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70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平静又温柔的声音,我闭上眼,手指攥起他衬衫的布料,半响才挤出声音,“我对你不仅仅是感激。”
  “……我知道,第一次你在寺院那叫住我的时候我就知道。”
  “……”我眉紧紧拧了起来,脑袋闪过在第一次在寺院遇见他的情景。
  远远的,他见到我转个身就想跑,我叫住了他……

  “你躲我,是因为喜欢我吗?”
  “嗯。”他轻轻的应了声。
  “……”甜腻的感觉从心底升起,我没忍住又问:“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我……也不知道。”他说着,忽的轻轻的笑了声,“从第一眼看到你开始,就不受控制的去去注意你,明明知道这样不对,想去忽略,但是越强迫自己不在意,就越在意。”

  “……”
  “比如早上出去上班的时候,知道路过接待厅一定会见到你,我就会很烦恼,希望不要遇见你。但是真没见到你了,我又觉得很失落。”
  “……”谁说他木讷来着,这话是木讷的人会说的吗?
  “每次一听到别人提到你……不对,应该说,就算是提到和你有关系的人,我都会不受控制的去竖起耳朵去听,甚至去打听。”他说着,环着我的腰的手松了开,抬起轻握住我的肩,将我推开一点低头看我,“所以你根本不需要感激我,因为这些都是我自己想做的。”
  “……”我仰头,看着那张俊逸的脸,心底忽然涌上了一种感觉,那是坚定,那是一种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能阻挡我要和他在一起的坚定。
  因为,这也是我想做的!

  第二天,我们去了张律师那,很反常的,刘远明居然愿意和张律师谈。
  不仅如此,他还同意离婚了,我正高兴呢,就听出刘远明在财产分割上并不同意,并且要求我自己亲自跟他说,要不我要申诉也随便我。
  张律师表示先得问问我的意见,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如果是昨天之前,我想我是没有胆量和勇气和他谈的,但是现在不一样,真的不一样了!
  我拉过座机,就准备给刘远明打过电话去,亚桑忽伸手拦住了我。
  我疑惑,侧眸看他,就见他微微蹙着眉,“你确定要自己和他说?”
  “嗯。”

  我那声嗯才落,张律师含笑的声音就响起,“没事的,就是电话里先谈谈,到时候还是要做书面拟定,而且我在这,他忽悠不了艾小姐。”
  亚桑转眸看了张律师一样又转头看向我,我对他笑笑,“其实我现在没那么怕他了。”
  我话落,亚桑顿了两秒随即微微弯起一点唇角,收回手。
  我拿起话筒,直接按了回拨,电话很快就被接起,那头传来一声轻喂,虽然只是一声,但我却还是立马就听出是刘远明的声音。
  虽然如我说的,我已经不再那么怕他,但心跳还是瞬的就漏了一拍,捏着话筒的指尖攥起。
  我想,我可能是还没适应吧,有些东西深根蒂固,身体的本能反应还是需要一点时间去改变的。
  “是我。”我低低的说。

  “呵……”电话那头的刘远明忽的笑了,那笑声荫测测的,我后颈的汗毛刷一下就竖了起来,“你果然是在那个傻逼律师那啊。”
  “……”这是要和我谈的态度吗?我心里不满,却也不打算受他挑衅,努力让声音听起了镇定淡漠,“张律师说你对财产分割那块有意见,要和我谈。”
  我话音才落,那头的刘远明又笑了,荫郁又恨极的低笑,像咬着牙。
  我拧起眉,他的声音就再度响起,“不怪你翅膀那么硬啊,一会蒋律师,一会张律师的,我刘远明以前真的是小看你了。”
  “……”不知道怎么的,我之前身体的那点惧意忽然出现了一种转换,变成了怒意。
  “刘远明,那么多年了,我在你家连畜生都不如,谁想打就打,谁想骂就骂,你还真指望我守着你过一辈子啊?你也不嫌脸大!”
  “你特么的跟谁说话呢!”
  “我特么的跟个叫刘远明的畜生在说话!”
  “贱人!你还真以为你吊了几个律师就牛逼了?老子告诉你,你想分钱,一毛都没有!”
  “呵,这可不是你说了算!咋们法院见!”我话落,气得啪一下就把电话重重挂上了。
  我就知道他不会是真心要和我谈,还真是这段时间一切都太过顺利了,弄得我以为刘远明也能想通了呢!

  亚桑和张律师同时问我怎么了,我看了看他们深吸了口气后将压在胸口的怒意一起吐出,忽然发现心情无比的畅快!
  我居然和刘远明对骂了!就那么明目张胆的骂他,而不是悄悄在心里骂,或者是背地里小声嘀咕!
  “没什么,他根本不想和我谈,感觉就是想确定一下我是不是在这里,顺便骂我两句。”
  张律师微微别开头哼笑了声说:“那就和他法院见,明天我就帮你去提交申诉。”
  我们又和张律师商议了会,然后就离开了,一路回去我唇角都没下来过。
  才下出租车,亚桑就说:“你看起来心情很好。”
  我轻轻抿了下唇,却依旧没办法将微扬的唇角拉平,“当然不错,我刚才骂了刘远明啊。”
  “呵……”他轻轻的笑,微微低下头一手揣进裤包里没说话。
  我偏头看他,“你笑什么?”

  “没什么。”
  “忽悠我呢?”
  他侧过头来垂眸看我,唇角微弯,“我什么时候忽悠你了?”
  我也笑,瞥他一眼,“你以为你忽悠的还少啊?”
  我话才出口,他就再度轻笑出声,然后轻舔了下唇,抬眸看小巷不远处的旅馆,“我只是想起那时候你在寺庙说的话。”
  我微楞,“什么话?”
  “你说,希望下辈子投胎能做个男人。”
  “这有什么好笑的。”我没觉得有毛病啊。
  他收回视线,转而看向我,阳光下那双琥珀色的眸一直给我一种日落的感觉。
  “其实男人女人也一样,你现在不是也敢骂刘远明了?”
  “……”我胸口一怔,顿下脚步瞬的说不出话来。
  他也停下,侧过身面向我,“很多东西,其实和性别没关系的,是个想法的问题,你说对吧。”

  “……”我胸口再度一怔。
  回想那时,为什么想要变成那人,不就是因为害怕刘远明,想着能变成男人,尤其是像亚桑这样,就不用在怕他了吗?
  但事实呢?怕刘远明的男人也不少不是?
  如他所说,这和性别没关系,这不过是一种畏惧,而这样的畏惧不过就是自己的想法有问题,想挣脱那份畏惧,却又永远只敢幻想。
  而现在,在付之于行动之后,在这个过程中,畏惧也渐渐消失了,会这样是因为想法的改变,我开始相信,低眉顺眼,卑躬屈膝并不是唯一的生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