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116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晓冬一想到他,就觉得心里有点别扭。宁钰和他那个奇异的罗盘,总让晓冬有些忌惮。这回要见的是宁钰的师父,晓冬这心里就更没底了。

  累得很,晓冬不多时就睡着了。白天赶路,师父已经很照顾他们两个,速度并不快。莫辰还没完全恢复,晓冬则是修为更浅。有他们两个拖后腿的,这行进的速度想快也不容易。
  第二天一早起身赶路,天阴沉沉的,没有多久就真的下起雨来。
  雷电交加,雨越下越大。回流山这一行人倒是不怕雨,可也总是有些不方便。
  晓冬跟着大师兄,头上戴着一顶又圆又大的尖顶青竹斗笠。
  大师兄说的还真准,昨晚他说会下雨,还真就下雨了。
  停下来歇息的时候,晓冬忍不住问:“大师兄,这雨什么时候能停啊?”
  莫辰望了一眼天色,朝晓冬摇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是不知道吗?
  不过晓冬很快明白了莫辰摇头的意思。
  他的意思是,这雨短时间内停不了了。

  雨连下了数日,他们抵达天机山的那天,雨依旧下个不住。
  天机山可不是回流山这样的小宗门,光看山门,那气派就不一样。天机山山下也有一座镇子,虽然阴雨连绵数日不停,镇上仍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和回流山那儿冷清萧索的景象全然不同。
  李复林事先曾经送了信来,胡真人早早遣了弟子下山来,极为客气热情的迎了他们一行人上山。
  晓冬终于见着了闻名已久的胡真人。

  从师父、师兄他们口中,晓冬听了许多胡真人的事。虽然素未谋面,可是他心里已经隐约有了一个对胡真人的大致印象和猜想。再加上宁钰给他留下的印象,晓冬想着,胡真人应该是一派道骨仙风,世外高人的样子。
  结果大出他意料之外,胡真人和他想象中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宁钰瘦得象竹竿一样,胡真人却是大腹便便,圆脸,头发稀疏,前额凸大,眼睛细小,留着亿两撇有些歪斜的短胡子,身上穿着一件紫红色绸缎道袍,怎么也同世外高人这四个字扯不上关系。
  “就算着你们今天要到。”胡真人笑着挽起李复林的手上了台阶:“可有些日子没见着你了,这回你一定得在山上多住些时日。我说,你怎么突然间要带着弟子们北上……”

  等到胡真人和李复林坐下,莫辰就领着师弟师妹们向胡真人行礼问安,胡真人笑呵呵的抬手虚扶:“好好好,起来起来,都起来吧。这一路来可都累了吧?”又看向晓冬问:“这就是宁钰回来说的那个孩子吧?没想到你这不声不响的又收了个小徒弟。来,上前来让我看看。”
  晓冬看了一眼师父,上前两步站在胡真人身前,又行了个揖礼。
  “嗯,看着很面善,”胡真人在腰里摸了摸,拿出一个青玉雕的小葫芦给他:“来,这个权做见面礼了。”
  等晓冬收下了葫芦,胡真人下一句话就问:“你生辰是哪一年?说出来我替你卜一卦。”
  晓冬:……
  原来师兄他们真的没夸张,胡真人确实有这个见人就要算卦的毛病。
  其他人早就见怪不怪了。
  李复林替自己徒弟解围:“晓冬他自己也不清楚生辰日子,你问这个可是为难他了。”
  胡真人一点儿不失望:“没有?那也不打紧。咱们看手相,摸骨,测字都行,放心,都算得准。”一面说一面又想起了莫辰:“你也不许走,等下我再替你算一回,我就不信还算不准。”
  胡真人果然……有点疯疯颠颠的。
  师兄他们说得确实没错。
  可是等胡真人招手叫他坐到近前,真要替他卜卦时,晓冬突然有点心慌。
  这一刻胡真人突然不是刚才那样笑得象个财神爷爷似的模样了。他嘴角还有一丝笑意,小眼睛还是眯起来的,可是眼神看着也和刚才不一样。
  要是让晓冬具体形容一下,胡真人这会儿的目光就是湛然有神,那笑容让人看着也显得有些高深莫测,这样子倒是很有些世外高人的风范了。
  当时宁钰的罗盘就能测到晓冬的存在,胡真人既然是他的师父,那功力肯定只高不低。

  晓冬真怕被胡真人发现自己的秘密。
  “看相也行,测字也行。”胡真人看出晓冬很紧张,笑呵呵的安慰他:“你就当是测着玩儿,准不准的也不用当真。”
  晓冬就说:“那我测字吧。”
  听说算生辰八字是最准的,可晓冬也不知道自己的八字,他只知道是哪年生的,连月份都说不清楚。因为叔叔不是生身父母,有些事情只有生身父母才知道。

  “行啊。”胡真人说:“那你写一个字,我来测测看。”
  写字不难,可是突然间要刻意的写一个字出来,一时间真想不出写什么好。
  他犹豫了一下,写了一个回字。
  回流山的回。
  也是回去的回。
  虽然说和师父师兄们一起出来了,可是晓冬打心眼儿里并不喜欢飘泊不定的生活。他想,要是可以,他愿意一辈子住在同一个地方,同一间屋子里头。
  胡真人笑呵呵的把写了字的纸拿想来细看。

  “你这个孩子啊……心事有点重。其实你这么大点儿年纪,凡事不要想太多,不用自寻烦恼。”
  胡真人说了这句话之后,看看字,又看看晓冬的脸,然后再看字。
  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神色变得很郑重。
  这让晓冬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怎么?
  莫不是他身上真有什么古怪?
  胡真人是看出什么来了?
  胡真人摸了摸脑门,他脑门挺大,还高,看起来油光光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常摸的缘故,显得格外光滑。
  “今儿这天时不好,嗯,我改天再给你重算。”
  晓冬一头雾水,心里更加不安了。
  这算命还要讲天时?
  可胡真人一开始不说什么天时,他都写了字了,胡真人也看了半晌,才说天时不好,这让晓冬很是纳闷。
  不过胡真人放过了晓冬之后又转向莫辰:“来来,辰小子,我也给你算一算。唔,你也写一个字吧。”
  不是说天时不好吗?这天时还分人?
  莫辰比晓冬更了解胡真人的脾性。要是被他盯上了,拒绝是没用的,胡真人很擅长死缠烂打,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而且他这人性情豁达,待人也十分实诚,除了这些小小怪癖,并没有什么不好。
  于是莫辰就用晓冬刚才用过的笔,想了一想,写了一个雨字。
  外面还下着雨,写这字也很正常。测字的人有的会认真刻意的写一个字,想测出自己心中疑难的事。有的写字却很随意,就象莫辰现在一样,外头下雨,他也就看似顺手的写了个雨字。
  日期:2017-07-31 06: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