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9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屋子里出奇的安静,没有人说话,我看着一个个都大汗淋漓的,但是就是憋着不说话,弄的我也出奇的热,我伸手擦了把汗,手上都是汗,我也紧张,我把汗甩掉,妈的,不能放弃,四千万啊。
  我把烟头丢在地上,狠狠的踩一脚,我还得继续找蟒带找松花,找到合适擦口的机会,赌石就是这样,越是贵重的石头你越是不敢切,都是先找可能有色的地方,只要找到有色的地方,你才能有信心,切了就没得完了,如果料子我没有找有色的地方,我还可以留着,卖给别人,最多价钱上少点,但是不至于亏那么多。
  我找第三条蟒带,这条蟒带是朝着上面攀上去的,我顺着蟒带转了个圈,突然我楞了一下,草,这个蟒带在石头的拐角停下了,变得极为的粗大,像是一条帽子包裹住了这个拐角似的。
  我看到这里,我极为的兴奋,我说:“这他妈是包头蟒啊,游戏。”
  我说完就开始找松花,果然,在周围有一片片的松花,很多,我心里很高兴,包头蟒缠绕某个角的蟒带,如同戴个包头,当然了要视蟒带的粗、细,缠绕的部位大小来定。
  我看着这个包头蟒带很大,周围有松花,缠绕的部位也很讲究,刚好是个挂角,我说:“把这个角给我切开,妈的,有色我们就赢了,没色这块料子就没得赌了。”
  张奇没说话,就是拿着小型的切割机,打开了之后,刀片不停的旋转,他站了起来,坐在石头上,开始下刀,我们都站在一边,没人说话,都在等着呢,我口干舌燥的,妈的,成败就看着一刀了。
  马玲跟田光脸色都极为难看,马玲像是生不出来孩子似的,面部有点痛苦的感觉,我也好不到那去,妈的,这块料子就跟他妈难缠似的,让我揪心。
  这一个小角切的很快,突然,我刚吸一口气,还没喘气呢,就看到料子的角给切开了,小角掉在地上,我看着切口,我草,我顿时一口气没吸上来,紧张的我一下子就蹲在地上了。

  “有色。。。”
  张奇喊了一句,所有人都愣住了,马玲跟田光都没反应过来,只是眨巴眼。
  我看着料子,大喜过望,妈的,有色,我赢了。
  料子有色,我们赢了,我赶紧把料子的缺角拿起来,里面一片翠绿,我看着很欢喜。
  这个时候马玲跟田光才反应过来,赶紧蹲下来看,两个人也是紧张到了极点,身上都是汗,我很少看田光这么紧张。
  马玲说:“我的妈啊,这是什么色,这么浓?”
  我看着料子,我心里也是十分的欢喜,我赶紧拿着强光灯往里面打灯,我一看透着黄色,很透,石头的表面都能冒光,我一看就知道,这块料子肯定涨的很深。

  我说:“料子涨了,这个色是黄杨绿的色,底子也很好,到了冰糯,就是他妈的皮有点厚,你看,这个角切了五厘米才见了一厘米厚的绿色,真厚,难怪表皮见不到色呢,原来都长到里面去了。”
  黄杨绿也属于绿色的第三个等级,这样的颜色很具有诱惑性,宛若初春刚刚抽露出的黄杨芽尖般,具有艳丽的绿色,略微带着黄色。
  这种料子吊坠是最好卖的,手链也好卖,镯子一般,但是也是极具价值的绿色。
  听到我的话,马玲跟田光都笑了起来,马玲问我:“涨多少了?”

  我说:“翻倍了,这块料子现在至少一千万欧,都不能还价,而且,我告诉你,切一刀,涨一倍,只要这刀理片见绿,这块料子就涨到两千万欧,在一刀见底满料,料子至少三千万欧。”
  听到我的话,马玲伸手摸着料子,有点傻乎乎的说:“嘿,我就说吧,赌这块料子值,五百万欧,也不贵是不是。”
  我听了马玲的话,就笑了一下,之前她可不是这么说的,她还说我傻来着。
  我看着坤桑老板,他脸色有点难看,有点懊悔,看到我看他,他立马说:“邵飞兄弟,这块料子,带我一股,怎么样?你们还没分股呢,刚好,带我一股。”
  我听了之后,就看着田光,这块料子赌的急,我们确实没分股呢,但是我跟马玲都只能出一千万,因为他只有一千万,而我留一千万必须要用,所以我的打算就是一千万。
  田光看着我,笑着说:“坤桑老板,我们来之前都分好了,我出两千万,他们各一千万,所以,对不起了,这块料子,不能给你玩了,公盘,公盘在玩吧。”
  听到田光的话,坤桑很懊恼,但是他也只能双手背后干看着,我看着坤桑的样子,就很无奈,这就是赌石,没缘分,你就是赌不到,哪怕是这块极品的料子本来是你的,但是没缘分,你只能看着他被别人赌走。

  我说:“张奇,给我切四个厘米,把这个上面的表皮给我切开,我看看上面的钉子头是不是满料的。”
  张奇应了一声,抽了口烟,把烟头丢在地上,吞云吐雾之后,就开始下刀,这一刀直接从那个角的缺口开始切,机器跟石头对撞,顿时火花四溅。
  我们都在等着,我心里有底了,这是灰卡的料子,只要见绿,那就是成片的绿,所以我不担心里面的料子,只是还没有切开,所以心里还是很忐忑。
  我们焦急的等着,看着料子一点点被切开,过了一会,张奇的手离开了原石,我急忙把料子切开的顶盖给拿掉。
  “我草,飞哥,恭喜啊,真他妈是个满顶子绿,妈的翻倍,两千万欧。”张奇笑着说。
  我们听着,都很兴奋,果然跟我说的那样,料子的顶盖下面都是满篇的绿,我看着切掉的顶盖,都是石头,这块料子的皮真他妈厚,有四个厘米,要是遇到不敢切的人,这块料子估计就是别人的,还好我切了一刀,这一刀可是救了我啊。
  田光过来搂着我的肩膀,说:“你可以的邵飞。”
  我笑了笑,也很开心,马玲给我点了颗烟,我叼在嘴里,抽了一口,马玲说:“张奇,等什么呢,赶紧的,在切一刀啊,妈的,我想看看是不是满料。”
  听到马玲的话,张奇看了看我,怎么切,还是得看我,但是我现在心里已经定下来了,所以怎么切都是赢的,我说:“张奇,翻个,切满料,料子也是满的,这块料子百十来公斤,剥掉皮,一百公斤有,随便卖。

  赵奎没含糊,直接过去把料子放下了,我赶紧拦着,我说:“别倒头啊,我草,这料子两千多万欧,你倒头放,把切面给我花了,一个点都是好几十万,横着放就行了。”
  赵奎无奈的把料子又横着放,然后跟我说了句:“真他妈的石头比黄金贵。”
  我听了就笑了,我说:“你说的还真对,黄金有价玉无价,切,妈的,满料,发红包。”
  张奇停了,赶紧的撸袖子,然后打开了机器,然后没含糊,直接从底部的底座下刀,我说:“深一点,皮厚,免得第二刀你不知道怎么切。”

  张奇又把切割机拿起来,冲底部七厘米开始切,我们都在等着,火花四溅,我现在也不紧张了,只剩下兴奋了,要是满料,这块料子三千万欧好卖,就算不是满料,有一半,也能卖个两千万了,这块料子三刀料,切一刀涨一千万。
  这就是灰卡的料子,只要你能赌出来一丁点的绿色,那么就恭喜你,里面的绿色是成片成片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