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2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下来是一批退伍老军人,年龄六七十岁不等,其中两个好像都有八十多岁了,被人搀扶着颤颤巍巍地走进来。
  陆鸣琢磨这些老军人离休前应该都是军队的高级将领,只是没法判断他们职务的大小,因为他们虽然穿着军装,但却没有军衔,只是胸前挂着各式各样的勋章,虽然都一大把年纪了,可在陆岩的遗体前站的笔挺,一律先敬礼后鞠躬。
  不过,陆鸣注意到,陆蓝岭兄妹对这些退伍军人的态度可比对待孙淦一行恭敬多了,不仅双手相握,而且在寒暄的同时还向他们深深的鞠躬,可见这些老军头来历不凡。
  陆鸣的脑子里忍不住又开始瞎琢磨,心想,看这些老头在陆岩遗体前恭恭敬敬的样子,很有可能当年都是陆岩的下属。

  而陆岩又是自己爷爷的下属,等到爷爷在陆家镇举行葬礼的时候,这些老军头自然还要来,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就是陆云轩的孙子,自然要对自己另眼相看,遗憾的是他们恐怕都不知道陆云轩还有自己这么一个孙子呢。
  不过,这些老头虽然对一个死人恭恭敬敬,但对他的家属却敷衍了事,就和先前的孙淦他们差不说,一只手朝前面伸着让每个人碰一下,然后还没有看清楚对方的相貌就过去了。
  陆鸣先前还对陆紫燕让他加入亲属的行列感到受宠若惊,可这会儿却觉得有点无聊,虽然每个人也都跟他握手了,可没人跟他说过一句话,也没人介绍他的身份,谁知道他是什么角色,反倒像是被陆紫燕安排在这里凑数的。
  接下来是一批现役军人,他们是排着队进来的,差不多有二十几个人,其中有五六个少将,其余的军衔基本上都是上校以上,陆鸣猜测这些人应该是陆蓝岭兄妹的同时或者战友,也有可能是那些老军头的后代。
  按照蒋凝香的预期,自己攀上陆紫燕这条线之后,这些人应该成为自己的人脉,可眼前的情景却让他有点心凉。
  因为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他分明看见有几个将领和赵真阳陆东萍小声交谈过几句,可等到了自己面前,只是心不在焉地握个手就过去了。
  最让他愤愤不平的是,陆紫燕的家人好像一点都没有介绍自己的意思,好像自己是她家的穷亲戚似的,而这也就是今天唯一的收获了。
  接下来的一两个多小时之内,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也看不出身份,陆鸣怀疑有些人恐怕连陆蓝岭兄妹自己都不认识,搞不好还有趁机来混吃混喝的人呢。

  终于,在陆鸣偷偷打了两个哈欠,觉得眼睛都睁不开的时候,追悼会开始了,他这个时候已经进入了朦胧状态,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提醒自己可千万别打瞌睡摔倒了。
  所以,整个过程都是迷迷糊糊的,连谁致悼词、说了些什么,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直到灵堂里哀乐再次响起来,才稍稍清醒一点,一扭头看见陆虎站在门口冲着他挤眉弄眼,并且一脸焦急的神情,显然是想引起他的注意。
  这时,主持人已经宣布追悼会结束,有人已经开始往门外走,陆鸣松了一口气,头昏脑涨地来到门口,问道:“什么事?”
  陆虎拉着陆鸣的胳膊出了门,走进一间空着的办公室并且关上门,这才说道:“外面有人闹事呢……派出所的人马上到……”
  陆鸣顿时清醒过来,吃惊道:闹什么事?什么人?怎么回事?

  陆虎说道:“我也搞不明白,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十几个人,打着横幅来到办公楼前面,在哪里对着行人大喊大叫,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陆鸣一听只有十几个人,心里松口气,可想不出为什么会来公司闹事,自己又没拖欠工资,大过年的来闹什么事?
  一边琢磨着,一边走到一扇窗户朝下面看去,只见公司门前差不多聚集了几百号人,就像是看耍把戏似的围着中间的几个男女,人群中果然还有人打着一条十几米长的横幅,上面写着:还我公道,向陆尚友、陆石头讨还血债。
  陆鸣一看,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是冲着陆岩的葬礼来的,心里顿时就想起了被爷爷和陆岩灭门的余世礼的后人,因为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谁跟自己爷爷和陆岩有血海深仇呢?
  只是他们明明知道爷爷和陆岩的身份,竟然还敢明目张胆地打着横幅来葬礼上示威,岂不是胆大包天,难道背后有什么人在支持他们?
  陆鸣发现一个有点年纪的男人在人群中挥舞着双手在激动地叫喊什么,于是急忙打开窗户,只听那个男人声嘶力竭地大声喊道:

  “陆石头,你还有脸回陆家镇啊……当年你和陆铁锤在陆家镇欺男霸女、横行霸道……竟然残忍地**了余世礼的儿媳妇,并且还将他全家灭门,连小孩都没有放过,简直是天理难容啊……
  你葬在陆家镇难道就不怕这些冤魂来找你算账吗……这么多年你和陆尚友就像是缩头乌龟一样不露面,现在死了终于想回来了,你要给家乡父老一个交代啊……”
  陆鸣一下关上了窗户,一脸吃惊地站在那里楞了几分钟,然后就在人群中寻找陆蓝岭和陆紫燕,却发现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
  正想过去找个人问问,只见韩佳音走了过来,说道:“阿鸣,我跟我爸回家去了,这里的事情交给了我的助手王雪真,她是陆家镇本地人,老家就是梅源村的,一切都很熟悉……”
  陆鸣也没有仔细听,只是说道:“那你赶紧回去吧,你家里也有事呢……接下来也没有什么大事了……对了,我姑姑呢?”
  韩佳音说道:“应该在你办公室吧……”

  陆鸣正想上楼找陆紫燕汇报楼下发生的事情,可忽然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心想,摆平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自己的职责,以她的身份难道还能亲自出面解决?
  不管怎样,自己起码先要搞清楚这些闹事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如果真是余世人后人的话,倒是省了自己寻找他们的功夫。
  陆岩不是想了结这一段恩怨吗?到时候不妨请他们进来好好谈谈,看看他们想要什么公道,如果钱能解决的话,即便花点钱也为所谓,只当替自己爷爷了却一桩心愿。
  这么一想,陆鸣就朝陆虎招招手,两个人来到了楼下,只见五六个保安站在门口严正以待,防止闹事的人闯进来,可不少前来吊唁的人已经来到了楼下,不明所以地围在四周看热闹。
  陆鸣带着陆虎几开人群钻了进去,只见那个男人还在那里吐沫横飞的大声叫嚷,周围还不时有人附和,大喊着天理难容之类的口号。
  陆鸣走过去拉拉上年纪男人的衣袖,说道:“这位大叔,你是什么人?这里今天正举行葬礼,你在这里大吵大闹的成何体统……”
  男人楞了一下,随即大声道:“要不是举行葬礼我们还不来呢,我们就是要让大家知道陆石头是个什么货色……他活着的时候我们没法见到他,只有死后找他讨回公道了……”
  陆鸣把男人打量了几眼,问道:“你是陆家镇人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