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9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综合平洲玉器街网对成交原石的报道来看,种水好的其他颜色料子和绿色料子本次领涨。例如广东会员投中的两块豆种满绿、可以做手镯的1,660公斤玉料,是以6。8万欧元起拍,约5,000万人民币成交。而暗标中最高价的,是一个底价280万欧元的冰种红黄翡原石,开标价约近9,000万元人民币——红黄翡几乎是所有有色翡翠中价格最低的一种,低于绿色、紫色和无色冰种。
  而据揭阳、深圳和云南的一些玉商透露,他们留意到在公盘出现了明显的价格炒作。第一天的暗标开标有人独得300多份能做手镯料的标的,随后几天内有大约四人以高价投入约50亿元中标,但最后也没有正式成交导致流拍。他们分析这可能是一些国内囤货较多的玉商,希望以这种方式将公盘上的低价原石拦截在境外,而报出这些离谱的价格又能对翡翠上游价格进行一番新炒作,方便他们在国内出货。

  在此次公盘上,同样见到了不少以往曾经流拍过的玉料或高价成交过的玉料重出江湖寻找接盘者。比如某份重44公斤,底价1,500万欧元的玉料是本次公盘上底价最高标的。它曾经在2011年流拍过,此次切割了部分边角后以高于当年底价数倍的价格重新拍卖。但是由于这块玉料虽然有绿却有明显裂纹,赌性太大,玉商们并没有贸然下手。
  这块玉料并没有重演2010年那块紫罗兰翡翠标王的传奇:当时一位缅甸货主在2008年以20万美元赌得一份玉料,因为皮壳裂纹多,担心价钱卖不上,就放了两年,结果在2010年11月的公盘上,该玉料以19,899,999欧元的成交价成为明标标王,平均每公斤约3,300万元人民币。最后新买主“昭仪翠屋”并没有将这份冰种紫罗兰玉料按常规地切割成戒面、摆件出售,而是整体雕成摆件“昭仪之星”作为北京总店的镇店之宝。标王镇店令“昭仪翠屋”在行外人中的知名度也直线上升,并在2011年9月获得了深创投的第二轮约1。87亿元的投资。此外,由于紫罗兰标王的效应拉动,一年间紫色翡翠在批发市场上的价格也是扶摇直上,即使10万元以上的中高档紫色戒面涨幅近一倍。

  今天回顾这个典故,可以说是一个因为公盘赌石传奇而最后造就的各方共赢故事。但是在2013年的缅甸公盘上,这样的故事或许已经难以重现。在缅甸局势复杂、国际金融环境动荡,中国银根紧缩而且游资兴风作浪的大背景下,缅甸公盘没有创出成交新高。而后续的市场承接力能否继续保持稳步上升,也是横亘在中标玉商面前的重重迷雾。
  这一片文章是从网络转载而来的,写这篇文章的人是中国宝玉石协会专家,而具体的名字我也不清楚,就不标注了,希望大家对公盘有所了解,对翡翠文化跟现在的动态也有所了解!
  黑夜的瑞丽,灯火通明,极为的美丽,这座翡翠之乡城市,赋予了太多的神话与美丽传说,但是深夜里的肮脏却在上演着,今夜,有谁会命丧黄泉?
  车子开到了码头,我们几个下了车,但是在杨瑞家的停靠岸,我看到了十几辆车,面包车居多,一辆豪车打头,我看着这架势,就有点蒙圈了,妈的,什么意思?我感觉有点不好的预感。
  我重重的关上车门,跟陈希走到了岸边,我看着船上面人影晃动,还有低沉的闷哼的声音,像是有人在被击打一样,我立马意识到了什么,我说:“草,快叫人。”
  陈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点恼怒的说:“邵飞,你玩什么把戏?”
  他还没有说完,突然,从船上下来十几个人,把我们给包围了,我们带的人不多,我只带了他们两个,而陈希也知道了三个帮工而已。
  我们被包围了,我看着走过来的人,是丧彪,他手里拿着刀子,说:“妈的,就知道你回来,邵飞,钱带来了吗?”
  我听着,就说:“带来了。。。”
  “那就请邵飞兄弟上船说话吧。”丧彪冷冷的说着,他说完十几个人就朝着我走过来,张奇跟赵奎都围着我,说:“飞哥,别理他。。。”
  我挥手,大气的走出去,我不怕他,他要拿钱,就不敢伤害我,但是陈希不乐意了,说:“丧彪,认得我吗?”
  “哟,陈老大,才看见啊,对不住了,现在没工夫招待你,哥们忙正事呢,有时间请你喝茶。”丧彪不买账的说。
  陈希很恼火,说:“你他妈的,邵飞是我们马帮的人,你什么意思?你要是敢动他。。。”
  丧彪没理会陈希,直接上了船,十几个小弟把船围的死死的,让陈希气的狠狠的踢了一脚,但是他也无可奈何,人家根本就不买他的账。
  我上了船,只有我一个人,我一上来,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我进来船舱,看着仓顶上吊着一个人,被打的血肉模糊,嘴里还在吐血,是杨瑞,很惨。
  我一进来,突然背后有人勒住了我的脖子,两个人伸手摸我的腰,把我的枪给摸走了,我心里有点紧张,但是没有轻举妄动,我看着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在大口大口米粉的人,他稀里哗啦的吃着,跟这里的环境气氛有点不搭调,没有人说话,都在冷冷的看着我。

  我也没有说话,只是等着,只是,我不知道杨瑞能不能等,我看他,已经被打的快要死了,我不知道我说,杨瑞为什么要挨打,没有道理。。。
  这个人不是很胖,中等体型,背后纹了个骷髅头,很大,很嚣张的样子,刺头,年轻的很,三十多岁,手指断了几根,金表很晃眼,光着膀子,大汗淋漓的样子。
  过了一会,他把筷子给折断了,丢在了碗里面,丧彪递上去餐巾纸,他胡乱的擦了一下,然后丢在地上,站了起来,很高,有一米八九的样子,也很壮,他看着我,嘴巴里还在嚼着米粉,眼神不善,表情冰冷,给人一种惊骇的感觉。
  “钱带来了吗?”
  我听到他的话,就点点头,我说:“带来了。。。”
  他笑了一下,说:“一千五百万,不是小数目,你装那个口袋里了?我怎么没看到?”
  我说:“卡里面。。。”
  他脸色有点难看,说:“那你的意思,我还得自备刷卡机咯?”
  我看着他冰冷的脸色,我说:“三天。。。”
  他走过来,朝着我胸口就踹了一脚,把我踹的倒退了几步,倒在地上,我捂着胸口,很疼,我真的没想到,他说动手就动手,这个时候过来几个人,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拉进去,他又踹了我一脚,然后冷冰冰的说:“你他妈的说三天就三天,你以为你是谁啊?”
  日期:2017-07-20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