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114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地方大不大,好不好他不是太在意,跟师父和师兄在一起,其实去哪儿对他来说不那么要紧。哪怕要去一个穷山恶水的地方,他也不怎么害怕。
  莫辰跟小师弟说的都是北府城好的一面。世上有没有这样的好地方?或许有。北府城其实不是一个非常太平的地方,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人越多,是非也越多。好在北府城现在的城主还是个很有手腕的人,北府城这些年大面上都维持着太平。
  这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了。

  “那,师父说他在北府城有基业,师兄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莫辰细细讲给他听:“师父可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北府城是师父的老家,在那里有一座很大的旧宅。”
  晓冬吃了一惊。
  当然了,他也知道这世上没什么人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可是,因为山上太多人都是身世飘零的,师父也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有亲故,晓冬就觉得师父也是和他们一样无亲无故的。
  “那师父家里还有人吗?”
  莫辰摇头:“早就没人了,那里是座空宅,只有几个旧仆在那里看屋子。师父……当年家中也发生过变故,他不太愿意提起,之前也一直没有回去过。”
  这么说师父还是没什么亲人啊。

  “行了,这里收拾得差不多了,你回屋去看看你要带走的东西,可别落下什么。”
  晓冬应了一声。
  屋里东西并不太多,可是比他上山时两手空空,已经多出太多了。
  每一样多出的东西上头都包含有一段回忆。
  他的箱子里还有陈敬之送他的护手。

  这大概是唯一不和谐的地方。
  晓冬把护手拿出来,很想就这么扔到窗外去。师兄的院子建在山峰的边缘,推开后窗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不过在临要扔的那一刻晓冬又停下了手。
  他把这个护手套用块布包起来,再放进包裹里。
  等再见到陈敬之的时候,他要把这个虚情假意的礼物还给他,也为自己讨还父母的遗物。
  齐婶收拾了一半东西,玲珑只说:“带那些做什么?我带着剑,有一身儿能换洗的衣裳就行了。”
  这话让齐婶儿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她恨不得把吃喝穿用,把这一院子的东西都给玲珑带上。
  “齐婶儿,别收拾了。”玲珑让她坐下,拿出一封麻纸包的银子:“这个留给你。”
  齐婶儿动作一僵,慢慢的坐了下来。
  李复林要带走的只有徒弟们,在山上做杂役的这些人,是带不走的。普通人和修道之人不一样,北府城路途不近,路上又险阻重重,普通人去不了。
  李复林对他们的安排就是每人给一笔银子,带他们下山到镇子上,他们可以在那里落脚、生活。李复林的意思是,如果他们还回回流山,那这些人还是可以回山上来继续生活。如果他们……也许回不来,这笔钱也够这些人安然度日。
  其他人也有不舍,但也都对这个安排满意。因为他们在山上做活很多年,也明白普通人和修道之人的区别。北府城那个地方太远,修道之人去都要在路上耗费月把时光,那个地方也不适合普通人过活,他们去不得。有些在山上做活的人,一开始是打着不畏艰难求道问仙的念头才来回流山的,听说在鱼背坡那里就曾经摔死过想上山求道的人。
  可这条路哪里是这么好走的?有人上山之后才明白这个道理,没有那个根骨悟性,哪怕留在山上待再久,天天看人家练,自己就是摸不着门。

  既然不能求道,这天下哪里不能挣口饭吃?
  齐婶却不大一样。
  她上山时间长,是被李复林救下来带到山上的。连大师兄小时候都被她抱过,喂过饭洗过尿布什么的,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后来因为其他弟子渐渐长大,齐婶就专门照顾玲珑这个院子,其他人的事情也还帮着做,不过做的少了些。
  她在山下应该是没有地方容身的,一个妇道人家带着钱财只怕也不安全。
  玲珑虽然粗心一些,但是她和齐婶儿关系要好,一年一年处下来的情分与旁人不同。
  “我打算托个人先照顾你。”玲珑说:“山下开客栈的张掌柜人很好,老实忠厚,也是受过师父恩惠的。你就先住那里,他一家会照应你。反正他开客栈地方大,饭食客栈旁边也有,想自己做来吃也方便。等我们在北府城安顿下来了,”玲珑顿一下:“如果我们一年半载就回来,那就接你上山上。如果时间长回不来,我就找人接你到北府城去住。”
  齐婶对她来说也同别人不一样,玲珑想,她总不能看齐婶半道上没了着落。反正不管怎么样,齐婶活着她照应,齐婶儿要没了她也给送终置办后事。
  齐婶儿低头抹着泪,隔了好一会儿应了一声:“好。”

  她实在舍不得。
  可是自己没本事,而回流山上上下下,师父徒弟都是有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走的道儿和一般人不一样,她只是个一般人,走不了那条道。
  以前还觉得她能守着他们,日子一天一天这么过,太太平平的很好。
  可是这一分离,谁知道还有没有再见的时候?她已经不年轻了,眼看年过五十了。这些年年景算太平的,可是活到五六十人,谁敢说阎王哪天就来叫?可能这一分开,就是永别了。
  齐婶儿半宿都没睡着觉,天快亮时打了个盹,又做了一个梦。梦里好象很累很累,可是醒来后全不记得梦里的情形了。
  她爬起来又去厨房帮忙,做了顿饭。厨房里其他人也知道这怕是在山上做的最后一顿饭了,平时都热热闹闹的,今天都不怎么说话。各人的东西也都收拾得差不多了。李复林给钱不小气,钱财对修道之人用处不大,普通人却是一日也离不得它。

  沉默的一起吃了早饭,所有人就开始沉默的准备下山。该带走的都带上了,留下的就留下了。屋子锁了起来,院子也都空了。
  如李复林之前所想的,并不是所有的弟子都跟他一起走,有几个外门弟子说,好几年没有回家了,也着惦记家人,所以想回去看看。
  这其实也就是隐晦的想要离开宗门的意思。如果只是回家看看,那就该约好什么时候再到北府城会合。但是人家没说这个话,显然就是不打算再会合了。
  李复林并不意外,也谈不上有什么失望,很干脆就同意了,还给这几个弟子每人送了一样东西,总归是师徒一场。两个人给的都是宝剑,剩下的人给的是一两样丹药。

  一路下山,因为莫辰修为未复,走的不算快。到了山下镇上,把齐婶他们这些人安顿了之后,又有两个人向李复林告辞。他们拜师之前也有些基业,这几年在山上也学了不少以前根本摸不着边的真本事,早有想要下山的心了,这次也算是个机会。
  日期:2017-07-30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