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28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我还是把料子丢下来了,我说:“这两块不要,太小。。。”
  我还没有说完,坤桑就不乐意了,他说:“邵飞兄弟,这两块料子可是飘花的料子啊。”
  我听了就摇头,我说:“你光看到飘花了,市场上飘花的料子虽然好卖,但是这块料子种嫩,不够老,而且,这块料子一看就是新坑的,不是老坑的料子,赌赢了也赚不了多少。”
  听到是新坑的料子,坤桑就皱起眉头了,我说:“新坑跟老坑的你不会不懂吧?这两者的差距可不是一丁半点。”
  听了我的话,坤桑就不甘愿的点了点头,我把料子给丢在黑皮壳的料子旁边,舍弃了。
  老坑和新坑实际上是按人们发现,开采翡翠的先后年份来分的,按着地质学观点看,它们在地下形成的地质时代是相同的。

  但是在”老坑”中的翡翠质量较好,水份也较足,这是事实,????可以说”老坑”中的翡翠质量较好,老坑的料子出色高,种水好,这是新坑比不了的,老坑的料子首先就是种老,种越老,料子的质量就越好,而新坑往往种水嫩,越嫩,就越模糊。
  而这两块红皮壳的料子明显的新坑种嫩,虽然有飘花的赌头,但是就算是赌赢了,赚的也不多,还不如拿出去卖给别人,因为赚的不够本钱,所以给别人切。
  这就剩下四块白沙皮的料子跟一块灰皮的料子,这几块都够大,特别是这块灰皮的料子,有两尺多高,一尺宽,像是个小山一样,这块会皮壳的料子有点意思,够大,过水,有松花有蟒带,而且是三条蟒带,上中下都有,相互缠绕,有点盘龙交错的感觉。
  我说:“会卡的料子吧?还带蜡,坤桑老板,你胆子够大啊,这么大块的蜡皮壳的会卡料子你也敢收?不便宜吧?”
  坤桑笑了笑,说:“这块料子来头大了,展噶老场口的料子,五百万欧在公盘上挂了三年,每年都参加,但是没人敢赌,但是每年都涨价,今年涨到了一千五百万欧,但是还是没人买,那个老板实在扛不住了,一千万在黑市里叫卖,但是没人敢赌,没办法,他送我这里来寄售来了,从我这里拿了五百万欧的订金,我跟他说,你也别叫卖了,五百万卖给我得了,反正又不亏本,他也答应了,所以我就留下了。”

  我笑了笑,说:“会卡的灰料子不比黑乌沙难度,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灰卡料子可谓点绿难觅,有绿成片,“灰卡”至尊,只要有一丁点绿,那肯定就是满料而且是极品的满绿料。”
  听了我的话的,马玲就惊讶的说:“那这块料子不是赚了吗?这么大,要是有绿,那得多少钱啊?”
  我跟坤桑都笑起来了,我说:“你忘了什么叫点绿难寻啊?虽然灰皮壳的料子只要出绿就是满料成片成片的,但是非常的难出啊,基本上就没有。”
  听了我的话,马玲有点失望,看着那四块白沙皮的料子,说:“这几块呢?”
  我看着料子,这几块料子都是开窗料,那块灰皮的料子坤桑没敢开,因为是灰卡,五百万欧可不是小数目,他也不敢随便乱开窗,开坏了,五百万欧可就没了。
  我蹲下来,看着这四块白沙皮的料子,坤桑说:“这四块,都是莫西沙的白沙皮的料子,都是一个场口出的,四块我一起拿的,便宜,一块两百万欧,四块六百万欧,折了两百万欧,这四块加起来有三百多公斤了,六百万欧不贵。”
  我听了坤桑的话,点了点头,如果按种,按场口来算的话,三百多公斤的莫西沙的料子六百万欧确实不贵,但是能赌赢了才叫赚。
  我看着料子都有擦口,我就蹲下来先看料子,这四块基本上差不多大,每块都有七八十公斤左右,白皮壳,翻砂,砂砾感并不细腻,我用手摸了一下,很扎手,很粗糙,而且,脱沙,我心里感觉不是很好。
  我看着擦口,打着灯照了一下,但是感觉不是很好,首先是糯种,晶体略粗,水头有限,光泽度有限,虽然偏有淡淡的豆色,但种嫩较明显,石性感重,局部鲜色也较为明显,出贴身饰品的空间有限 ,并且色集中的机率较小,以飘色为主,其次是里面有裂,虽然是大裂,但是给我的感觉已经不好了。

  我开了四块料子,基本上是一个特征,这四块料子来自一个场口,甚至是一个河床,所以差异性并不大。
  我捏着下巴,有点皱眉头,坤桑说:“邵飞兄弟,这四块料子能不能赌?”
  我说:“赌当然能赌,但是赌赢的机会不大,这四块料子要赌变种,变色,还要赌裂不进去。”
  坤桑有点不服气,也有点着急,说:“邵飞兄弟,你看这个局部的颜色,多艳丽,说不定这个艳色能跳进去呢?要是跳进去了,哪怕只有一半,这四块料子也不俗了。”

  我摇了摇头,这四块料子给我的感觉不好,所以,我就不想赌了,我一摇头,所有人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我说:“先赌赌看吧,切一块,切一块,就知道这剩下的三块什么德性了。”
  坤桑听了,就点了点头,说:“你说的对,这么着吧,我们四个人平分吧,料子我算两百万欧一块,我们每人五十万。”
  马玲听了,就不乐意,说:“你不是六百万买四块吗?怎么两百万一块?不厚道啊坤桑老板。”

  坤桑笑了笑,说:“这块料子出了厂就值两百万,你让邵飞兄弟说是不是。”
  我听了之后,心里也不怎么高兴,看来坤桑也是商人性质的人,不肯让利,不过我说:“对,就这么定了。”
  田光说:“坤桑老板,是赌完了结算,还是现在结算?”
  坤桑笑了笑,说:“赌完再说。”

  我听了就点点头,坤桑老板还算是客气了,只是这块石头,我并不看好,不过先拿五十万欧出来试试水吧。
  我们决定了之后,我挑选了一块比较大的料子,让坤桑的人,带到切割房去,但是坤桑却说就在办公室里面切,因为最近客人比较多,所以四间切割房都已经满了,而他也知道我带了切石头的人来,所以只要准备好工具就行了。
  坤桑让人去仓库取来了一套切割的工具,切割机,钻孔机一应俱全,我让人把料子固定在切割机前,看着料子,这块料子是普通的四边的长方体,很均匀,就像是石条一样,这样的料子最好,因为适合切割跟打造成品。
  我看着料子,两尺高,半尺宽,适合理片,没有蟒带没有松花,是很干净的白沙皮的料子,但是这种料子难出货,从切口看,石性很重,虽然切口中心有艳色,但是除非涨进去,否则这块料子可能是砖头料。
  如果这块料子是砖头料,那么剩下的三块也就没有切的必要性了,因为都是一个场口一个坑出来的,所以一块就能定其他的三块了,不过也好,切一块定三块,怎么看都是赚的。
  而坤桑老板也有个私心,如果这块赚了,估计,剩下的三块他也就不会给我们切了,稳赚的,他怎么可能让我们分呢。

  张奇点了颗烟,说:“飞哥,怎么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