,马玲比她妹妹强,但是却少气质,而且被玷污了,谁愿意找一个没有气质又有污点的人来接自己的班呢?五爷不是混子,他是马帮的大佬,要知道马帮曾经在东南亚可是极为强大的商会团体,连东南亚国家政府都要依靠他们的运输力量,所以,五爷更像是一个宗师级别的人,他更看重自己的地位,颜面,家世,甚至是血统。
  所以从马玲不是最合适的人选,马欣才是。。。
  马玲看着我,问:“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你们男人都喜欢我妹妹那样的女人,有学识,有品位,有气质,有容貌,有性格,是不是?但是你别忘了,这样的女人,能看上你吗?我奉劝你,不要妄想去吃你吃不到的,只会被扎的一身刺,还是好好的守住你已经得到的。”
  我看着马玲,我岔开话题,不想把气氛弄的僵硬起来,我说:“你之前说要我搬出去?是真心的?”
  马玲抬眼看了我一眼,媚笑了一下,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月色下,她肌肤红润雪白,我顺着她脖子一直往下看,看到那让人心惊肉跳的波澜壮阔的画面,她说:“你想知道吗?自己来摸不摸不就知道吗?”
  我听着,就伸出手,去摸一摸她的真心是否还在,那强烈的心跳,在柔软的甸子上冲击着,把我的手掌震的发颤,我贴了过去,深深的呼吸起来,变得有些喘,马玲没有什么魅力,但是她极好的一点是,在我面前从来不做作,不扭捏,也更愿意发泄掠夺自己的欲望。
  她是女人,强悍的女人,所以在各个方面多不愿意以小女人的姿态存在。
  我低着头看着她,她抬头看着我,眼睛的媚态,让人受不了,她张开红唇,贴了过来,牙齿咬着我的嘴唇,说疼不疼,但是也有些感觉,那种感觉很奇妙,惹的人心慌慌,痒麻麻。。。
  我亲吻上去,感受着那柔软,感受着那诱惑,感受着那甘甜,她引着我,慢慢的走到床边,一边走,一边将背后的绳扣解开,当到了床边,那黑色的连衣裙,荡漾着掉落在地上,我将两人的杯子放在床头,她像是义无反顾似的的,倒在床上,将柔软的甸子压的变形,我跪在她身上,我说:“我已经印在你的心里了吗?”
  马玲说:“你进来看看就知道了。。。”
  我笑了起来,那好,我就进去看看。。。
  放纵,快乐,欲望,当黎明的阳光刺进来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被化为乌有,多少次的爱抚,都化成了无力,在那欲望之河淹没。。。
  我看着外面的阳光,站了起来,穿上衣服,拿起手机,田光的电话就来了,我接了电话,说:“光哥。。。”
  “准备好了吗?”田光问我。
  我拉开窗帘,让阳光都照射起来,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我说:“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吧,还等什么?我的人,已经把陈希来打蜡的路给堵的水泄不通了,时间不等人,他多活一分钟,我想我们的心里就会难受一分钟,来大金塔,给陈希求求佛,让他死的利索点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