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9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他妈才是一头肉蛆呢,你全家都是。。。
  缅甸政府在20世纪60年代初将所有的矿产资源收归国有后,为堵塞税款流失,于1964年3月开始举办翡翠玉石毛料公盘。

  在缅甸境内挖出的翡翠原石都要经过缅甸政府和军方矿业部统一编号,集中进行拍卖。每年定期或不定期邀请世界范围内的珠宝商家前往仰光(2010年底搬到缅甸新首都内比都)对这些毛料进行估价竞买。在缅甸,翡翠原石包括成品被严令禁止私下交易,否则会被视为违法,对走私商人进行逮捕或巨额罚款。
  第一次参加公盘的玉商,必须得到缅甸矿业部门或者当地翡翠贸易公司的邀请,否则无法进入公盘现场,之后有了交易记录,才能申请进入公盘。公盘采取暗标和明标两种方式,暗标就是将待拍原石标出起价,由竞拍者将自己估算的合理价格投入暗箱,出高价者中标。明标的石料会直接标出价格,竞拍人出价高者最后中标。每次公盘的翡翠玉石毛料,明标不足1/5,多为高档商品,竞标激烈,通常要高出底价数倍甚至十倍方能到手,2010年的紫罗兰原石标王即为明标。

  这是公盘的来历
  下面是关于公盘上的一些市场分析,还有各地对翡翠市场的动态
  6月27日,时隔一年后重开的第50届缅甸翡翠公盘在玉石商人困惑中落幕。在这个以“可能最后一次公盘”噱头召开翡翠原石交易展会上,不仅中低档原石全面涨价,曾经在过去数年流拍过的高价原石以翻数倍的价格重出江湖,还出现了一些疯狂以高价投中数百份标的卖家在成交时却销声匿迹的现象。
  根据缅甸政府公布的资料,本次公盘投放原石10300份,相比2012年的16745份翡翠原石减少了38%,而且原石的起拍价也从一年前的最低2,000欧元起拍变为4,000欧元起拍。虽然从2012年起参加缅甸翡翠原石公盘的保证金增加到5万欧元,但今年的参与客商达到7,000多人,比2012年3月公盘的5,000多人增加了近50%。

  财大气粗的广东玉商表现最让人瞩目:6月14日,广州发出了3架包机,而6架包机从著名的玉器批发及加工地的揭阳出发——去年揭阳玉商在缅甸公盘中标数十亿元,是缅甸公盘上收获最多的群体。广东玉商参展人数估计约两千多人,而作为国内主要翡翠原石中转站的云南瑞丽、盈江,也有过百玉商参加公盘;其余如福建、广西等地也有玉商组团参加。
  自2009年至2011年,翡翠原料价格一飞冲天。而缅甸政府每年2-3次的公盘收入也为其带来丰厚收入。例如2010年中一次公盘,出现了成交价2亿元人民币的紫罗兰标王,该次公盘缅甸政府收入约10亿美金。2011年3月的公盘,吸引了过万客商参与,缅甸政府收入超过20亿欧元,而且此次出现了价值3。3亿元人民币的冰种绿色标王。
  但是由于原料价格上涨,翡翠零售价格随之大升,市场开始承接乏力,2011年9月中央电视台专门做了四期节目,认为翡翠价格出现泡沫,随后翡翠市场迎来萧条。2012年3月缅甸政府的翡翠公盘也不复往日风光,参展人数从2011年的过万人下降到四千多人,而相比往年的量价齐涨,该次公盘原石成交量下跌了70%,成交价格也只上涨了不到10%。平洲珠宝玉器协会所发布的数据也表明,当时暗标的成交率为58%,明标的成交率刚过40%。

  随后,中国海关开始严查缅甸翡翠原料关税,所有翡翠原料入关,需按规定缴纳中国海关30%关税,令商家成本大大上升,一些偷运原石进口的商户甚至被拘留至今。2012年6月缅甸内战蔓延,缅甸各地的政权关闭了翡翠矿山。随后有传闻称缅甸政府希望将翡翠加工环节留在国内,改原石出口为成品出口。但是传闻一直未获证实。
  时隔一年后,缅甸政府宣布重开公盘,但是参展玉商也透露,在当地也有传闻称这将是最后一次翡翠原石交易公盘。而此时的翡翠市场已经重返2011年时的景气。“量价已经重返历史巅峰。”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梁晃林透露,今年以来,平洲玉器市场的销量同比上升超过一成,价格则至少上升一成五。除前期炒作过高的纯白色冰种和玻璃种之外,其他品种和各个档次翡翠原石的售价已重回历史高位。

  作为珠宝级翡翠矿的唯一产地,缅甸出产的翡翠原石有90%销往中国,翡翠原石销售是缅甸政府的第四大财政收入来源,也是其收入中利润率最高的一块。但是从2012年开始,缅甸政府对这一资源明显惜售。
  据缅甸媒体报道,2012年缅甸玉石的产量减少了10,439吨。去年曾有传闻称缅甸政府希望今后将原石出口改为成品出口,以优惠措施招揽广东的玉商到该地投资,对广东的雕工师傅给予免签待遇等,但均未得到缅甸官方证实。而非缅甸籍客商参加缅甸公盘的保证金也从2012年起提升到5万欧元,一旦拍卖后不付款将被没收保证金。同时,缅甸政府也积极扶持缅甸客商参与公盘交易。根据缅甸政府公布的数据,去年参加公盘的人数中,以中国客商为主的非缅甸籍的客商达2,100人,缅甸籍的商人却达3,200人,今年基本维持这一规模,已经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在缅甸政府的“饥饿营销”攻势以及参展竞争对手增多的情况下,因为新增原料的缺乏已持续一段时间,不少玉商都攒足了子丨弹丨。微博认证为旭麟珠宝鉴定师的网友陈祥铿在微博上透露,他在参加公盘时,听说某份玉料2011年底价380万人民币流拍,2012年底价降到320万人民币依旧流拍,今年1,780万人民币成交。而且本次公盘一块70公斤左右带绿色的原石底价达1,280万欧元,比上次公盘交易时起拍价高出了六七倍。

  平洲玉器珠宝协会的会员也透露,此次公盘原石的素质不如往年,底价明显上升之余,暗标的成交价格也很夸张:一份冰种飘花原石,约280公斤,28,000欧元底价,成交价为240万欧元,达到底价的85。7倍。他带去的鉴定师说市场价值预计在50万欧元左右,他自己投标30多万欧元,最后的结果让他瞠目结舌。
  他关注的另外一片在2011年公盘出现过的一份飘线状阳绿的原石,当时是184公斤,底价4。8万欧元流拍。货主此次拿走了其中一片,160公斤以2。8万欧元起拍,最后成交价折合约3,600万元人民币,是起拍价的约120多倍。运到国内加上30%的关税以及10%的保价运输费用,估计总成本约5,000万元。他目测这份原石大概能抠出30颗左右的蛋面,“面粉要贵过面包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