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8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坤桑站在我身边,说:“把擦口切开吧,看看艳色有没有进去。”
  我摇了摇头,我说:“没必要,从上头开始切,我觉得这块料子的石性很重,擦口在表皮,切了涨进去也没什么大的意义,不如直接理片,从头看,如果艳色涨进去了,请片上就能看出来了。”
  听了我的话,坤桑点了点头,说:“邵飞,你分析的很对,是我小心了,你不知道最近料子多便宜,我自己就切了不少,妈的,输了很多啊,人输的一多,就小心眼了。”
  他说完就笑了起来,我也没有躲在意,就挥挥手,让张奇开始下刀,我说:“深一点,留两个镯子为。”

  张奇点了点头,用手比划了一下,切了七个厘米的深度,然后把切割机打开,直接按了下去,顿时屋子里就传来了切割的声音,火花四溅,我们都站的远一点,赵奎过去拿着喷水壶在刀片上喷水,这个时候火花才没了,看样子,他们两个合作的挺默契的。
  我们等着,我看着坤桑挺紧张的,看来他是切了不少,对于赌石的人,千万不要买石头,卖石头的人也不要赌石,否则会很惨的。
  田光跟马玲都坐在沙发上在抽烟,只有我跟桑坤在看着,我也紧张,这块石头两百万欧,虽然不贵,但是赢的面不大,我当然不想输了,没人想输。
  我感觉,我赌石的性质意义已经变了,以前赌石,就是为了赢钱,但是现在却要掺杂进来太多的目的与功利性,让刺激之中添加了一种危机感,让我时时刻刻都紧绷着。
  张奇的切割机停下来了,我跟坤桑蹲下来,我拿着切片,把喷雾拿起来,在上面喷了一下,我一看,妈的砖头料,只有皮壳下面一公分有点颜色。
  我说:“料子废了。”
  坤桑有点不爽,把料子拿过去,看了一眼,说:“妈的,砖头料,怎么可能呢,皮壳外面的颜色那么正,还有艳色,种水都有,怎么里面是砖头料呢?你在切一刀看看,从中间切。”
  我看着坤桑,他是有点不爽了,之前的和气的样子都没有了, 没人想要输,输了,心情都不会好。
  我说:“张奇,从中间来一刀。”

  张奇点了点头,把石头调整了一下,然后继续下刀子,坤桑掐着腰,显得有些火气,他看着料子一言不发,我也不好说什么,这块料子,我从一开始就不看好,因为从切口就能看的出来了,石性太重,赌赢的可能并不大。
  我赌这块料子,也只是想要试试水,早就预料到的结果,所以并不怎么失望,但是坤桑却是很看重这几块料子。
  对于坤桑选料子,我发现一个特点,只要有艳色的料子,他都喜欢,他这个人喜欢赌色,只要料子能跳色,他就会觉得赢大钱,但是赌石不能光赌跳色的,往往看重色的人,会输的很惨。
  赌石要赌的很多,色,种,底,松花,雾,等等,你不能光看重一点,你得全面都要鼓捣才行。
  张奇的刀子在切割着,坤桑看的很焦急,我也看的焦急,我也希望能切个帝王绿出来,上次就是这样,三刀下去都废了,但是我没放弃,直接来一刀,里面有一个小小块的帝王绿,帮我回本,只是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有这个运气。
  突然,张奇抬起手来,把料子翻过来,一看,妈的,都是石头,张奇有点不爽的说:“料子从中间断切,里面没有料,坤桑老板,你要是还想来一刀也行,我竖着给你剖开。”
  坤桑看着料子,有点生气,把料子给踢到了,说:“不用了。”
  我看着坤桑老板,我说:“别生气,赌石有输赢。”
  坤桑点了点头,说:“邵飞兄弟,剩下的三块,我们继续切,还是平分,怎么样?”
  我听了急忙摇头,我说:“别了,千万别,这三块都是一个坑出来的,都定型了,所以没必要在切了,你现在三块拿出去卖六百万,卖出去就是赚,这一块就当是人家送你的。”
  坤桑听了,就摇头,说:“那不一样啊,邵飞兄弟,这剩下的三块又不是一块石头上长的,是三块独立的石头,我觉得有戏,你入不入股?”
  我听了就摇头,我说:“坤桑老板,我就不入股了,劝你也别入股了,别上头。”
  坤桑很不爽的样子,说:“不上头也上头了,我看的很喜欢的石头,怎么就切不出来呢,你小子把这块也给我切了,先把擦口给我切一个窗口,我看看在说。”
  张奇听了,就招呼人,把料子放在切割机上上,我看了就苦笑了,坤桑老板跟齐老板是两种人,齐老板是比较克制的人,而坤桑是容易上头的人,估计,他这六百万得打水漂了。
  张奇把石头在切割机上切了片下来交给坤桑,我看了一眼,还是一样,坤桑不服气,说:“给我竖着剖开,妈的,我不就不信了。”
  张奇笑了笑,把料子竖起来,然后竖着下刀,从头到尾的把料子给破壳。
  我们几个站在一边看着,等了十几分钟,身上都是汗了,而坤桑更是大汗淋漓,这个时候,料子被一分为二,我们走了过去,看了一眼,果然,跟我说的一样,料子表皮有色,但是中间都是石头料,没有涨进去。

  坤桑有点火了,说:“把这块也给我切开,我就不信了。”
  我本来想劝坤桑的,但是田光拉着我,对我摇了摇头,于是我也就不多说了,随他去吧,他已经上头了,劝不住的。
  张奇继续切石头,还是没有章法的竖着切,十几分钟下来,他也是浑身都热的湿透了,但是料子切开了,坤桑看了一眼,气的不行。
  “妈的,都是石头料,气死我,输了几千万了。”坤桑不高兴的说。
  我看着他掐着腰,就说:“坤桑老板,还切吗?”
  ‘不切了,这块卖六百万,妈的,谁买谁倒霉,给我抬出去。”坤桑生气的说。
  我看着几个人把料子抬出去了,就笑了笑,坤桑倒是肉疼,他说:“邵飞老弟,你怎么不拦着我呢?太不厚道了。”
  我苦笑了一下,我说:“你跟一头牛一样,谁拦得住?没办法,你已经上头了,我也只能乖乖的躲在一边了,赌石有输有赢,何必要上头呢?”
  坤桑有点无奈,脸上的肉都在抖,可能真的是输了不少了,我看着地上的那块灰卡的料子,我开玩笑的说:“坤桑老板,这块灰卡至尊切不切?只要出绿,就是成片的绿,说不定能回本。”
  坤桑看着料子,有点像是吃了苍蝇似的,他说:“我自己切料子,输了大概将近八千万了,这块料子五百万欧啊,也有四千万,加起来有一亿多了,我手头上的料子还没有出完,马上就要公盘了,我那还敢切啊,邵飞兄弟,帮帮忙,这块料子你给拿下吧?”
  我听了之后,就看着料子,我有点揪心啊,其实我不是不想赌这块料子的,灰卡的料子一点点绿都很难找,坤桑不敢切,让我切,我又不是钱多的没地方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