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2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盯着陆鸣看了几眼,大声道:“你管我是哪里人?让陆石头的家里人出来,今天不给我们一个交代就别想下葬……”
  这时,陆鸣听见人群里有个人说道:“原来这里举行的是陆石头的葬礼?是不是几十年前陆家镇梅源村的陆石头……
  听说他和陆尚友陆有根几个人当年在陆家镇干了不少坏事,后来跑掉了,当时的国民政府一直通缉他们……不过,后来好像都参加了革命……”
  陆鸣见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生怕男人再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于是说道:“大叔,这样吧,你有什么话我们进去慢慢说,陆石头的家人也在里面,我带你去见他们……”
  男人盯着陆鸣疑惑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陆鸣确定这个男人不是陆家镇人,要不然怎么连自己都不认识,于是说道:“我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我叫陆鸣……”
  陆鸣不说还好,男人听了陆鸣两个字先是一愣,随即回头冲身后的人喊道:“哎呀,他就是陆尚友的孽种……陆石头不过是陆尚友一条会咬人的狗……这下找到正主了……”
  话音未落,只见他忽然伸手一把揪住了陆鸣的衣领,嘴里大喝道:“还我余家七条命来……”说完,晦气拳头照着陆鸣的脸上就是一拳。
  陆鸣做梦也没想到男人竟然跟对自己下手,一瞬间竟没有反应过来,被那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鼻子上,顿时鲜血长流。
  一边的陆虎反应够快,男人揪住陆鸣衣领的时候,他已经扑过来,可还是晚了一步,不过,没等男人第二次挥起拳头,他已经一脚把他踹的身子飞了出去。
  “好哇,仗势欺人……打人了……跟他们拼了……”只听人群中有人大喊一声,只见六七个人从各个方向冲上来,几个人扑向陆虎,两个扑向了陆鸣。
  陆鸣虽然没有打架的本事,可逃命的功夫还是不错的,陆虎把他从男人手里解救出来之后,他的身子已经慢慢往后面退,等听到男人大喊大叫的时候,他已经意识到即将爆发一场混战,于是没等那两个人扑到跟前,一扭头钻进了人群,嘴里大喊道:“保安,保安……给我往死里打……”

  由于有过上次公司被人冲击打砸的教训,站在门口的老三老五一直警惕地注视着人群中的动静,刚发现男人对陆鸣动粗,已经吆喝着带着五六个保安冲过来,正好护住了自己老大。
  再一听陆鸣竟然命令他们往死里打,哪里还需要多想,几个人嘴里怒吼着冲了过去,那两个扑向陆鸣的男人正好被截住,他们哪是如狼似虎的保安的对手,没几下就被打翻在地,顿时就被踏上了“一万只脚”。
  陆鸣气喘吁吁地逃回到公司门口,一只手堵住鼻子的血,一边回头看着人群中的混战,惊讶地发现参与打架的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并且,奇怪的是互相混战的反倒不是保安,而是一些穿着便服的男人,忍不住有点后怕,生怕局势失控以后闹出人命来。
  其实,参与混战的大部分都是陆家镇原本看热闹的人,那几个闹事的人不认识陆鸣,可那些看热闹的陆家镇人没有不认识他的。
  忽然看见外地人竟然敢动手殴打陆大将军的传人,哪里还忍得住,没等陆鸣发话,一些年轻力壮的已经冲上前和那几个闹事的男人混战起来,场面马上就失控了。
  这时不管陆鸣怎么喊叫,也无法控制局势,眼看着那几个闹事的人被纷乱的人群挤在中间狂殴,毫无还手之力,要是再这么打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陆鸣急着没办法,忽然看见大门后面防着一桶桶的火炮,一时灵机一动,二话不说,过去抽出两个,用打火机点燃了其中一个,然后朝着人群上空人过去。
  这种火炮俗名叫轰天雷,个头大,声音大,农村丧葬仪式常用,只听一声巨响在上空炸开,所有参与混战的人吓了一跳。
  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顿时都停下来,陆鸣又点着了第二个,朝着上面人过去,又是两声巨响,人群为了躲避火炮四下躲避。
  陆鸣趁机喊道:“都别打了,都给我住手……大过年的可别闹出人命啊……”
  一瞬间的平静让所有人都听见了陆鸣的话,陆家镇的人见他出面制止,马上就起到了作用,虽然换有人愤愤地咒骂,可也没人再出手了。只见场地中央东倒西歪的躺着六七个人,有的一动不动,有的扭着身子痛苦的呻吟,显然都伤的不轻。
  陆鸣正想上前查看一下,忽然一只手伸过来用餐巾纸替她擦鼻血,扭头一看竟然是个美女,看着眼熟,可一时想不起来。
  “陆总,要不要紧……流了不少血呢。”美女似有点心疼地说道。
  她这一开口,再看看那两条大长腿,陆鸣马上想起她是谁了,原来是自己公司的员工温蓝,也就是上次在篮球场上出尽风头的女孩。
  “你怎么在这里,公司不是放假了吗?”陆鸣惊讶道。

  温岚说道:“我今年不回家,在陆家镇的亲戚家里过年,陈总昨天通知我过来帮忙呢……”
  正说着,只见一辆丨警丨察开过来,停在了那几个倒在地上的人身边,从车上下来陆家镇派出所所长宋平和两个丨警丨察。
  陆鸣急忙走上前去,小声说道:“这些人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竟然敢侮辱老革命陆岩,陆家镇人实在看不过去,就跟他们打起来了,你带回去好好查查他们的来历……”
  宋平当然听说过陆岩的大名,也知道今天这里举行的就是他的葬礼,再看看停车场上那些吓人的车牌,哪里还敢多问,马上就让两个丨警丨察检查几个人的伤势。
  陆鸣让陆虎派两名保安协助,又派了一辆车,把几个闹事者送医院去了。
  正好韩佳音急匆匆从办公楼里跑出来,惊讶道:“出什么事了?哎呀,你的鼻子流血呢……”
  陆鸣也不解释,拿起保安递过来的那块横幅,气哼哼地上楼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只见办公室里除了陆蓝岭兄妹之外,还有三名现役军人和两个六七十岁的离休军人。
  陆鸣正自犹豫要不要进去,陆紫燕冲他招招手说道:“阿鸣,你来……”
  说着,冲那几个坐在沙发上的人介绍道:“这是我侄子陆鸣,说实话以前我们都不认识,要不是前些天他亲自来找我父亲的话,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其中一个佩戴少将军衔的军人惊讶道:“你侄子?”说完,扭头一脸狐疑地盯着陆蓝岭,似乎不明白陆紫燕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侄子来。
  陆蓝岭笑道:“这里都是自己人,我也就没必要隐瞒了,实际上我父亲和陆尚友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阿鸣就是陆尚友的亲孙子,他父亲是陆尚友和陆家镇梅源村的第一个老婆生的,已经去世十几年了,知道他的人很少,所以,算起来,他也是我们的侄子,今天老爷子的葬礼就是他负责安排的……”

  在坐的人都一脸惊讶的样子,坐在陆蓝岭身边的一个离休老军人说道:“你的意思他是老团长的亲孙子?不是说老团长在家乡早就没人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