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115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他们,李复林也大度的松了手。
  对他来说,人活一世,天下这么大,谁会在一个地方困一辈子?世上这么多人,谁和谁又能从生到死的都守在一起?不过都是因势而聚,缘尽则散。
  别人要另寻前程,李复林并不拦着。将来这些曾经的外门弟子如果遇着难处,能帮他还会帮一把。但是也有一样,既然已经离开了,他们就不能再打回流山的名义行事,无论行善作恶,小事大事,这一点必须分清楚。
  他们没在镇上停留,继续赶路,天黑时到了一处江边小城,这里人不多,房舍稀疏,不算繁华,他们一行人在城外道观歇脚,晚上草草用了点素面。这道观里的人虽然是普通人,但是多少知道点修道的事,晓得李复林他们一行人来历不凡,倒是想尽心招待,可是道观就这么小,再尽心也难为无米之炊。

  好在回流山这些人只是暂时落脚,并没有想挑剔这些的意思。
  这一天气氛不好,大家都不怎么说话。玲珑被那些半途走掉的人气得不肯吃饭,翟文晖看着了,也不能劝,晚上各自回了房,他又揣着几个桃子去找人。
  桃子熟的正好,皮一揭一包甜水,软软的都不用嚼了。
  玲珑一边大口咬桃子一边说:“太过分了。当时他们上山拜师的时候,说的都天花乱坠的,就差没指天誓地说绝不变心了。现在还没怎么样,一个两个就怕受拖累,远远的躲开了。”

  翟文晖劝她:“师父都不气,你也想开些吧。人各有志,强把人留下,人家心里反而怨恨,那又有什么意思?再说,人少有人少的好处,你不觉得那些有异心的人走了,咱们留下的人更亲厚了?”
  玲珑一想,这倒也是。
  以前山上人少的时候,师兄弟几个住的都近,比现在还亲热。后来人越来越多,有了内外之分,暗中又有人各自抱团,相处起来反而更多是面子情儿。
  “你说的对。”玲珑说:“想走的赶紧走,都走了才清净,省得在眼前晃着闹心。”
  翟文晖笑着又替她剥了一只桃子的皮:“我可不走啊,我还想着师父多早晚心情好收我为亲传弟子呢。”
  “快啦。”玲珑说:“再说你现在学的练的也不比我差,大师兄也指点了你不少呢。”
  说是亲传弟子,其实李复林手把手教徒弟的时候很少,也就莫辰得的指点最多,往下头数,玲珑他们平时多数都是大师兄在教。
  “大师兄的伤不碍事吧?”

  “没事,今天赶路看着不是也没事吗?师父说大概月把功夫就能好了。”
  翟文晖点头说:“大师兄原该好好闭关休养的,这次也是太不巧了。”
  可不是,不管怎么说,有伤的人不能好好歇息还得赶路这确实是太不巧。
  吃完桃子翟文晖还给她打了水洗手,看玲珑心情好了这才回去。道观里地方不大,玲珑是个姑娘,所以单住一间屋,其他人都是几个人住在一起的。
  莫辰和晓冬还是住在一块儿。

  晓冬被大师兄盯着练功,可是心里一点儿也不觉得苦。虽然赶路是辛苦事,借住的地方不免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一路上还走了两三拨人,可是晓冬都不在乎。
  两人并排而坐,晓冬缓缓吁了口气,转头睁开眼看向身旁。
  莫辰盘膝而坐,闭着双目,神情安然。烛光投在他的脸上,风吹着烛芯摇晃,他脸上的光影也动荡着,明暗不定。
  晓冬就是担心大师兄身上的问题。
  那鳞片,是怎么回事呢?人身上不会平白无故的长出那个来,虽然说它现在又不见了,可是也不能当它就没出现过啊。
  想到这儿晓冬心里有些发慌。
  他自己身上的问题倒是没有功夫多想,一心一意替大师兄打算。

  这事儿,他不懂,又不敢同旁人商量。
  回头问问师兄,这事儿要不要告诉师父,师父总比他们有办法的。
  正在想着,莫辰也睁开了眼睛。
  他墨黑的双瞳上有一层金色的浮光掠过,看来平白多了几分妖异奇诡。
  晓冬愣了下,又觉得,多半是烛光摇曳映出来的那一下。
  “还没睡?”
  “师兄累了吧?那咱们就歇息,我去打水来。”
  莫辰看着小师弟乐颠颠的去打水,也没拦他。

  莫辰起身站到窗前,推开窗子。
  晚风拂在脸上,吹来的风里有一股竹叶特有的清香气。
  这座道观里虽然没有修道之人,但是山前山后都是竹林,绿竹笔直修挺,直刺向天,竹叶茂盛碧绿,一重一重密密匝匝。
  竹林太密,白天看着就让人觉得阴森,夜晚朝远处望,一片黑黢黢的,风吹的竹叶飒飒作响,象是有许多人在走动,又象是在窃窃私语,说着不为人知的话。
  晓冬端水进来,就看见莫辰站在窗前一动不动的模样,披在肩上的长袍被风吹的往后飘摆,眼看要滑落到地上了。
  “师兄你看什么呢。”
  “看天。”
  天上只有一弯细芽似的月亮,星星黯淡,看起来明天天气多半不会很好。
  “师兄洗脸吧。”

  莫辰把肩膀上披的长袍取下放到一旁,走过来的时候说:“明日多半有大雨。”
  玲珑师姐就特别厌烦下雨天。
  师父捡到她的时候听说就是个下雨天,雷电交加。不过玲珑觉得这和那件事儿没关系,她纯粹是讨厌下雨天气闷、不便。
  师父说这个和体质也有关系,她的根骨体质更偏火属,所以不喜欢下雨天也是正常的。
  晓冬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他忍不住问:“那师兄,你的根骨更偏五行中的那一种呢?”
  “小时候师父就说过,我大概是偏金属。”
  晓冬一脸敬慕的说:“所以师兄剑法这么好?”
  莫辰微笑,没纠正他的说法。
  不过说起体质,他最近有些模糊的猜想。
  一个人的体质会改变吗?会,但是这种机率是很小的。
  莫辰隐约感觉到,自己的根骨似乎有所变化。
  这变化就是从他从葬剑谷回来之后才发生的。
  他能感觉到风里吹来浓重的水气,云层从四面八方朝这个方向汇聚。
  莫辰将手伸进装水的木盆。
  双手被水浸没,晓冬肯定是先去端了热水,又往里兑了凉水,盆里的水不冷不热,温度正相宜。
  莫辰洗漱过,晓冬也打水草草洗了一把。这间屋里只有一张榻,好在睡得下两个人。
  “师兄,咱们就一路往北走吗?”
  “对,咱们还会经过天机山,师父和胡真人交好,一定会上山的,到时候你就能见着胡真人了,还能再见着宁钰。”
  “对了,我借了他的书,正好还他……”
  宁钰借书给他也是一片好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