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9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妈的,有什么了不起的,草,还不让我们马仔进,不是我们这些马仔打江山,你们吃屎了你。”张奇不爽的说着。
  我们几个都看着张奇,心里也很不忿,但是没办法,谁让我们只是马仔,这个时候,我看着几个老人走出来,上了车,离开了餐厅,而阿福对着我喊:“邵飞四眼,进来。”
  我跟四眼对看了一眼,就走了进去,到了餐厅的大厅,我看着那块原石放在餐厅的地板上,很大,有一米多宽,但是却很扁,有点像是一个馒头。
  “五爷。。。”我跟四眼都叫了一声五爷。

  他点点头,说:“今天的事,你们做的都很好,年轻人,不怕事是好事,但是你们要记住,不准惹事。”
  “知道了五爷。。。”
  “啊福,带四眼去领三十万,给受伤的兄弟家用。”五爷说。
  阿福点了点头,就带着四眼走了,屋子里,只剩下我们几个人,田光,马玲兄妹,还有陈希。
  陈希看着田光,脸色很难看, 而田光也一直瞪着陈希,两个人争锋相对,突然田光站起来,说:“陈希,袭击我的人是不是你?”
  陈希有点恼火,跳起来说:“田光,你这什么意思?讲话要有证据哦?我为什么要袭击你?你可别冤枉我,你这是挑起内斗,妈的,人家说的真对,我们是不是只会窝里斗啊?”
  陈希的话说的振振有词,让田光无话可说,而五爷也瞪着田光,说:“田光,今天的事,是振奋我们马帮士气的一件大事,你的话,要有证据,没有证据。。。”

  五爷没有说结果,但是他不善的眼神,让所有人都害怕,田光点了点头,说:“对不起五爷,我知道了,是我冒失了。”
  “知道了就好,别他妈疑神疑鬼的,以为谁都会对你不利,不做亏心事才不会怕鬼敲门的。”陈希冷冷的说。
  田光气的深吸一口气,我心里为陈希感到悲哀,他死定了。。。
  陈希可以说是像是毒蛇一样阴险,我们都在忙着对付弄岛的人,大家都在同仇敌忾的时候,谁能想到他会从半路杀出来偷袭自己人?
  这种人真的是卑鄙小人,阴险狡诈,如果不是田光之前因为心疼自己的小弟,跟他们换了车,估计现在的田光已经九死一生了,不得不说,这就是命运造化,天注定了。

  五爷看着我们,又低头看着地上的石头,问我:“邵飞,就是这块料子吗?”
  我看着料子,料子很大,三百多公斤,我看着料子,心里有点惊讶,这块料子是灰皮壳的,看不出来是什么场口的料子,但是皮壳很紧实,而且已经切了一刀了,我蹲下来,看着切口,切口很小,但是切开的石头出现了一条帝王绿的色线,这条色线不是很明显,但是又存在,只要仔细看,就能看的到。
  仔细看,这块石头底子干了些,除了那条诱人的色根,这块石头一无是处,有了这条色根,这块石头,立马就身价暴涨!
  我伸手摸了一下,这条绿色的色线并不是贴上去的,是怎么存在的,我也不知道,这个也只有做这块料子的人知道了。
  我站起来,说:“是的五爷,就是这块料子,你看,这个上有一条绿色的线,很绿,根底很好,有可能出帝王绿。”
  我的话,让所有人都震惊了,虽然他们没有赌石的经验,但是对于帝王绿来说都不陌生。
  “邵飞,你的意思是能出来上次我们在坤桑老板赌的那种帝王绿?一克三十万以上的料子是吗?”田光问我。
  我点了点头,田光不动声色,但是其实我们已经演上了,而陈希也故作惊讶,说:“真的假的,这块料子真的能出帝王绿?”

  我点了点头,说:“只是有可能,这条色线叫做帝王线,有了这条色线,至少有六成的把握出,但是还得看运气,这块料子八千万不是没有道理的。”
  听了我的话,五爷说:“邵飞,料子很好,这块料子,我也很看好,不如,你再让一些股份给我。”
  五爷的话刚说完,马欣就不愿意了,说:“爸爸,你不要轻易相信他的话,我们要仔细看看这块料子,这可不是几十万几百万,而是上千万啊,要仔细。”
  马欣的话说完,我就乐了,我说:“五爷,让股份这件事,我看就算了吧,像这样有种有水的色,实属难得,色根蜿蜒自然,水头十足,行话说,宁买一条线,不买一大片,这个就是一条线,在色货身价百倍的现在,有这么一片浓绿出现在面前的时候,顿然如同一个小型的富金矿出现,所以,五爷请原谅我的贪心,百分之十的股份,已经不能再多了。”

  听到我的话,陈希就笑了一下,而马欣脸色很难看,五爷的脸色也好不到那去,马欣说:“你少在这里故意抬高身价,你这么说,不就是为了吧料子的价格太高吗?我懂,你说吧,想要涨价多少,尽管说就是了。”
  我听了就摇头,我指着切口,断断续续的说:“如果。。。。颜色下去。。。如果龙过底。。。。这块石头。。。绝对是发家致富的宝贝,如果真的能出帝王绿,这块料子,十几亿都不是问题,所以,马小姐,我只能让百分之十。”
  我一再坚持,当然是为了要给陈希制造机会,我不让股,他肯定会让的,但是他让的越多,到最后就死的越惨。
  听到我这么说,陈希很意外,但是却依旧高兴,而马欣跟五爷都有点不高兴,马欣说:“你说这块料子价值十几亿?”

  我说:“是,你不信可以上网搜一下,看看现在帝王绿的价格。”
  马欣听了,立马拿出来手机查询了一下,过了几分钟,马欣的脸色变得有点焦虑,她看着料子,立马说:“田光,你要赌吗?”
  我听到他的话,心里就不忿,我知道马欣动了野心,但是她不直接问我要股份,而是问田光要,因为她知道田光是我大哥,所以拿我大哥来压我是最好的手段,真的是个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女人。
  田光看着料子,说:“邵飞,我跟马欣一起入股,你让百分之三十给我,当然,料子你可以涨价,我都接受。”
  听到田光的话,陈希就高兴了,他笑着看着我,说:“邵飞,你给料子估价,看看有没有让股的可能,不要太死板,有钱大家赚,是不是?”
  我听了,就蹲下来,拿着手电给窗口打光,很透,属于贼透的那种,这块料子怎么个假法,我也是不知道,所以我很感兴趣,我站起来,我说:“料子八千万买来的,我没有切第二刀,所以不敢说他涨多少,但是根据赌石界的规矩,料子过了缅甸的边境涨三倍。”
  “什么?你的意思是这块料子需要两亿四千万?”马欣不可思议的问。
  我点了点头,看着马欣,我说:“这是赌石界的规矩,只要过界就涨价,五爷应该懂。”
  五爷点了点头,说:“我懂,我们马帮曾经就是靠运送原石为生的,我怎么能不懂,只是那时候过界翻倍,如今翻三倍,时代不一样了,价钱也自然不一样了。”
  五爷的话很有公信力,谁能有比马帮的总锅头更动运输原石的价格呢?他们曾经可是以此为声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