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68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呃……”他顿了顿笑了起来,“先上香,上完香我再给你解释。”
  “哦。”
  上了香,一直到跪下的时候,我才将他特意给我准备的抱球帽取下,然后放在草垫边,带着帽子太不敬,我还有事要求佛祖呢。
  我没忘记刚才一瞬不好的感觉,而且现在想起,心也还慌慌的。

  他也在我旁边的草垫跪了下来,我下意识的侧眸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居然也看着我。
  “……看我干嘛?”
  “你想求什么?”他问。
  我微楞了下后,立马反问:“你要求什么?”

  “说了就不灵了。”他笑,看我的目光说不出的温柔。
  怦然心动的感觉骤然而起,我觉得他求的一定和我有关,莫名的自信。
  我别开头,唇角扬起,学着他说:“说了就不灵了。”
  他轻轻的笑声传来,然后我视线的余光就看到他转过头,面向那金色的佛塔双手合十闭上眼。
  我也缓缓敛住笑,合起双手闭上眼,但是想求什么,我却一时间却又想不到了。
  我觉得,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求和刘远明这婚离得顺顺利利,然后分到很多钱么?但为什么,我脑袋里他的影子却又占了很多呢?
  我蹙眉,再度睁开眼,小幅度侧眸看他,他依旧双手合十微微低着头很虔诚的样子。
  轻轻吸了口气,我收回视线,合上眼,心里想的是,希望能和他……一直走下去,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
  上完香,我们又绕去之前矮墙那,省下了两张门票。
  不过今天,我没去放生,而是在许愿廊绕了一圈后,就在湖边找了个偏僻的消停坐了下来。
  不过我们依旧没呆太久,也就他抽支烟的功夫,我们就被蚊子给逼退了……这公园就没逛够一个小时。
  我是比较招蚊子的体质,穿着长袖长裤,脚踝和手指居然还被咬了,到是他,穿的短袖短裤也没被咬一口。
  和张律师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这样,还早,我们就先回了旅馆,而他见我不是绕手就是挠脚的,居然让我脱了鞋,将我的脚放在自己腿上,耐心的帮我一下一下的掐着,还说我,那样挠法,很容易抓破皮的。
  从未有人对我这样过,这样的细致的好,是我想都没敢想过的……忽然间我很害怕,害怕哪天就没有了。
  本来我是不想说的,毕竟听他解释之后,那些东西有些虚无,而且那种不好的感觉,说出来显得晦气。
  但这一刻,我看着他,还是没忍住,“亚桑。”
  “嗯?”他轻声应。

  “我刚才一直没跟你说,刚才我感觉到好像这一幕发生过的时候,还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那种感觉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好像……很难受,不想什么发生,想改变什么一样。”
  他手一下顿住,过了两秒才抬起眸看我,目光是安抚,“估计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你一时间没缓过来。”
  “……”是我没缓过来吗?那你刚才那两秒的停顿是为什么?
  我不是太接受这个安抚,反而更心慌,“对了,你之前和我说,你也出现过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后来呢?有没有……”

  “呵……”他的轻笑打断了我,“我都小时候出现,长大了就没有了,而且那种感觉一瞬即逝,现在都想不起来。”
  我拧眉,“你不是又唬我吧?”
  “我为什么要唬你。”他笑,“你别想那么多了,等你离婚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就离开这里,你不用担心他会来找你麻烦。”
  “……”我看着他唇边的笑,说不话来,半响才嗯了声重重点头。

  是的,离开这里,就像他前妻一样,离开这里,有空回来看看……
  我们提前半小时出门,到了律师是事务所的时候,张律师又在我们先到,而且他协议书他已经帮我弄好了,只等我的签字和刘远明的签字。
  我把刘远明的电话号码告诉了他,他立马就拉过座机,拨了刘远明的电话。
  我看着张律师,人一下就紧张了起来,那是一种全身细胞都处于一种备战状态的感觉,尤其是在他一声轻喂声后,低垂的眸一抬,朝我看过来的时候,我寒毛瞬的竖起。
  身体的反应让我知道,我对刘远明的恐惧,已经深入了内心,直达潜意识。
  “呵,你好,请问是刘远明先生吗……哦,我姓张……是这样的,你的妻子艾依……”张律师才说出的名字,声音一下就顿住,眉也拧了起来。
  我的眉也跟着他拧,紧张的指尖刷一下就攥起,紧接着张律师面色不是很好的说:“呃——刘先生,刘先生请你先冷静下听我……”
  张律师话还没说完,嘴立马就闭上了,脸色越发难看了,然后再顿了几秒后,张律师那原本职业和气的声音立马就变得冷硬,“张先生,你这样说话是诽谤,侮辱,我可以告你!我没有唬你,我是律师,比你了解法律!”
  张律师说到这,顿了顿拧着眉又说:“没错,她是要和你离婚,我现在打电话给你,就是代替她和你协商离婚的……她现在不在我这,而且我也没有权利和义务告诉你她在哪,关于和你离婚这件事,她已经全权委托我,我既代表她,自然有资格和你谈。”
  张律师这次话落后,顿了好会,深吸了口气才开口,“刘先生,你这是恐吓,你的话我会记下,你不愿意协商也没关系,我会替艾小姐直接向法院申请诉讼,咋们法院见。。..”
  电话被挂上,张律师脸色异常难看,而从张律师的话不难听出,刘远明应该不仅辱骂了人家,甚至还威胁人家了。
  “张律师……”我看着张律师,半响低低的挤出一声。
  张律师掀起眼看向我,随即唇微弯,露出一个安抚的笑,“没事,没事,这种人我见的多了,占着自己有几个小钱,认识几个人就很牛逼似的,其实到了法院也就那样。”
  一听张律师这话和那自信的表情,我心安下去不少,轻轻吐了口气,对他笑了笑,“谢谢张律师。”
  “客气什么,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张律师说着顿了顿又说:“等下午的时候,我会再给他打个电话,明天再打一个,能协商尽量协商,因为这样会省掉很多麻烦,如果他实在不愿意,后天我就去提交申诉。”

  “嗯!”我重重点头。
  我们和张律师又聊了下后续的事,一直到快三点的时候,有人来了,我们才离开的。
  虽然张律师是那么说了,但我的内心还是不安,就如我和亚桑说的,景城就那么大点,刘远明认识的人不少,付宏也养了不少小弟,我真怕他们会找到张律师,然后找张律师麻烦。
  亚桑是看出我的不安,问我怎么了,我把担心跟他说了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