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69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听我沉默了忽的和我说:“刘远明现在……自顾不暇,找不了张律师麻烦。”
  “自顾不暇?”我疑惑,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他住院了,而且,听说他去找那个蒋律师的麻烦,人家现在要告他,我还听说,那个蒋律师的同学就在这法院工作。”
  信息太多,而且全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意外,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半响后眼睛越睁越大的惊呼出声,“住院?!他不是伤得不重吗?!而且关那个姓蒋的什么事?他是怎么找人家麻烦的?!”
  “你别激动,他的伤和你没关系。”亚桑连忙说:“他是和他那个兄弟晚上出去玩的时候,喝多了,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被人给打的。”
  “瞥——”他刘远明也会被打?!
  我别说眼,眸都瞪的老大,是幸灾乐祸,同时也不敢相信,“你确定?!”

  “是啊。”他表情认真的对我点了点头,“工友们都在说。”
  “你工友怎么会知道?”
  “马老板说的啊,马老板还去医院看了他呢,说是伤得挺重,手和脚都打了石膏。”他回着,微微垂下眸掏出烟来。
  “……”既然是老马说的,那就肯定是真的了,但是他为什么会去找那个姓蒋的麻烦?而且他是怎么找到人家的?!
  我拧眉,看向低头点烟的亚桑,刚想问他知不知道是那个姓蒋的又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忽的感觉哪里不对,随即看他的眼微微眯起,“昨天,你和我说你去医院……”
  刚抽了一口烟的他,含着烟顿了一秒才吐出,然后看向我,“我是去看他,想确定下。”
  “……然后呢?”
  “然后确实是在医院,双手和双脚都打了石膏。”他声音淡然,“不过我看他能说能骂的……应该没什么大碍。”
  “……”我听得一愣一愣,“什么时候的事?我的意思是,他是什么时候被人打的?还有,是谁打的?”
  “好像是前天晚上吧,是谁不知道,没抓到人。”
  “……”前天晚上?我下意识的去想前天我晚上。

  但是没给我想太多的机会,亚桑的声音又传来,“至于那个蒋律师,只听说是他去找人家麻烦,到是是怎么找的,就没听说了。”
  “……”我看着亚桑,嘴微张,半响说不出话来。
  这些消息简直太……太……
  他对我笑,抽了口烟,“你这是惊讶得嘴都合不上了?”
  “……”我有些尴尬的连忙闭上嘴。
  而他看着我,顿了会见我依旧不说话,又问我,“你是怎么了?”
  我蹙眉,“我怎么了?”
  “表情啊。”他说,眉跟着我微微蹙起,“现在刘远明这样,你不是应该高兴吗?”
  “……”是!我是应该高兴!他打了我那么久,这会也终于尝到被人揍的滋味了,我怎么你也不高兴!

  但是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不仅高兴不起来,反而有些忐忑。
  我看着亚桑,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半响轻吁了口气说:“也许是……一切都要顺利了,我感觉有些不真实,很忐忑。”
  “忐忑?”
  “就是心和不安,七上八下的意思。”
  他恍然的点了下头,随即弯起唇就笑,“我能理解。”
  我也弯起唇对他笑笑,“对了,你明天还去工地吗?”
  “去,我顺便去打听下刘远明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要那么了解我想说什么……
  虽然他叫我放心,但我脑袋还是不受控制的一直徘徊着他的话,但是他在,我的思绪总是被他打断。
  一直到下午,他出去买吃的,静下来的我忽然发现了很多可疑之处。

  我连忙下库,去翻旅行包,结果我发现一个大问题,那就是,那些律师的名片都在,唯独少了蒋律师的……
  蹲在地上看着手里那几张名片的我不由的眯眼呲牙,这个亚桑啊……刘远明不会也是他揍的吧!
  想想他的职业,想想那晚上他踹那几个小流氓的样子,要把刘远明揍得打石膏简直不要太容易!
  我内心是感动的,说不定的感动,但是我也是担心的,我就怕他为了我出什么事。
  我蹲在地上半响,才杵着库沿站起身,将捏在手里的那几张名片放在库头柜上,等着他回来。
  他很快就回来了,拎着两个塑胶袋,我转头看着朝我走过来的他,“那么快就买好了?”
  “就在楼下不远。”他弯着唇回。
  我看着他唇边那抹浅笑,喉咙紧涩,也没说话。
  直到他走到库头柜前放东西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手顿了下,视线落在我放在上门的名片上,我才滚了滚喉咙说:“你是打算一直忽悠我是吧?”
  他唇边的笑缓缓敛起,然后转头看我,“我怕你当心。”
  “……”我指尖微攥,“刘远明是你打的吧?”

  他微微垂下一点眼睑,轻点了下头,没吭声。
  我深吸了口气又问:“那蒋律师呢?”
  他默了默,松开还捏着塑胶袋的手,转身在我旁边坐下,“你不是讨厌他吗?”
  我拧眉,唇动了动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对于那个姓蒋的,怎么说呢,当时感觉自己挺气的吧,明明之前还说好的,隔天转个头就变脸。
  但不可否认的,他的出现也确实为我开启了一扇门,要一定说讨厌,我更讨厌那个小主,狗眼看人低。
  “当这而不关人家的事啊。”担心亚桑以为我是在责问他,我尽量放轻了声音,“而且,当初要不是他的话,很多东西我是不懂,也不知道的。”

  亚桑的唇角弯起,露出小小的梨涡,笑得温柔,“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一张名片而已,是刘远明自己喜欢多想给自己找麻烦。而且这种事情对那个蒋律师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你别太放在心上。”
  我知道他说的都有道理,但是……我唇动了动,最后抿住低下头拉起他的手。
  他的手其实很漂亮,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但是掌心和指腹的茧有些厚,也显得有些槽。
  “你这是干什么?”他微楞了下后说,声音有些含笑。
  我轻添了下唇,抬起眼看他,“阔坤。”
  “……”他唇角的笑微僵。
  我又说:“阔坤……谢谢你。”
  “我……”

  我没等他说完就摇头,拉起他的手环住我的腰,然后倾身将脸迈进他的胸膛,“谢谢你为我做了那么多,真的很谢谢。”
  我希望我这话能说得平静,但没办法止住喉咙的梗咽,声音出口,又涩又抖。
  他身体有些僵住,顿了两秒才轮了下来,然后另一只手臂也抬起,环住我的腰,“我说过,我不希望你是感激我。”
  日期:2017-12-18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